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 夢無限-第197章 對比分享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看着苏洛与杜子腾的互动,纳兰杰酸了,酸掉的纳兰杰一伸手半路拦走了那枚六阶丹药,看着杜子腾的眼神带着敌意。
这个该死的家伙天天寻找洛儿,这让纳兰杰很不爽。
想到洛儿之前的提议,纳兰杰觉得好极了,还是早早把纳兰杰扔到边关为上,来个眼不见为净。
“给我。”杜子腾眼睛都绿了,伸着手一脸沉着,他可不是打不过纳兰杰,他只是不想打。
纳兰杰送给杜子腾一个白眼,淡定的打开瓶盖,一股浓浓的丹香扑鼻子而来,闻着那丹香,杜子腾差点哭出来。
就是这味道,一闻就知道丹药不错,咦,不对,什么时候这等垃圾丹药也能让他感动成这样了?
想到自己以前吃的都是仙丹,杜子腾这会真的哭了,两行热泪自脸颊滚落。
纳兰杰看的一阵嫌弃,真是没见过世面,不过是一枚六阶丹药就能馋哭,切!
纳兰杰很自然的把丹药收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内,冲纳兰杰说道:“想要丹药拿军功换。”
“你,”杜子腾指着纳兰杰,眼睛冒绿光,突然他转头看向苏洛,很认真的问道:
“真的不考虑我吗?我这一生可以只娶你一个,只对你一人好,只听你一人话,可以为你暖床洗脚滚床单,可以跪地为你唱情歌。”
好吧,为了能早日离开这个落后的世界,杜子腾决定搭上自己的下半生。
只是他的表白并没有引起苏洛的关注,苏洛的眼神落在玉儿盛满的汤碗上,很是嫌弃的说道:
“要你有什么用,还不如小玉儿暖心呢。”
这话让玉儿很开心,立刻送上星星眼,小姐说的没错,她最有用。
她记得小姐的所有喜好,记得小姐睡觉的小动作,记得……
玉儿觉得自己就是小姐的贴心小棉袄,比小姐还了解小姐。
送上香喷喷的浓汤,玉儿又送上苏洛最爱吃的小笼包,恭请苏洛享用。
我!杜子腾盯着苏洛的眼睛,很想大声喊上一句我可以生孩子,想了想又闭上,生孩子好像是女人的专利。
“洛儿,吃虾。”纳兰杰这个心机狗不知何时剥了两只虾递到苏洛面前,连酱料都沾好了。
这动作不管谁看到都会认为纳兰杰是贴心的帅气的暖暖的男朋友,再看看杜子腾,得,比不了。
容貌比不了,贴心比不了,还有语言也比不了,因为杜子腾的语言太苍白,没有说服力。
看看人家纳兰杰多精明,不仅说的好听,做的也好看,不声不响就送上一叠房契地契,再看看杜子腾,献上什么了?
除了每天准时报道蹭吃蹭喝外,就是说几句漂亮话,除此之外好像并没有别的贡献。
玉儿坐在苏洛一侧,掰着手指一一对比,然后惊喜的得出一个结论。
“小姐,太子殿下比杜公子强,太子殿下对您是用了心的,您看,他记得您的喜好,记得您的小习惯,最重要的是记得动手。”
玉儿指指小龙虾,看看剥的多干净,看着多赏心,一看就知道是用了心的,不是随便剥几个糊弄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洛这么一对比,也发现杜子腾就是嘴炮,说的很好听,落在实处的没有几条。
最喜欢说的就是嫁给我吧,我比太子好,哪比太子好也说不上来,再不然就是送点吃的,还是杜子腾自己爱吃的。
对比之后苏洛看纳兰杰的眼神都变了,多了一丝苏洛自己也说不上来的情绪。
纳兰杰默默对着玉儿伸出大拇指,这个助攻太给力了,他决定以后帮玉儿找个更好的男人。
一定要把玉儿安顿好,给玉儿一个幸福的美好的未来。
反观杜子腾,脸都绿了,不待这么打脸的,关键是他还找不到词儿,他倒是想帮苏洛剥虾,问题是他不会。
两世为人,杜子腾都没吃过苦,前世家族虽小,他也是个少主子,自有奴仆伺候着。
重生到杜府后,又是杜府的大公子,集万千宠爱与一身,衣食住行都有人安排的妥妥的,杜子腾从不用操心。
苏洛挟起小龙虾放在嘴里,鲜香味美,很是好吃,顿时高兴的眯起了眼睛,看的纳兰杰满脸傻笑。
最喜欢看的就是洛儿吃东西,那不是吃东西,那是人间美景,在洛儿面前,这世间就没有难吃的食物,都是美味。
杜子腾看了会觉得很酸,不管他承认不承认,纳兰杰这个未婚夫确实做的很倒位。
心情不好的杜子腾低头猛吃,在快结束时,杜子腾这才抬头看着苏洛问道:“怎么兑换丹药?”
“军功兑换,怎么兑换你跟太子商议。”苏洛爽快让权,她只是给杜子腾提供一个赚丹药的机会,同时也给纳兰杰找个助手。
既然纳兰杰要统一天下,那便助他一臂之力。
“好,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考虑一下我,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没有玉儿说的那么差。”杜子腾认真差。
说到最后声音渐弱,看得出来杜子腾心虚了。
玉儿翻个白眼没有争辩,苏洛也没接这茬,自打知道杜子腾的秘密后,苏洛就不会接受这个人
苏洛可不想两个满怀深仇的人走在一块,那不是一起重生,那是一起走进地狱,人生啊,还是需要阳光滴。
苏洛这般想时看了一眼旁边的纳兰杰,如果纳兰杰能跟上她的脚步,嫁给这个男人也不错。
长的好看,秀色可餐,都能省不少粮食。
纳兰杰眨眨眼睛,总觉得苏洛那一眼别有深意,可惜他没有看出来,挺挺胸膛,纳兰杰轻声说道:
“洛儿,你是九玄仙子,我便是陪你翱翔九天的帝君,无论未来有多险,我必陪你走完,成为你人生中最强大的倚靠。
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相信一切有我,没有我解决不了难题。”
这突然的情话让苏洛脸红,有点手足无措,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盯着眼睛这般表白。
不知为何苏洛的脚心有点痒痒,好想把眼前的人踢开,她才不要心动也不要心慌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