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笔趣-第一百二十七章 精誠合作分享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小說推薦重生女遇到吸血鬼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这是哪里来的胭脂?”梨花拿来一盒胭脂和一张纸交给芈飘雪,小小的白瓷圆盒,并不是芈飘雪平日用的。
“这是赵管事带回来的,据说是宫里的一位姑娘,她擅长做胭脂水粉,说您做的那款玫瑰胭脂有些瑕疵,这是她改进后的方子,赵管事说让您看看。”
超棒的都市小说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酒神仙-第一百二十七章 精誠合作相伴
“宫里居然有这样的高人?”芈飘雪打开盒子,里面的胭脂色泽红润、清香怡人,用小指挑出一些,确实比她做得更加细腻润滑。
“和我做的确实有些不同,可是我加的东西不对?”芈飘雪打开配方,心里顿时波涛汹涌。
“小姐这方子可有不对?这赵管事本就不懂女人的东西,宫里的女人又怎么能比您懂得多?我去找他,随意什么人的东西都拿回来!”梨花看到芈飘雪的脸色不对,愤愤的说道。
“不是,她的配方很好,确实是我少了一道程序,好了,你下去吧,把所有玫瑰胭脂找出来,我要重新改进。”
“是!小姐。”梨花退了下去,开始去仓库整理玫瑰胭脂,心里不禁暗暗抱怨赵二多事,大家辛辛苦苦做的,就连府里的人用了也说好,偏偏这从宫里带回了一个什么方子,还要重新来做。
“那丽,你也去帮忙,我要好好静一静,这方子错了不打紧,可是要是让人的皮肤受到伤害,就是我的不对了。”
“暗月,这是你的笔迹!你在哪?你终于来寻我了!”看到那丽走了出去,关上房门,芈飘雪把纸紧紧地贴在胸口,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滚落下来,自己隐忍了这么久,终于和暗月联系上了!
这款玫瑰胭脂也是经过芈飘雪改进的,但是安暗月的配方似乎更加完善,于清晨玫瑰带露初绽时将花朵摘下,仔细选取色泽纯正一致的花瓣,其余的一概弃去,和芈飘雪的只是差了花朵的选择。
芈飘雪收回做好的胭脂,重新加工提炼,又按照宫里的方子重新赶制了一批,为了答谢未曦姑娘,芈飘雪特意制作了两瓶玫瑰精油,托赵二带到宫里。
“未曦姑娘,我们小姐按照您的方子,把这批玫瑰胭脂全部重新改过了,这是小姐作为答谢送给您的两瓶玫瑰精油,小姐说了,以后再有什么好配方,不妨卖给我们,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因为这件事,赵二也受到了奖赏,未曦姑娘是一个神秘又美丽的女子,这差事赵二是最爱做的。
“我不过是随手出了一个方子而已,谢谢你们小姐送我的精油,闻起来真的很香,玫瑰的味道很纯,宫里的赏赐已经够多了,我并不需要什么银钱,对于这些身在之物我也不喜欢,只是难得遇到一个懂花的人。”未曦摆弄着手里的玫瑰精油,爱不释手。
“这玫瑰精油我非常喜欢,赵管事,麻烦你以后有了什么好东西给我留一份,我有了好点子也可以无偿的送给你们,燕燕——”未曦看了燕燕一眼,她拿出一个荷包,递到赵二的手上。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第一百二十七章 精誠合作推薦
“我知道五皇子的东西非常难得,好多宫里的娘娘都抢着买,这宫里,我是地位卑微的,难得赵管事看得起,肯屈尊来和我说话,一点心意,请赵管事不要嫌弃。”
“谢谢姑娘,以后您得了什么好的方子尽管给我,既然您不收银子,相信我们小姐肯定会同意,做出的好东西第一个送到您这儿。”赵二捏捏荷包,里面轻飘飘的,他知道这是一张银票,数目不会小。
五皇子虽然不住在宫里,但是对于宫里人的身份也调查的清清楚楚,这未曦姑娘可不是普通的舞姬,她深得皇上和瑾妃娘娘的喜欢,就看屋里摆的好东西,可不比普通的嫔妃差。
“这果脯一定要保证质量,还有这果酒,一定要精选上好的果子,这次可不要因为原料选择出现失误——”
芈飘雪变得更加忙碌起来,现在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制作东西上,每批货物都有新品推出,她严格地把好质量,按照宫里未曦姑娘的方子,又增加了几种新产品,生意越发红火了。
“我看这山上根本就不会有人,你看,连路都没有,一定要去源头看一看吗?”经过艰难的长途跋涉,一行人平日三天就可以到的梅尔镇,足足走了一个月,望着被冰雪覆盖的大山,王亦舒有些欲哭无泪。
“这上面曾经是望月溪的源头,不上去看看,我终是无法交代。”王子澄看着漫山遍野白雪皑皑,也叹了口气。
“连条路都没有,望月溪也没有复苏的迹象,我看,要么就是没有龙脉的传说,要么就是龙脉被取走了。”王亦舒理解五皇子的无奈,既然大家已经走到了这里,肯定是要上山看看的。
“有人上山了——”安明宣和安芊云找到了驯鹿,两个人每日都要出来玩耍一番,虽然从山下看去,山上冰天雪地,其实山顶已经变了一副模样,积雪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很多可以在冰雪中生存的树木又露出了勃勃生机。
安明宣今天散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山下有人,他和安芊云暗暗观察了一会儿,两个人骑着驯鹿向山顶走去。
“有两个人看起来像是头目,剩下的二十个人,看起来也都是武功高手,他们在山下徘徊,恐怕是要上山。”安明宣回到山顶,立刻像祖母汇报。
“安息国都已经变成这样,居然还会有人寻来,并且还都是武林高手,这究竟是谁来了?”安慕然也有些好奇。
“现在源头只有我们居住,他们肯定打的是源头的主意,母亲,您看怎么办?”安康妮望着安菲。
“这山顶刚修整出来,才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就有人找来了,慕然,你下去看看,究竟是谁想上山,他们不是奔着我们血族人,就是奔着源头来的,如果真是奔着源头来,可能对源头了解的更多一些,我们不妨躲藏起来,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是母亲,我这就下山去看看,究竟是哪批人马还不忘这源头。”
安慕然暗暗点了点头,还是母亲高明,他们一直对源头毫无办法,如果真的来了一伙人,能够让源头复苏,那得到好处的人还不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