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 起點-第2563節 真正的線索看書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多克斯眯了一下眼,用玩味的语气道:“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卡艾尔疑惑的看向多克斯:“什么意思?”
多克斯嘴角一抽,他怎么知道什么意思。之所以说那话,只是觉得黑伯爵给出的答案,矛盾之中似乎隐约藏着什么线索,这个时候,该说点什么来烘托一下气氛,于是他开口了。
结果却是遇到了较真的卡艾尔。
多克斯对着卡艾尔露出了一个满是深意的笑,什么也不说,一副只可意会的模样。
而这时,安格尔道:“大人问的只是这只巫目鬼,是否来自地下迷宫?”
黑伯爵:“没错。”
安格尔:“巫目鬼不可能凭空诞生,必然是有亲缘的。那么会不会,这只巫目鬼是诞生于外界,所以答案是否定。可它的亲缘,譬如父辈,则是来自于地下?故而通过它,可以寻找其他的巫目鬼,来找到地下迷宫的入口。”
黑伯爵还没开口,多克斯却是摸着下巴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安格尔没理多克斯,继续看向石板,等待黑伯爵的回答。
黑伯爵则是沉思了几秒,才说道:“有这种可能,但与它相关的不仅仅是亲缘,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东西,甚至,其他的人。”
黑伯爵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众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同时转过头看向废墟的某个角落。
一个穿着皮衣的短发女子,正坐在地上,用手使力,磨蹭着想要离开这片被恐怖气势笼罩的地方。
超凡者太可怕了,比那只怪物还可怕。手一挥,就有大量的箭矢,扎入怪物的眼睛,这种恐怖的景象,她何曾见过?联想到之前自己还想祸水东引,她只感觉两股无力且在打颤,只能用手撑着后退。
可她还没退多远,那群拥有超凡者的团队众人,目光就看了过来。
短发女子立刻吓得不敢动弹。
“瓦伊,让你别一天到晚穿着黑色斗篷,跟个幽灵似的,看吧,吓得别人嘴唇都白了。”多克斯啧啧道。
瓦伊无法开口说话,但不妨碍他在地上用魔力凸出一排字:她明明是被你吓的,谁会随身带着一把那么长的剑。
多克斯懒洋洋道:“可是,她看的是你啊。”
在这两人一说一话间,安格尔已经走到了短发女子的身边。
虽然安格尔此时的形象没有真身那么的阳光灿烂,但在短发女子眼中,至少比瓦伊要好。毕竟,安格尔从头到尾都站在最后面,看上去应该是和她一样的普通人。
安格尔:“你还好吗?能站起来吗?”
或许是安格尔轻柔的话语,又或者是那宁静的气质,缓解了短发女子的紧张感,她双腿也不再颤抖,终于能攀着破败的墙壁,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你好,我们可以交流一下吗?”
安格尔说话间,操控着魇幻之力,不断的平复对方那起伏的情绪,让她重新变得安宁。
找回理智与冷静后,短发女子却是没有开口,依旧警惕的看着安格尔等人。
“救命之恩也无法让你开口吗?我并不喜欢使用强迫的手段,但如果你还是不答应的话,那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安格尔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抬起手,一团炽烈的火焰在他掌心悬浮着。
看着那团火焰,短发女子立刻反应过来,这也是超凡者!
那火焰不停的跃动着,甚至在火焰之中,存在着一道幻象,是一个正被烈火灼烧的女人……不对,那女人就是她!
或许有魇幻之力安抚情绪,短发女子虽然受到惊讶与威胁,但不至于昏了头,她已经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与至少拥有两个超凡者的团队起冲突,这无疑是在找死。
“我,我叫密娅,来自白鳄冒险团……不过,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
短发女子,也就是密娅,开始自说自话。
安格尔没有打断她,而是静静的听着。
现在有两种猜测,一种是巫目鬼的亲缘是突破口,第二种就是与巫目鬼相关的人和事。至少在他们的认知中,目前与巫目鬼最相关的,就是密娅。哪怕他们属于狩猎者与猎物的关系,但这也在预言的范畴内。
正因为密娅有可能是突破口,所以,安格尔并没有用超凡之力过度影响密娅。毕竟,预言这种东西,就是命运的脉络,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变化,尤其是在超凡之力的干涉下,变化的可能性最大。
至于密娅的念念叨叨,说不定里面也存在着关键线索,所以安格尔也听的很认真。
只是到目前为止,安格尔都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安格尔有耐心听,但多克斯可没这耐心听这些无关的琐事,他直接走上前,对密娅道:“别说些有的没的,把你遇到那只巫目鬼的前因后果,包括在哪里遇到的,全部说出来。”
安格尔自己不会打断,但他也不会阻止多克斯去打断,说不定这是多克斯的灵性感知起作用了呢。
安格尔显然是准备把多克斯的所有行为,都当成了灵性感知来理解。
熱門小說 超維術士討論-第2563節 真正的線索閲讀
密娅面对多克斯是有点害怕的,但安格尔操控的魇幻之力,让她的情绪没有起太大的波动,依旧能保持在一定的冷静程度内。
“我们是在废墟左下第三区,遇到的那只魔……巫目鬼。”
“当时巫目鬼背对着我们,队长的眼神也不好,以为它是穿着紫色衣服的人,就远远的打了声招呼。结果,就被巫目鬼发现了。”
多克斯嘀咕了一句:“……这眼神也忒不好了吧。又不是大半夜,鳞甲反光看不到吗?”
密娅继续说着,后续的发展。基本上就是,一个个的白给,他们小队本来有三个人,其中两个都被杀了,只有密娅逃出来了。
至于为何密娅一个女人能逃出来,密娅也不敢撒谎,很直白的说,是她卖了队友。
“我只是想……活着。”
多克斯挑了挑眉:“想要活着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继续吧。”
密娅沉默了片刻:“没有后续了,然后我就遇到了大人。”
密娅的沉默,显然是有话未说。但众人也没问,这点小心思,他们猜也猜得到,她之所以沉默,是不敢说自己之所以跑过来,是想祸水东引。
就像她卖队友一样,最好把他们也“卖”给那只巫目鬼,给自己争取逃命时间。
人尽皆知的未尽之言,他们也懒得去问。
多克斯:“这就没了,还有其他细节吗?尤其是遇到巫目鬼时,还有被它追逐时,它有异常之处吗?或者周围有它的其他同伴吗?”
密娅思索了片刻,还是没想出什么来有什么异常,正准备摇头。
这时,多克斯却又嘀咕道:“你们这个冒险团是不是傻啊,还是队长,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吗,还去主动和未知存在打招呼?”
听着多克斯的话,密娅心思一动,说道:“我想起来了一件事,不知道与巫目鬼有没有关。”
“那就说说吧。”说话的是安格尔。
话毕后,安格尔还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眼多克斯,他看过不少的侦探推理小说,这些小说中,关键线索的提供人,都是在说了一大堆没用的话后,突然被点醒,说了一些自认为不重要的补充说明。而一般来讲,这些补充说的事,反倒是重要线索。
如今,这个点醒密娅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多克斯了。
果然,有灵感的人,就是不一样。
安格尔艳羡了一会儿,继续听起密娅的说辞。
“这件事可能要从白鳄冒险团建立之初说起,原本,我们最早的团员是有六个人的,后来慢慢发展,甚至到了十二个人。但是,在我们冒险团发展的最好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可恶的家伙。”
“他们自称英雄小队,但做的都不是英雄之事。本来废墟左下的第三区已经被我们冒险团包场了,可他们却打着正义的旗号,强行插足,抢夺走了不少的宝物。”
“甚至还带着其他冒险团的人,来我们第三区探宝。”
“团长怎么能忍受这种侮辱,于是我们和英雄小队开战了……他们的实力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甚至团长都在那场战斗中死去了。随着团长的死去,团员也纷纷离开,最终就剩下我们三人。”
说到这时,密娅已经是满脸的凄楚。
但安格尔却是听得满脸无语,“包场”这种事,一开始就不对吧。而且,最初所谓的英雄小队也只是过来寻宝,没和你们起冲突。反倒是你们团长受不了这种侮辱——这算哪门子的侮辱,于是主动挑起战斗,还输了。
这能怪谁?
当然,安格尔是以自己的标准来看待,说不定“包场”在这里是规矩,那或许密娅的团队还能站住道德高地。
只是,一个废弃了多年的遗迹,超凡者都没想过占为己有,这群普通人倒是分划区域各自包场了,胆子可真肥,也不怕哪天比伦树庭的人直接过来清场。
“自从团长死后,团员离开,我们就经常遭遇英雄小队的挑衅,还遇到了不少的陷阱,都是人为的,肯定是英雄小队干的。这次突然遇到巫目鬼,说不定也是他们在暗中推波助澜,就是想害死我们。”
密娅说到这,算是说完了整个故事。但是,安格尔只听到了密娅的各种揣测,与随意安罪名在别人头上,至于其他的,还是没有听出有什么价值的线索。
难道说,侦探推理小说的规律,这回不适用了?
还是说,其实线索是英雄小队?
在安格尔兀自猜测的时候,多克斯却是疑惑道:“既然你们都把所谓的三区包场了,怎么还能让别的小队闯进来?”
多克斯自己作为流浪巫师,经常遇到宝地被巫师组织、巫师联盟、巫师家族包场的情况。
在多克斯的眼里,包场就是要密不透风,蚊子都不能放进去。因为任何一个变数,都有可能打破平衡。
而密娅口中的包场,和他所想的实在差得太远。
密娅:“因为那群英雄小队的人,就是群地鼠,我们的斥候发现他们的痕迹后,立刻上报,可等我们去找他们时,他们人明明没出第三区,却不见了。后来,我们才偶然打听到,他们其实是藏在地下,甚至最初被他们闯进来时,也是他们从地下钻过来的,防不胜防。”
密娅说到这时,众人的眼睛倏地一亮。
肯定就是这个了!
地下,还能联通各地的通道回到地面,这肯定是完好的入口!
黑伯爵的预言里,密娅果然是破局关键!
众人在欣喜找到线索时,安格尔则默默的看向多克斯:果然,多克斯的灵性感知又发挥作用了。
最初说要去看看发生什么事的,是多克斯。
打断密娅自说自话,让她说关键的是多克斯。
让她补充说明的,也是多克斯。
最为重要的是,点出“包场”不严实,让密娅说出终极答案的,还是多克斯!
这不是灵性感知是什么?
安格尔突然很庆幸,这次出来探索遗迹带上了多克斯,这家伙的预感真的太强了,强到他自己可能都没发觉,以为是无意识的询问。
其实每每都问到关键。
至少,换做安格尔的话,他肯定不会去问“包场”这种细节问题。
有了线索,接下来要做的就简单明了了,目标:找到英雄小队,寻找到真正的地下迷宫入口。
至于怎么寻找?答案也很简单,密娅不是在这么?
密娅带路去英雄小队活跃的地方,安格尔和多克斯则可以放出探查傀儡或者巫师之眼,从高处俯瞰寻觅人迹。
只要确定是英雄小队的人,剩下的就没难度了。
将寻找英雄小队的事告知密娅后,密娅一开始还以为是她的“动情演绎”,打动了这群超凡者,他们决定寻找英雄小队替白鳄冒险团报仇。
精华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笔趣-第2563節 真正的線索看書
在这美好的愿景之下,密娅自然不会拒绝,按捺住激动与兴奋,重新走上了去往第三区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