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七十章 嫁禍展示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不知不觉已经临近黄昏了,苏樱雪已经坐在河边好久了,她抬头望着夕阳,夕阳的余光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苏樱雪的脸在夕阳的照耀下,美的让人炫目,李文翰痴痴的看着不能回神。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七十章 嫁禍展示
苏樱雪转过头看着李文翰盯着她看,有些不自在,她假装清了一下嗓子,“李文翰,走了。”
李文翰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一下说:“这夕阳这么美,不再欣赏一会了?”
苏樱雪了一口气,“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美好的东西总是稍纵即逝,不看了,走吧。”
李文翰点了点头,他苦笑着跟在了苏樱雪的后面,“是啊,美好的东西总是稍纵即逝,就如你,再美好也不属于我,”他喃喃自语着。
墨宸宇见苏樱雪回来了,他从怀里掏出两块糕点递给了苏樱雪,“饿了没?这是你最爱吃的糕点,本王已经放怀里捂热了。”
苏樱雪虽然很感动,但她假装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不饿,喝西北风喝饱了,”她说完将披风脱下来扔给了墨宸宇。
气氛有些尴尬,墨宸宇不自在的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
“准备出发,”墨玉潇连忙插话说。
李文翰凑到苏樱雪耳边问道,“樱雪,事情不是已经弄清楚了吗?为何你还对大哥这么冷淡?”
“事情虽然弄清楚了,但我还是很记仇的,肯定不能这么快就对他客气,我要让他体验一下,什么叫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我要让他以后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敢忘了我,我只是想让他好好长长记性,以前他不是很傲娇吗?现在傲娇的话,我是他鼻祖,”苏樱雪一边说,一边偷瞄着墨宸宇那嫉妒的表情,心里就一阵舒爽,她想到之前,她可是吃足了醋,现在她也要让墨宸宇多吃点醋,方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噢!原来如此,”李文翰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他一抬头就看到墨宸宇正用犀利的眼神盯着他,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樱雪,我觉得大哥对我有敌意。”
苏樱雪拍了一下李文翰的肩膀,“没事,他现在就像一个被抢了糖的小孩,再说了,糖是要自己争取的,岂能想吃就吃啊?”
李文翰为难的皱了一下眉头,“万一大哥不待见我了怎么办?”
“怕什么?他不待见你,还有我待见你嘛!再说他不是那种人,抬头挺胸,”苏樱雪用手肘拐了一下李文翰的胸膛。
“搞不懂你,走了,”李文翰揉了揉胸膛翻身上了马。
苏樱雪走到秦风的边上,准备上秦风的马。
墨宸宇见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冲过去将苏樱雪抱起,“雪儿可聊够了?”他眼神魅惑,像是在迷惑苏樱雪。
苏樱雪偏过头去不看墨宸宇,“没有。”
“那只有回去了再说了,”墨宸宇将苏樱雪扶上了马,他一甩披风跟着上了马,动作一气合成,潇洒而又贵气逼人,他将苏樱雪往怀里揽了揽,又将自己的披风把苏樱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雪儿,你该多吃点了,怎么越来越瘦小了?”他把两块糕点噻到了苏樱雪手上。
苏樱雪眸光一闪,“大皇兄,接着,”她将糕点扔给了并排着的墨玉潇。
墨玉潇还未反应过来,糕点就已经飞了过来,他品尝了一下说:“果然好吃。”
墨宸宇无奈的瞥了墨玉潇一眼,心里很是委屈。
·············
朝堂上,墨瑾轩匆匆的走进大殿中,扑通一声跪到了墨正风的面前,“父皇可安好?”
墨正风面容苍白憔悴,他咳嗽了一声,眼神有些淡漠的说:“轩儿为何行如此大礼?这么久未见你了,你去了哪里?”
“回禀父皇,儿臣去了北奕。”
“去了北奕?你去北奕做什么?”
墨瑾轩假装为难的样子,说话吞吞吐吐,“儿臣查到·····。”
“查到什么?”
“查到了十弟的真正死因。”墨瑾轩话音一落,在场的人无不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火熱都市异能 冷麪王爺太傲嬌 我是桃花妖-第一百七十章 嫁禍相伴
墨正风更是直起了腰杆,“宇儿到底·······?”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七十章 嫁禍熱推
優秀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txt-第一百七十章 嫁禍讀書
“十弟真正的死因是大皇兄所为,儿臣一直怀疑十弟的死没那么简单,就前去北奕调查,才调查到真正害死十弟的是大皇兄,”墨瑾轩说完,用眼神斜视了一下尚书宋朝。
宋朝有些惶恐,但又不得不站出来,“皇上,微臣以为太子殿下不会害十王爷,虽然太子殿平时对十王爷有些不满,但不至于害十王爷。”
梁尚国全程紧皱着眉头,宋朝听似是在给墨玉潇说好话,实则是在埋雷,他思考了一下言辞,然后才站出去,慎重的说:“皇上,老臣以为此事还需查证,就凭四王爷的一面之词,不足以说明太子殿下就是杀害十王爷的凶手。”
御史孟芙也站了出来,“皇上,微臣觉得太子殿下有可能谋害十王爷,太子殿下一直觊觎十王爷手上的兵权,而且十王爷在天启国的威望也是有目共睹的。”
“是啊皇上,太子殿下对十王爷与天姿国联姻的事也颇为忌惮,所以太子殿下完全有可能加害十王爷,”太守周信又添油加醋的说。
梁尚国看事情苗头不对,便用眼神扫了一下平时忠于墨玉潇的大臣们。
“皇上,臣觉得此事还有待查证。”
“望皇上三思啊?”
“皇上三思啊?”
·············
一群人一拥而上。
墨正风被一群人吵的头痛欲裂,他不知道该相信谁,手心手背都是肉,如若是真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到墨玉潇之前确实对墨宸宇有所忌惮,所以现在的他特别害怕墨玉潇就是凶手,“好了,容朕好好想想,大家都先退朝吧,有事明天再议。”
墨瑾轩看墨正风离开了朝堂之后,他才起身,然后露出了一个阴谋的表情。
所有大臣都还在原地交头接耳,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墨瑾轩趁大家不注意,故意将怀里的一封信掉在了朝堂上,然后他走到张玉书旁边,故意看了一眼张玉书。
张玉书待墨瑾轩走出去了之后,才假装无意的捡起了地上的信封,然后看到内容之后,故意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墨瑾轩把他之前和北焱密谋的书信故意掉在朝堂上,就是为了让借别人的手长他的势,而且书信也是模仿墨玉潇的笔迹,这样就不得不让人信服了,之前他想一箭双调,谁知墨宸宇命大,他只能改变计划。
“原来太子殿下跟北奕早就有来往,故意挑起战争,再让十王爷出战,好便于谋害十王爷,事成之后,国土共享,太子殿下怎会如此歹毒?”莲刑恩愤愤不平的说,装出一副悲从中来的样子。
“是啊,赶快把书信呈给皇上,待明天我们一起弹劾太子殿下,”张玉书扯着嗓子说。
现在证据摆在那里,梁尚国无奈不知如何是好,他看了一眼书信,确实是墨玉潇的笔迹,看完就匆匆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