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合作看書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杨国柱说道,“这个道理想必裴大人不会不清楚吧!”
裴鸿抽了杨国柱一眼,轻蔑的说道:“此言最早出自诗经小雅,杨副总兵用不着考校本官,怎么说本官也是神宗亲点的进士,不说是学富五车,也算的上是博览群书。”
“裴大人误会了,本将只是想告诉裴大人,刘恒可以借助走私的生意拉拢大同官场上下,咱们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去做。”杨国柱说道。
裴鸿端起盖碗,放在嘴边喝了一口茶水,面露沉思。
就听杨国柱继续说道:“裴大人若是忌讳这种事情,可以交给其他人去做,只需在背后控制就可以。”
好看的都市异能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合作推薦
“杨副总兵既然有对付虎字旗的办法,自己就可以做,又何必拉着本官一起。”裴鸿放下手中的盖碗。
他不可能因为杨国柱随便几句话就去这么做。
一旦做了走私的事情,等于主动把把柄送到杨国柱手里,他又不蠢,怎么可能做这种蠢事。
杨国柱说道:“本将一个人想要撼动整个大同的官场几乎毫无可能,若不是得知裴大人是汪先生派来的人,本将也不会和裴大人推心置腹的说这些。”
“本官又凭什么相信你!”裴鸿看向杨国柱。
对杨国柱,他了解不多,现在杨国柱主动找上们,并掏心掏肺的说了这么多,他甚至怀疑杨国柱是大同巡抚派来试探他的人。
整个大同的官员,他一个也不敢相信,哪怕杨国柱这个在大同受到总兵打压的副总兵,也一样不能信任。
杨国柱端起一旁差不多凉下来的茶水,不急不缓的说道:“裴大人只需派人回京一趟,自然就能知道本将值不值得信任。”
对于裴鸿的不信任他也不奇怪,若不是收到京城送来的消息,知道裴鸿背后是东林党,他也不可能有这一趟阳和卫之行。
大同上下都被虎字旗的刘恒用银子收买,仅凭他一个人对付刘恒,太难了,裴鸿的到来,算是多了一个天然的盟友。
不同的是,裴鸿来大同是为了对付大同巡抚,通过大同巡抚从而扳倒魏阉,而他是为了对付虎字旗的刘恒。
任大同副总兵这么久,他一刻也没有闲着。
最开始只因为他败给了虎字旗的战兵,心中不舒服,想要找到虎字旗战兵的弱点从而赢回来。
可随着对虎字旗的了解越来越深,他发现,虎字旗比魏阉更可怕。
哪怕魏阉大权在握,也只能依附在天启身边,短时间内威胁不到皇权,虎字旗却不一样,虎字旗内部实行的一套东西,他虽然看的不是太明白,但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如果任由虎字旗这样发展下去,迟早会威胁到大明的根基。
作为明臣,他不允许虎字旗这种能够威胁大明的势力存在。
桌案后面的裴鸿见杨国柱这么说,心中多了几分相信。
就像杨国柱说的那样,只要他派人回京一趟,便能弄清楚杨国柱到底是不是东林党这边的人。
“裴大人还是早些派人回京一趟,本将先告辞了。”杨国柱从座位上站起身,朝裴鸿抱了抱拳。
裴鸿的犹豫让他明白,在没有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替东林党办事之前,裴鸿是不可能与他合作。
“裴顺,去送送杨大人。”裴鸿对自己的长随交代了一句。
而他自己却坐在桌案后面的座位上一动不懂。
一个副总兵还不足以让他起身相送,想让他亲自送出门外,起码也是一镇总兵才行。
杨国柱带着自己的亲兵从后衙离开。
时间不长,出去送杨国柱的裴顺回到了后衙。
裴鸿手里端着盖碗,撩起眼皮看了回来的裴顺一眼,语气淡淡的说道:“人送走了?”
“回老爷话,小的把人送出了衙门。”裴顺恭敬的回应道。
裴鸿点点头。
杨国柱的到来,让他明白,大同官场虽然看似铁板一块,却还是有一部分官员与大同巡抚和总兵并没有站到一起。
“老爷,小的听说做走私买卖很是能赚银子,外面传闻虎字旗赚到的银子能堆成山,恐怕都是这么挣来的。”裴顺在一旁说道。
自家老爷官位太低,官场上的事情他暂时还接触不到,可和银子有关的事情,他可以说是门清。
裴鸿眉头一蹙,问道:“这些话都是你从哪里听来的?”
“外面的人都这么说。”裴顺说道,“老爷您平时呆在衙门里可能不太清楚,但外面的百姓,哪怕街面上的乞丐,都知道虎字旗有着金山银海一样多的财富。”
裴鸿看着他说道:“这么说,你也想像虎字旗一样,和蒙古人做生意?”
“老爷,小的觉得这样的买卖可以做,既能赚银子,又能帮老爷解决掉新平堡守将,这是一箭射两只鸟的好事。”裴顺在一旁说道。
他自小就跟在裴鸿身边,是裴鸿的心腹,就连姓氏也是后来才改成姓裴。
裴鸿眉头深皱,道:“什么一箭射两只鸟,那叫一箭双雕,跟在本官身边这么多年,还是这么不学无术。”
“对,对,对,一箭双雕,小的让老爷您见笑了。”裴顺讪讪的说。
裴鸿一脸腻歪的表情说道:“本官怎么说也是两榜出身,怎能操持行商这种贱业。”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身为读书人,在他眼里,除了像他这样的读书人外,其余所有行业皆是贱业。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合作推薦
“小的愿意替大人去行商。”裴顺急忙说道。
他早就打听过,走私买卖最是赚银子,而且背靠巡按衙门,根本不用担心折本,至于贱业不贱业的,他根本不在乎。
留在裴家他也只是一名下人,地位不比商人高。
裴鸿喝了口茶,说道:“这两天你收拾一下东西,回京去吧!”
听到这话的裴顺一愣,整个人慌了起来。
“老爷,您不要小的了?是不是小的哪里做错了,小的一定改。”裴顺跪下来哀求。
心知没有了裴鸿做靠山,他什么都不是。
裴鸿放下手中的盖碗,说道:“让你回京是为了去见汪先生,弄清楚杨国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值不值得相信。”
在大同,他身边能够信任的人只有自己的长随,这才决定让长随回京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