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神豪從遊戲暴擊開始-第219章:一掛破萬法相伴

神豪從遊戲暴擊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遊戲暴擊開始神豪从游戏暴击开始
古人云:盛世藏古董,乱世藏黄金。
随着华夏国力日渐昌盛,渐渐登上世界之巅,古董文玩市场也日渐活跃。
平时韩博超在新闻上总听说哪些名画,被卖到了天价,觉得匪夷所思,就会想谁会去掏那么多的钱去买一幅画呢?毕竟不能吃不能喝的,也太冤大头了。
没想到今天就遇上了这么个主。
秦峰见韩博超一脸的惊讶,笑了笑,耐心地对他这个古玩小白解释道:“是不是想不通古董文玩为什么这么贵?”
“嗯,你说这东西不能吃不能喝的,也就挂家里看一看,3个亿,太夸张了吧。”韩博超点头回应道。
秦峰回应道:“如果以其使用价值或者是研究价值来评估它的价值,那并不足以卖出天价,但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天价古玩呢?我和你说,能卖上高价的东西呢,基本都有一个特性,那叫做唯一性。”
“不管多好的东西,只要有选择就不值钱,那些古董值钱就是因为它的数量太稀少了,就值钱,包括一些奢侈品,只要是限量版的价格都会高出很多。对有钱的人来说呢,钱不值钱,而具有威信的东西才值钱,唯一,才是这些东西卖出高价的内因。”
“就好像你那台布加迪威龙百年纪念版,为啥比普通的布加迪威龙贵几倍,单从性能上来说,它并不见得就比新款的布加迪威龙要好,卖那么贵的原因就在于它的稀少性,全球就那么4辆,biger就摆那儿,价格自然就炒上去了,就像很多绝版车型,那价格都是天价。”
经过秦峰这么一说,韩博超也大致明白了古玩市场那点门门道道,简而言之,就是为了装杯。
人无我有,才够逼格。
有钱人百分之九十都不懂这些东西,懂行的人往往是买不起的。
秦峰跟韩博超解释了一会儿后,便开始认真地观察起画架上的画,甚至掏出了放大镜一点一点地去看。
很专业的样子!
熱門都市小说 神豪從遊戲暴擊開始笔趣-第219章:一掛破萬法
跟秦峰认识那么久,韩博超还是第一次见他那么认真工作的样子。
那范儿很足!
难怪秦峰的父亲会让秦峰来拿画,看来秦峰在古玩行业,造诣不低。
韩博超在一旁闲着无聊,想了想,索性氪金在系统的道具商城里买了关于鉴定古玩的技能书。
反正现在不缺钱花,是时候提升提升内涵了。
大量的古玩鉴赏知识涌入脑海后,韩博超对于眼前的这幅画,瞬间看懂了很多。
一挂破万法!
哎,开挂的人生就是爽!
眼前这幅游鱼图是绢本画,也就是在绢帛上做的画。
古玩字画的材质一般分为三类,一是纸本,二是绢本,三是绫本。
绢本和绫本都是丝绸织物,在没出现纸张之前,古代的绘画和书法以及各种史料的记录都是在绢本和绫本上完成。
纸本的字画保存时间比起绢本来说要差一些,因此在明清以前,很多的字画都是绢本所做。
一是绢本画效果非常好,二是装裱之后保存的时间也非常久。
绢本有些发黄发暗,这是长年的沉淀和岁月的磨砺。
视线移动到裱轴上,韩博超微微一愣。
裱轴是木质圆条,时间的侵蚀使得木质轴条已经黑得不成样子。
轻轻一摸轴条,这是檀香木的画轴轴头,非常少见。
檀香木在只有粤省与宝岛才有产,也是少量,属于比较珍贵的木材之一。
在古代,檀香木可是数一数二的画轴轴头不二之选。因为檀香木有奇香,能辟湿气能驱虫,且开闸有香气,保存时间非常的久。
在古代,除了用一系列的名贵木材做轴头之外,还有用玉、有牛角、用其他物品做画轴。
但最好的还是名贵木材,因为一个好的画轴能更大限度的保护好画卷。
看到轴头是檀香木的时候,韩博超心里边是有一些疑惑的。
这幅游鱼图,按作者朱耷的生平事迹,应该是在清代所作,清代的画卷大都是纸本,很少用的绢本作画。
另外,朱耷一生浪荡,如何用得起名贵的檀香木?
但除此之外,画上的技艺却又都是真的,与朱耷其他的作品十分吻合。
韩博超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这幅画……
看了会画,秦峰带着韩博超重新回到茶几前坐好。
张老开口道:“小秦,画你看了,这幅游鱼图,你看如何?”
“张老,这游鱼图这么稀有,您居然都能搞到,太厉害了。”秦峰笑着捧了一句。
张老笑了笑,轻声应道:“机缘巧合罢了,前段时间有位老朋友有意出手,我就将这幅画拿下了。画你也看了,真假你自己分辨,要觉得合适,你就出价。”
“嗯。”秦峰应了一声,便开始喝起了茶,心里边也在思考一个合理的报价。
韩博超这会儿开口向张老询问道:“张老,关于这幅画,我有两个问题想向您请教一下,不知道合不合适。”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你问吧。”
“张老,朱耷流传下来的画,基本上都是纸本画,而这幅游鱼图却是绢本画。第二,轴头所用的檀香木与画的时间不符,这是什么原因?”
张老闻言,有些惊讶地看着韩博超。
他没想到韩博超竟然能问出这两个细节的问题!
这小子还是个深藏不露的主?
一旁的秦峰听到韩博超的问题后,也是一惊,他刚才一直在关注画工,对于细节倒是疏忽了!
他连忙起身继续查看!
果然如韩博超所说!
“好啊,你小子还说不懂古玩?逗我玩呢?”秦峰拍了拍韩博超的肩膀说道。
韩博超暗道一句不好,草率了!
他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借口道:“峰哥,我是真不太懂啦,就材质懂一点的,对画工,我就一窍不通了。”
秦峰笑了笑,没继续揪着,坐下看着张老说道:“张老,这画应该不是真迹吧?要我没猜错,这幅游鱼图应该是拓版吧?”
张老绕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韩博超,大方地点头说道:“你说对了,这幅游鱼图确实是拓版,是从原来的游鱼图直接拓下来的,所以它的画工挑不出毛病。原来的游鱼图,确实已经损毁了,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幅游鱼图,也是真迹。”
秦峰闻言,微微颔首,他之前一直疑惑为啥张老愿意把游鱼图拿出来卖,现在才恍然大悟。
虽然这幅画是从真迹上拓印来的,但从根本来说,还是赝品。
拓印这幅画的画师技术很高超,可以说是99%的复刻了原画,但始终不能算是真迹。
因此,在出价上,秦峰的价位就少了一半之多!
秦峰取过一张纸,将自己的报价写了下来。
张老接过纸条一看,笑了笑,说道:“小秦啊,你这回儿可要好好谢谢小韩,要不是他,你今天可是要花大价钱咯。这个价我同意了,小悦,把画收起来吧,给秦先生包好了。”
秦峰笑了笑,转头对韩博超说道:“你小子可以啊,本以为是带你来开开眼界,没想到你还帮我省了一大笔钱,今天我欠你一个人情,下次还你。”
“我这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恰逢其会罢了。”韩博超一如既往地保持着谦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