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起點-第287章 泄露假情報鑒賞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听完刘晔的陈述,李素心中的激荡震惊,许久才平息下来。
别以为他是穿越者、知道历史,就不会为刘虞之死震惊。因为在他看来,如今的局面,在这个问题上,跟原本的历史已经有太大差异。
如前所述,刘备这个变量被从关东战场抽走之后,陶谦、公孙瓒这些原本得到刘备辅佐的势力,都出现了极大的削弱。
陶谦扛了不到两年就兵败身死。
公孙瓒的嫡系兵力也至少比历史同期削弱了三分之一。原本这时候他该对袁绍保持略有优势、捏着渤海郡和青州北部的几个郡,现在那些统统都没有了,公孙瓒的地盘被彻底压回了幽州。
所以李素才一度以为,公孙瓒都这么弱势了,还怎么敢飘?又怎么敢杀刘虞呢?就算他敢,刘虞又怎么会轻易被击败呢?
只能说,刘虞的“战斗天赋”实在是太低,一辈子丝毫不知兵,只会搞外交,而且主动想削弱公孙瓒兵权,逼反了他。
而公孙瓒也有性格弱点,那就是他不屑于伏低做小,宁死不屈(这也不是贬义)。而李素因为跟公孙瓒接触太少,对他的这个性格弱点预估不足,才产生了误判。
公孙瓒在史书上留下的性格记载也比曹刘袁那些人少得多,连《品三国》都没特地讲过这个人,穿越者细微误判也没办法。
这个很好理解,因为要是让李素这种怂人站在公孙瓒的立场上,遇到刘虞要削兵权,他肯定知道造反是没前途的。要么交出部分兵权走人,带上嫡系人马出走,换个没上司掣肘的边边角角徐图再起。或者就算已经动手冲突了,突围就是,没必要返回蓟县杀了刘虞、白白给袁绍大义名分借口。
那样最差也能混个跟公孙度一样去三韩、扶余这些化外之地屠戮野人、称个蛮王的逍遥下场。以刘虞的仁慈,你只要走了,也不会赶尽杀绝的,刘虞一开始就没想杀公孙瓒,只是要防止公孙瓒破坏他的笼络安抚政策。
“唉,只能说是性格决定一切啊,很多人一辈子引以为傲的事情,陷入了路径依赖,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刘虞一辈子想归化边民,公孙瓒一辈子想杀尽异族。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浙東匹夫-第287章 泄露假情報鑒賞
这两人若是放在合适的环境下,都是有可能成为民族的英雄的,可惜被卷到了同一个复杂的漩涡里,白白损耗了。刘虞一辈子积攒的声望,都白白便宜了挂孝拥立嗣燕王刘和的袁绍,这下袁绍可是‘挟燕王以令河北’了。”
李素心中,最终如此暗忖定论。
……
接受了刘晔带来的噩耗之后,李素就忍不住问刘晔自己有何打算,以及糜竺目前是个什么态度。
“子扬贤弟,咱也算六年交情的老相识了,那些虚伪客套之言就别说了。如今天下事已至此,你有何打算?为燕王报仇是肯定要报的,我与汉中王都是义不容辞,当年举茂才察孝廉之恩,断不能忘。
可惜汉中王与燕王的地盘,一个在天下东北,一个在天下的西南,实在鞭长莫及。而且对汉中王而言,北伐救驾才是第一要务,之前因为去年的五丈原兵败、被董越樊稠破坏了汉中战备,不得不拖延,现在却是再也不能被其他事儿再拖了。
我估计以袁绍之气运,白赚了如此良机,就算没人援手,他也能灭了公孙瓒。我们事实上也可以静候假借袁绍之手报仇。贤弟如果耐得住,投奔汉中王继续施展抱负,也算是一种继承燕王遗志。如果实在等不得,回去找糜府君、从旁策应为燕王报仇也可——
我只希望你承诺一事,切不可因为要给燕王报仇,就投奔袁绍。袁绍不过是利用了燕王,而且你也说了,公孙瓒之所以杀害燕王的借口,也是诬陷燕王授意袁绍拥立,可见袁绍也是害了燕王名节清白的帮凶,至于拥立刘和,不过是挟燕王行己利。只可惜河北世族大多不查,恐怕要长久为袁绍利用,唉。”
袁绍历史上在河北地区如此得民心,其实很大一部分就是借着给刘虞报仇吸收过来的。包括后来乌桓蹋顿那些肯给他卖命,都是看在当年刘虞的面子上。
刘晔听李素说得还算诚恳,都是关起门来说心里话,所以他也不藏着掖着了,拱手说:“晔位低权轻,之前只是幽州别驾,去年燕王称王之后,另授我王府主簿。岂敢与汉中王、右将军论故旧交情。
二位无力立刻相助为燕王报仇之事,也是人之常情,但晔受人之恩,当先与糜府君联手,待公孙瓒逆贼被剿灭后,再论其余。不过我可以答应右将军,不会投奔袁绍。我也想观望一下,看看袁绍为燕王复仇之后,究竟是否真的会继续尊重嗣燕王,还是如董卓、傕汜一般……”
李素见目的实现了一半,至少不会资敌袁绍,也就不再苛求,还设身处地帮刘晔和糜竺出主意:
“既如此,素就不勉强了,糜府君豪商出身,至今麾下不习战事,跟公孙瓒交战肯定是打不过的,也犯不着越过辽西走廊四百里无人区去劳师远征。
想在报仇中出点力,还是以海运帮助袁绍运粮、或运兵走海路绕过易水、灅水等处,直插右北平郡腹地——若是我为公孙瓒用兵,肯定会在易水要冲之地设置高楼城塞,堵住冀州入幽的咽喉。有了海路迂回,那些坚固要塞就能绕过去了。”
李素这条计策也是随口说说的,毕竟历史上公孙瓒的“易京楼”事迹太有名了,防守战时在交通要道筑要塞也是常见思维。
糜竺提供海路绕后,无非是让公孙瓒后方的经济腹地更快被拿下,最后只剩下几座军事要塞,被提前彻底包围。
至于怎么攻破易京楼要塞,那还是让袁绍自己琢磨吧。李素跟刘晔这么说,也是示好,让糜竺和刘晔将来保持继续跟刘备混,别被袁绍拉拢。
刘晔琢磨了一会儿,发现李素说的果然有点道理:“右将军不愧为天下远见卓识之楷模,运筹帷幄中,决胜千里外。晔回辽东之后,回原话转告糜府君的,将来若能因此加快公孙瓒的覆灭,我们也会感念右将军忠义。”
两人又聊了一些别的,主要是河北局势。
本来李素还想跟糜竺的来使说更多生意上的事情,但出了刘虞被杀这个事儿,再谈钱也有点不合适。
刚好李素给糜竺准备的货,很多都被周瑜截胡买去了,李素就正好半是打折半是糊弄,其他凑了点荆州特产,让糜竺的商船队好歹不至于走空。
因为连青瓷都不够了,被周瑜买去了,所以凑给糜竺的货有大量利润溢价不高的铁器,是僰道县那些新式高温炼钢作坊的产品。好在辽东和乐浪、带方的屯垦本来就需要很多铁器,也算是双方都能接受了。
商船队装货的同时,李素也有一件事情交代刘晔,他问道:“子扬贤弟,既然糜府君和袁绍如今是联手抗击公孙瓒了,你此行归途,单独从朱儁、袁绍的地界通过,应该也不会有麻烦吧?”
刘晔想了想:“右将军总不会有话要我带给袁绍吧?”
李素:“那倒不至于——这不是这儿还有几千册《英雄记》么,还有一些关于我们汉中王大军近日来在荆南等地动作的情报。我想袁绍也好,别的北方军阀也好,应该会对我们大王最近在干什么很感兴趣。
我来长沙两个月,打探了不少天下诸侯的动向,也该回馈一下,把我们做的事情让天下人所知。”
刘晔脸色有些尴尬,有句话没好意思说:你们还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事迹?你们不就是趁着北伐解决李傕郭汜的旗号,实际上在抢地盘嘛?还美其名曰“打击那些依附李傕郭汜伪命的地方太守/刺史”。
这种事情很光荣么?我亲眼看见了也就罢了,还希望到那些没看见的人面前大吼大叫?
但随即刘晔就意识到一种可能性:刘备和李素,这是在“假装胸无大志”,要麻痹他们的真正目标么?
若真是如此,倒是错怪他们“以匡扶汉室之名行抢地盘之实”了。
不过,聪明人说话不用点破,刘晔便只是审慎地确认了一句:“右将军,也就是说,这儿发生的事情,你们的态度并不是怕人知道,而是希望人知道?”
李素:“没错,我们希望北方诸侯知道,如果贩卖关于我军的情报,能让贤弟得到些好处,那当然是全归你自己所有了。当然,我希望确保长安伪朝也知道我们的行径。”
李素的潜台词就是:卖了假情报误导了北方军阀,还让那些北方军阀记你的好,给你钱,那就是你的本事了。
刘晔想了想:“既如此,反正现在各地诸侯对糜府君与袁绍的联盟并无敌意,我这次北归,就带一些护卫,从河南尹朱儁的辖区走,再到袁绍的冀州,回辽东。至于糜府君买铁器的商船队,就走原路自行返回吧。咱这也算是尽到同盟之义了。”
李素:“爽快,既如此,我给贤弟再配三百精兵作为于路护卫,将来就送给糜府君调用了。另外,再赠送贤弟宽幅蜀锦五百匹,作为为我们办事儿多耗的盘缠,和一路打点。”
希望李傕郭汜贾诩尽快知道“刘备今年根本不打算北伐,他就打算拖着北伐的借口,抢夺忠于长安伪朝的地方势力”。
就算骗不过贾诩的智商又如何?只要李傕郭汜等人当中的任何一个被骗过了,都是好事。
送走刘晔和糜家商船队后,李素也差不多收拾收拾,宣布要回益州收网了。
益州那些奸商,现在肯定已经开始疯狂出货囤货、想收手不干也来不及了,他们只能一条道走到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