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全職國醫討論-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山柳鎮(三更)展示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和江中院那边谈好了?”
贝元峰尽量让自己显得更加随和,更加和蔼一些。
“嗯,方医生同意让我进医疗小组。”
赵思勇点着头,他没说什么试用期的事情,能进医疗小组,本就是难得的机会,而且哪怕被医疗小组淘汰,他也能留在江中院。
如果只是单纯的换医院,赵思勇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江中院是比他们湖州省中医医院好,可他能走到今天,那也是湖州省中医医院培养出来的。
可如果有进医疗小组的机会,那就不同了。
“那行吧。”
贝元峰缓缓出声,声音相当疲惫。
既然赵思勇已经和江中院那边谈妥了,他也知道这个人是留不住了。
这个时候,贝元峰其实也只能打感情牌,可感情牌那也是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上的。
就像上次方寒在燕京医院,方浩洋急乎乎的过去,其实打的也是感情牌。
而且方浩洋也衡量了利弊,燕京医院有燕京医院的好处,江中院也有江中院的好处,可即便是如此,方浩洋当时也询问的是方寒的意见。
当时方浩洋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方寒自己想走,他不拦着,可如果方寒没那个意思,只是徐锦波和谭广平两个背后搞什么动作的话,他是不答应的。
这一刻,赵思勇是做了决定的。
强扭的瓜不甜,断人前程犹如杀人父母,这个道理贝元峰懂。
江中院的这个医疗小组有多大的吸引力他也知道,别说赵思勇,要不是他年龄大了,已经是科主任了,他站在赵思勇这个角度,那也是会心动的。
这一刻,贝元峰只是很后悔,后悔自己当时怎么就带着赵思勇去了江中院了呢,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目前江中院那边其实还没有彻底对外公布什么,赵思勇却来辞职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赵思勇和江中院那边早有联系。
而这个机会正是他给赵思勇创造的,要不然没有和江中院接触,赵思勇怎么能前来辞职。
“贝主任,对不起。”
赵思勇始终低着头,有些羞愧:“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可我真的想去试试,还希望您能理解。”
贝元峰站起身来,走到赵思勇边上,伸手拍了拍赵思勇的肩膀。
“我理解。”
贝元峰缓缓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你的机会,我不会拦着…….还会回来吗?”
“如果有机会,也许会。”
这一刻,赵思勇还不能确定。
不过毕竟被湖州省医院培养了这么多年,赵思勇心中其实还是有回来的想法的。
“不要有什么负担。”
贝元峰笑着道:“不管将来能不能回来,这儿也是你的娘家,真要出息了,多多想一想咱们医院。”
“嗯,谢谢贝主任。”
赵思勇感动的不行。
站在贝元峰的角度,这一刻他是不可能拦着赵思勇的,真要拦着,那就成仇人了。
到时候方寒医疗小组的名气越大,成绩越好,赵思勇就会越恨他,这个贝元峰清楚。
可站在赵思勇的角度,他还没有贝元峰那种想法,贝元峰此时没有责怪,反而让他感动的不行。
“辞职报告我等会儿签字,你先去忙吧,明天直接去办手续。”
贝元峰再次拍了拍赵思勇的肩膀,又是一声长叹。
走出贝元峰的办公室,赵思勇心情也有些不太好,来到科室外面,点了一根烟,刚点燃,王军鹏也从里面出来了。
“贝主任不同意?”
王军鹏走过来,也点了一根烟。
“同意了。”
赵思勇抽着烟:“没怎么刁难,反而让我有些难受,你说我们是不是有些白眼狼?”
“或许吧。”
王军鹏也苦涩的笑着:“陈主任也没怎么刁难我,而且鼓励了我一番,我都有点不想走了……”
……
“方医生!”
长清县汽车站,苏铁航远远的就看到了方寒,大声招呼着。
“苏主任。”
方寒拉着行李走了出来。
“您怎么坐大巴过来了,这地方乱糟糟的。”
苏铁航一边上前帮着方寒拿行李,一边笑着道。
“没办法啊,不能开车,只能坐大巴了。”
方寒和苏铁航是老关系了,开着玩笑:“总不能让人专门送我吧?”
这次过长清县这边,方寒是以办私事的方式来的,主要是因为郭文渊,所以请了假,也没告诉任何人,坐着大巴,真要大张旗鼓,送的人不少。
要不是方寒不知道蓝医民的住处,他都不会给苏铁航打招呼。
“都怪我多嘴,还辛苦您跑一趟。”
苏铁航打开车门,招呼方寒上了车,这才小跑到了驾驶座,上了车,一边开着一边道。
“上次回去之后,我其实去见了蓝医民,说了江中院这边的事情,他的态度很淡漠,道了声谢,看上去没什么兴趣。”
“没事,我这次也不是专门为了医疗小组的事情来的。”
方寒笑着道:“蓝老的孙子,见一见也好。”
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李小飞都知道的道理,方寒自然知道。
站在郭文渊的角度,蓝医民好歹也算是故人之后,而且蓝康平当年的事情确实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其中对错不好判断。
之前不知道蓝医民的情况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郭文渊也是让方寒顺便了解一下。
这就好比罗元辰的孙子或者曾孙,家里要是出了事,郭文渊也会帮衬一下的。
“蓝老去世,对蓝医民多少都有点影响。”
苏铁航说着,然后问:“方医生,咱们先吃饭吧,今天在县城住一晚,明天早上再过去?”
“不算远吧?”方寒问。
“远倒是不远,大概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可路是真不好走。”
苏铁航道:“蓝老的诊所一直开在老家的村里,有一段山路,不算太好走。。”
“那要不咱们这就先过去,到了镇上再吃饭?”
方寒看了看时间,对苏铁航道。
“行。”
苏铁航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方寒说什么就是什么。
车子出了县城,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路就不怎么好走了,苏铁航今天是借的一辆越野车,倒是能继续开,不过已经开的慢了。
“长清县还有这种地方?”
方寒还真没来过这一块,有些惊讶。
“我们长清县和上清县现在是江中市仅有的两个县城,自然是经济最差的,往北走都是山区,道路崎岖…….”
苏铁航一边开车一边介绍:“这几年还好点,前十年这边几乎是不通车的,我们这次去的山柳镇是目前江中市唯一一个贫困镇。”
说着,苏铁航叹了口气:“当年蓝老一直不愿意出村,把诊所就弄在村子里,其实也有改善村子的想法,虽然山柳镇路难走,可蓝老的名气也大,慕名前来求医的有钱人也有一些,蓝老是希望看看能不能遇上贵人,帮着村里修个路什么的……”
“说起来也是运气。”
苏铁航道:“长清县这边的有钱人,捐个几千块,一两万这都是极限了,哪有那种修的起路的土豪,人家看个病,念你的好,也不可能没有限度吧?”
方寒点了点头,是这话。
医生给患者瞧病,治好了有些人念好,可这个好也是有限度的,就说方寒,治好的有钱人也不少,出手最大方的其实就是沪上那次。
之后柴家,云玉峰等这些人,随礼一百万,确实也不少了,可全国这种级别的富豪有多少?
苏铁航继续道:“江中市这边肯定也有,可蓝老在世的时候,郭老等人这边也在医院呢,十五年前罗老也都还在江中呢。”
这就是苏铁航说的运气了,蓝康平运气不算好。
物以稀为贵,倘若边上没有太多的名医,慕名而来的患者可能更多,以蓝康平的水平可能也会让江中市一些有钱人求过去。
可那个时候郭文渊、罗元辰等不少中医名家都在江中,江中院如日中天,汤于权的名气也要比蓝康平大的多。
不说水平高低,一位民间中医人怎么可能比汤于权这些人还让人信赖?
类似蓝康平这种民间中医,能吸引的患者其实大都是普通患者,家境不算太好的,稍微有点钱的都去大医院了,谁去小山村碰运气?
“而且蓝老人品也好,收费低,从来不勉强,你有心了帮一下村子,帮一下村民,修个路,提供一些机会,没心了他也不勉强。”
一边说着,前面的一段路已经好了一些了。
苏铁航道:“咱们距离山柳镇不远了,这一段路其实就是当时有人出钱,镇上组织修的,碎石子路,稍微平整了一些。”
说话间,大概开了十来分钟,车子就进了山柳镇了。
镇子不大,街道两边有些小超市,小饭馆,不过招待所宾馆之类的这边是没有的。
“方医生,咱们先吃饭吧,距离村子还有一段路呢。”
苏铁航找了一家饭馆,在门口停好车,对方寒道。
“行,先吃饭。”
方寒点了点头:“也辛苦苏主任了,陪我过来,饿坏了吧?”
“瞧方医生您说的。”苏铁航呵呵笑着,能陪方寒办事,这可是面子,累个什么劲?
三更送到,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