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神行漢堡-第六百〇八章 小蘿蔔平臺熱推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没有“终极猎食者”的世界,会是怎么样的?
突然听到向坤说出这个问题,良先生略有些意外,不过这个问题,他其实也有想过——不论是和向坤见面前,还是和向坤见面后,都有过考虑。
他很清楚,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于“终极猎食者”本身,而在于有没有“终极猎食者”,这个世界上诸多“食血生物”的状况,以及人类社会对“食血生物”的态度、方式问题。
虽然“终极猎食者”是所有生物头上悬着的巨大铡刀,限制了人类社会对“食血生物”的研究和“食血生物”的进化上限,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正是因为有“终极猎食者”的存在,人类社会的秩序没有被少量的“食血生物”所扰乱。
一旦“终极猎食者”不在,不论是各种各样的“食血生物”,还是被解开了威胁的人类机构,都有可能造成对即有生态秩序、社会秩序的强烈冲击。
良先生反问道:“你是不是……有办法知道,所有‘食血生物’的位置?”
跟着向坤开启“狩猎之旅”后,良先生就一直在好奇,向坤是怎么样知道那些潜藏在世界各地的“食血生物”确切位置所在的,不仅有非洲草原上能伪装的小狮子,有澳洲偏远山区的地下生物,甚至还有深海的大型水生“食血生物”,仿佛耳目遍及世界,无所不在。
他很清楚,向坤带着他去猎杀那几只“食血生物”,并不是因为向坤只知道那几只“食血生物”的位置。要知道,这些“食血生物”可都是按照他的饮血阶段性转化需求来排序的,不是随便一只都可以。也就是说,向坤极有可能是知道了那些区域内所有“食血生物”的状况和位置,从中进行挑选。
“神行科技”有那么多年的积累,背后还有官方机构的帮助,有那么大量的资源投入,有那么多的专业人员、专业设备在为之服务,哪怕是在“监控”能力最强的国内,都远远没有办法做到了解所有“食血生物”的位置,更别说了解它们的阶段性转化程度了。
至于国外?至于海里?那更是心有余力不足了。
但向坤满打满算,从变异开始到现在,也就一年多一点,又是如何做到的?
“现在还不能说是‘所有’,不过以后确实有可能。”向坤看着手中那块在掌心慢慢蠕动,好像在撒娇的小苔藓,说道:“靠它们。”
良先生看着那块苔藓,想到之前山中看到的那些各色各样受向坤所控制、仿佛动物般的植物,又想到那些被向坤控制得自如飞行的球珠,那个神出鬼没、根本没有一点存在痕迹的小女孩,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向坤能够激发植物或是其他物品,给它们赋予“灵魂”?
如果是之前的良先生,是肯定不会有这种没有理论或实验支持的念头,但跟在向坤身边这段时间,他的理论体系早就崩塌了。
不过这个念头冒出后,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和那些地面正是慢慢扩展蔓延的苔藓,还有周围数以万计的各色钨钢球珠,建立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十分微妙的联系。
他喃喃道:“如果你能够知道所有‘食血生物’的位置和状态,那么你就能‘监控’它们,甚至管理它们。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解决了‘终极猎食者’,你将代替‘终极猎食者’,建立一个‘食血生物’的新秩序和新规则?”
熱門都市言情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討論-第六百〇八章 小蘿蔔平臺展示
向坤说道:“等到我们的计划成功,等到‘终极猎食者’失去对其他生物的主宰能力,世界肯定会发生巨大变化。我既然有那个能力,就有那个责任,去决定那个新世界的运行方式。潘多拉魔盒是我打开的,我就要负责收尾……或者应该说,我们。”
“你应该知道我的立场。”
“当然。”
“所有的人类组织同时放开对‘食血生物’、对‘高维因子’的研究,我担心会引发混乱。”
“即便没有‘终极猎食者’,我依然能决定谁能研究‘食血生物’,谁不能。即便开放了对‘食血生物’的研究,我也能保证,研究的领域和进度,在我的控制之下。”
向坤这话说得斩钉截铁,十分自信,让良先生愣住了。
从向坤这话的用词和语气来看,他似乎很笃定对于人类研究“食血生物”的掌控力,在“终极猎食者”之上。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良先生也大概了解向坤的一些行事风格:
向坤很少夸大描述,基本上都是说到就能做到。
所以良先生并没有怀疑向坤的话,只是心里十分地好奇,那些奇形怪状、遍布各地的植物,那些小小的钢珠,那个神出鬼没、似实似虚的小女孩,不仅能找到“食血生物”的位置,还能确定这星球上的人类在做什么?
他能真正地监控众生?
不过良先生同样知道,向坤如果打算说的事,那不用问也会说,如果不打算说的事,问了也不会得到确定的答案。
所以他换了一个问题:“‘食血生物’的饮血,还有相互之间的争斗怎么办?要知道,‘食血生物’都是有阶段性极限的,到了那时候,关系生死,嗜血冲动之下,什么事都有可能做的出来,真的有办法管控住吗?”
向坤笑了笑,微微抛了抛手上的那一小块苔藓,说道:“这就是我这次过来做实验的原因了,目前来看,实验很成功。”
他倒没有卖关子,而是继续说道:“打个比方,我们体内的高维因子是施工队的工人,它广泛存在于各种生物之中。不过当工人独立存在时,它不会有任何显性影响,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某个生物单位内出现了一个‘工头’,它振臂一呼,拉起了一个施工队,于是工人们开始在这个生物单位内有组织地干活。
“项目不断地扩大、开发不断地加深,它们需要更多的人手,需要更多的建材,它们的规模越来越大,但孤立的生物单位内……不论有多大多复杂,能够建立的开发项目终归有限。而当生物单位无法给它们提供扩大团队、建立更大开发项目的条件时,它们依然会继续施工,直到整个生物单位崩解溃灭。这就是我所理解的高维因子建构和进化体系,我所理解的阶段性极限。
“但事实上,‘施工队’的开发项目,并不一定要局限在它们诞生的‘生物单位’内,可以让它们有更广阔的天地去发挥,给它们建立更宏伟项目的空间。而它们完成的项目,同样属于原本的‘生物单位’,能够进行更广泛、更丰富的应用。
“小萝卜,就是我给‘生物单位’提供的‘开发空间’,又或者说,这是让他们能通往更广阔天地的桥梁。在这个体系下,‘食血生物’能够有共存的条件,不会再被阶段性极限所束缚,并不需要靠互相吞噬来提升能力。”
向坤这番话,让良先生听得呆住了,什么“施工队”,什么“开发项目”,什么“开发空间”,什么工人、桥梁,这说的真的是和“食血生物”、和“高维因子理论”是一回事吗?
但偏偏,良先生听完后,还真的明白向坤所表达的意思了。
“刚刚那个‘食血生物’,是……进入开发空间了?”
“不,它变成‘建材’了。”向坤笑道,“但它帮我证明了我给小萝卜设计的运转体系是行得通的,至于在上面‘开发’的‘生物单位’,不需要实际证明,我已经知道可行。”
事实上,向坤已经借“小萝卜”和“超感物品体系”,帮助蒋淳度过了一次阶段性极限。
之前向坤就是发现“小萝卜”这个“半变异生物”,有着和普通“变异生物”大为不同的特性,它并没有固定的饮血期,当它需要扩展它的领地、增加“子植物”的时候,才需要直接从周边汲取“养分”,方式也是类似于其他的“变异植物”对植物的吞噬,但它并没有转化变异的沉睡期,直接就可以将转化结果应用在“子植物”上。
另外“小萝卜”也不存在阶段性极限,它的“变异生物”特性表现,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超感物品体系”所赋予的能力显现。
正是对“小萝卜”的观察,让向坤有了帮其他“变异生物”度过阶段性极限,甚至辅助调整饮血周期和饮血方式的灵感。
真正的、能让高维因子发挥的广阔空间,其实还是“超感物品体系”,是建立在以他的能力为基础的“超联物”、“情注物”结合体之上的“广阔空间”。
但那个“空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借用的,哪怕有向坤的允许、认可也很难,需要他们自己的“悟性”,需要他们自己找到那个最合适的“接口”。
而“小萝卜”,就是那个更容易被“连接”的“接口”。
一方面,“小萝卜”是在向坤的主动影响下进行转化,拥有了部分“变异生物”特性,与“超感物品体系”有了深度的绑定和融合,应该说仅次于本身就“活”在“超感物品体系”之上的爱丽丝。
另一方面,“小萝卜”相比起虚幻的“超感物品体系”,又是能够摸得到、感受得到的实体,这对于没能短时间内和“超联物”建立起特殊联系、形成自身一套接入体系的“变异生物”而言,是个能够快速接入某些体系功能的、承上启下的“平台”。
至于现在这个实验,这个让“小萝卜”去分解一个“变异生物”并用其滋养自身的过程,也让向坤能够肯定,“小萝卜”对高维因子的吸收控制,和普通的“变异生物”吞噬有着本质的不同。
那个“变异生物”真菌的部分直接消散崩解,苔藓的部分成为一个“功能模块”被吸收接纳,以后如果有人和“小萝卜”建立了比较深入和系统性的连接,又刚好有类似的能力,便能够将那一“功能模块”进行分解开发,彻底转化。
又或者,向坤如果有兴趣,可以直接进行解构和应用,也可以让爱丽丝去做。
当然,想要使用这个“平台”,前提至少是和二级情注物网络建立了连接,而目前符合这个前提的,只有两个“变异生物”:
蒋淳和良先生。
也正因此,向坤要带着良先生跑这一趟,一起做这个实验,给他展示这些现象,给他做这么多解释,让他大概了解这个体系的存在。
虽然有很多东西依然没说透,甚至连“小萝卜”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都没有做非常具体的解释,但向坤按过往经验判断,知道这种程度的解析就可以了,能让良先生有“发挥空间”,否则一是没办法让良先生完全理解,二是限制了他的想象力和体系建构空间。
良先生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也是隐约明白向坤的意思。向坤的很多能力,似乎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样子,而他已经嵌入了这个体系之中,向坤正在让他找到自己认知体系的方法。
没有去追问那个体系的具体运转方式,良先生转而问道:“你的那个制造八臂八眼恐惧幻象的能力,既然能够大范围使用,那么把它投放到整座城市、整个国家,甚至……整座星球,是否能帮助我们未来更好地‘治理’这个世界?”
按他的亲身体会,和他对之前几次相关现象的调查来看,这个“八臂八眼恐惧幻象”,确实能够帮助人更清晰地认识自己,甚至能够一定程度上惩戒罪犯、使人向善。按他的理解,若是所有人都能“见一见”这“八臂八眼幻象”,那么普通人能够心存敬畏,不会因为一时之欲、一时之私而做错事,犯罪之人也能够更好地反省,是一种让整个人类社会更加秩序井然的“神器”。
听到这话,向坤笑了起来,他想到了很早之前,爱丽丝和小铃铛在梦里念叨过的一句口号:
“芭比战士,正义大使!
打击犯罪,保护地球!
八个眼珠,又大又亮!
八个手臂,所向无敌!
芭比驾到,世界和平!”
梦里爱丽丝还和小胖妞就最后两句口号辩论了半天,爱丽丝认为“所向披靡”更好听,小胖妞认为“靡”字她没学过,不威风。爱丽丝认为“爱与和平”比“世界和平”更有腔调,小胖妞认为“世界”比“爱”大,有“世界”就行了。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愛下-第六百〇八章 小蘿蔔平臺讀書
当然,最后都是小胖妞获得了辩论赛的胜利。
也是从那之后,爱丽丝总爱念叨“我们是无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