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星空三界 txt-第六十八章鑒賞

星空三界
小說推薦星空三界星空三界
青湖镇本就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小镇,按老一辈的话来说,这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黄土风沙是这里永恒不变的主题,坐落在这里的居民,世世代代都是最为本分的农民。
当然这样的本分也不过是因为没有什么欲望能够刺激他们。
可是就在一个普通的清晨时分,原本平静的青湖镇却因为一声尖叫而被打破。
小镇不大,这样尖锐的叫声很快就引起了不少晨练的老人注意,同时也惊动了正好走过附近的民警王镇远。
青湖镇太小,只有三位驻派过来充数的民警,王镇远便是其中之一,同期毕业的也就只有他没啥背景,虽然考上了警察,却也只能被分配到这个乡下小镇,这不,听见尖叫声,他连忙穿过好奇的人群,来到屋内的时候,却被一具剥皮的血尸给吓傻了。
作为一名刚刚被分配过来的底层民警,这样的场景对于他而言就像是晴天霹雳,从警校毕业之后,被分配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上班,他就没有经手过任何案件,更何况亲眼见到这样一具死状诡异的血尸。
下一刻,王镇远很没出息的“哇”的一声吐了起来,一旁晨练的老人更是有不少变得脸色煞白,显然这些世代淳朴的农民从未看见过这样的场景。
很快小镇内剩下的两位民警也匆忙赶到,领头的是徐爱国,个头非常有西北人的风范,五大三粗,此刻多少还算镇定,戴上手套,又拿过鞋套套在鞋上,这才拿出一台破旧的数码相机,小心翼翼地避过地上的那条一路流出来的鲜血道路。
这里是小镇唯一一个招待所,一般来说这里是没有人的,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少有外人的青湖镇,陆续来了几波外地人,这才让这个招待所有了一定的作用,这不现在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就是两天前来到这里的一个外地人。
招待所因为常年没有人居住的缘故,有着很大的腐烂的味道,房间内唯一能用的电器就只剩下头顶上的电扇,那具剥皮血尸此刻就是被挂在这个电扇之上,三片扇叶几乎都被鲜血给染红了。
徐爱国找了一个没有血迹的地方小心下脚,抬头看去。
死者的双手被一根麻绳死死的绑在电扇的上方,而后尸体就这样吊在半空中,非常的诡异。
“徐叔,这不应该啊,虽然被剥了皮,但是看体型这个人最少也有一百三四十斤,这个电扇怎么挂的住?”
吐得胃里一点东西都没有的王镇远脸色苍白的走了过来,而后看着徐爱国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虽然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场景,但是作为一名民警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第一时间发现了疑惑。
徐爱国同样也非常的疑惑,但是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了看四周已经躲出门外的群众,他知道这时候也不会有人帮忙了,三人之中其中一人正在与那名发出尖叫的女子录口供,只剩下他和王镇远两人有空了。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星空三界-第六十八章推薦
“我们两个先把尸体弄下起,小徐已经通知了市公安局的人了,下午应该就会有人到了。”
王镇远虽然觉得恶心,但出于职责所在,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搬来几条凳子,站上去,小心翼翼的准备解开那根麻绳。
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直接被剥了皮的尸体,王镇远不由的感觉到心寒,这得要是多大的仇恨,才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星空三界-第六十八章讀書
解开麻绳,尸体嘭的一声跌落在了地上,徐爱国直接下去拿出相机,拍下了几张照片,站在高处的王镇远有意无意的却看见电扇的扇叶上有一个奇怪的图案。
他有些好奇的探头看去,也不顾扇叶上的血迹,仔细一看,发现在朝着屋顶的扇叶那一面上,那奇怪的图案,隐约像是一只眼睛,但是却不像是人的眼睛。
“啊,是狐狸!”
王镇远站在凳子上,高声的大叫起来。
下方的徐爱国都被吓了一跳,顿时怒斥道:“小兔崽子,你见鬼了,什么狐狸。”
“徐叔,不是的,是这里,这里一只狐狸的眼睛,还是血色的。”
站在凳子上的王镇远有些激动的说道,越是仔细观看那只眼睛,他越是觉得无比的神似,活脱脱就像是一只狐狸在哪儿看着他,蓦然间,他感觉无比的心寒,急忙别开眼睛,爬了下来。
徐爱国也看出了王镇远奇怪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爬了上去,当他站在王镇远的角度,同样也看见了那只眼睛,那血红色的眼睛,无比的妖异,邪性无比,透着一股阴冷的味道。
他同样也感觉到心中一片寒意,急忙下来,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检查尸体,然而很快他就被自己的发现给冲击了,他同样也知道了为什么一个一百三四十斤的男子怎么可能挂的住。
“这怎么可能,他的肚子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王镇远同样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尸体不仅仅被剥了皮,就连肚子里的所有内脏也全部都被掏空了,再加上体内的血全部流干净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重量了。
徐爱国已经不知道自己倒吸了多少口凉气,眼神有些晦暗的扫了扫还在录口供的小徐。
“问一下这个服务员,死者登记的身份是什么,再看看死者遗物中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这件事我们恐怕管不了了,守着这间招待所,其他就等下午市局的人来了再说。”
看出徐爱国的脸色不好,同样被吓着了的王镇远和小徐也都没敢再说什么,连忙封锁了现场。
通过记录的信息,将消息传递到了市局,只不过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本以为会是当天下午才能够感到的市局刑警,却在上午十一点没到的时候,就已经赶到了青湖镇的西面。
迎接的徐爱国三人有些震惊的看着那三辆jeep牌的警车,还有一辆王镇远在警校看过那些开过的,路虎极光揽胜。
“这下子,麻烦了,这恐怕是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