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愛下-第四百四十四章 冷漠(2)分享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灵平安终于有了胃口。
大快朵颐的吃着美味的螃蟹。
你还别说,这扶桑的松叶蟹是真好吃。
主要是鲜甜,没有异味。
“这深海无污染的东西,吃着就是好吃!”他一边吃,一边感叹着。
很久以前,他就知道了。
自己的舌头,尝到的异味,其实是食材在生长、加工过程中受到的污染。
但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难道把自己的舌头割掉?
“没有贵公子的命,却得了贵公子的病……”他低低叹息着:“这样下去,迟早药丸啊!”
好在他是君子。
君子克己,所以他能控制自己的欲望。
于是,便将一只烤好的蟹腿,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吧唧吧唧的吃下去。
在他脚边,他的宠物,也捧着一条蟹腿,慢条斯理的吃着。
将蟹腿吃完。
灵平安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穿着一套白色正装,看着有点像电视里演的白领打扮的人,站在了自己身旁。
“有事吗?”灵平安问道。
对方却是似乎有些口吃:“无……无……无事……”
“哦!”灵平安低下头,继续收拾自己面前的食物。
作为美食家,他从不辜负任何美食。
但……
过了一会,他又抬起头,看着自己身旁:“阁下,你怎么回事?”
“这里面很热吗?”
才一会功夫,在他面前的人,额头的发鬓,被汗水打湿。
想了想,灵平安感觉不对。
于是,他问道:“你有什么病?”
在他想来,此人或许是患有某种疾病,现在发病了?
所以他在寻求帮助?
……………………
汤安的额间,汗水不断滴落。
发丝很快就被打湿,好似经历一场生死搏杀一般。
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
心跳声,无比洪亮!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只是简单的几句话,汤安就感觉,自己仿佛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这就是真正的大能吗?”他想着。
就在刚刚,那位只是抬眼瞧了他一眼。
不过一眼而已。
冷漠的眼神,如实验室中的科学家,看着自己养着,即将送入试验台上的小白鼠一般。
那看似寻常的一眼,蕴含着太多信息。
叫他胆战心惊,也让他心跳如麻。
而随之而来的一句简单的问话,更是将他打入了无底深渊,凝固在了死亡与恐怖的地狱之中。
“有事吗?”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宛如有魔力一般,在他心底回荡。
旋即化作无数诡异的低语和可怕的呢喃。
耳畔,更是隐隐有着无数恐怖的存在在怒斥一般。
“孽障!”
“蝼蚁!”
“杂草!”
他战战兢兢,两股战战。
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吾今日始知大能之威!
不过是靠近,仅仅是直视,一句话之间,就让他斗志全无,心绪跌落。
更要命的是……
那徘徊在心底的低语和呢喃。
宛如魔咒一样,萦绕在神魂之间。
让汤安明白,自己已经一只脚踏在死亡的边缘。
接下来,他只消一个不注意。
恐怕就要立刻暴毙在此。
你看……
大能连借口都给他找好了。
你有病!
心脏病、高血压、心肌梗塞、肺梗阻……
总有一款病症,能让他死的很安详。
而汤安知道,对这位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大能,他有着一万个办法,叫自己死的非常对症。
哪怕是黑衣卫最顶级的法医,也无法找出毛病来。
更何况……
黑衣卫根本不敢管这位。
于是,他拿出一块手帕,擦了擦额间的汗水。
然后,汤安小心的回答:“我这出汗的毛病,从小到大都有……让您见笑了!”
大能都说他有病了。
汤安是个聪明人。
他知道,自己不能没有病。
必须有。
没有也有得有!
因,这就是大能。
搅动风云是他!行云布雨也是他!泽懋山川还是他!
灵平安听着,啧啧了两声,但他也不奇怪。
因为,他就患有脸盲症。
推己及彼,自然,世界这么大,总会有些奇奇怪怪的疾病出现在其他人身上。
然后他问道:“你找我?”
对方点点头。
灵平安奇怪了:“我们认识?”
汤安咽着口水,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般。
灵平安皱起眉头:“那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汤安低下头去,心跳加速,只觉口干舌燥。
他知道,自己已经面临着生死攸关的抉择。
一个回答不好,怕是得去和阎王爷那边复盘今日的事情了!
因,汤安从这位的语气里,明显的听到了一丝不怒而威的味道。
这意味着,这位有点生气!
自古,越是大人物,生气的后果就越严重!
于是,汤安越发的紧张起来。
他努力的回忆着,自己得到的一些情报。
通过黑衣卫、扶桑大使馆、新罗大使馆等渠道得到的各种零零散散的情报。
这位……
在黑衣卫内部,有着一个特别的代号‘尊神’。
而在各国情报机构,则被冠以‘x’。
无比神秘,无比强大,也无比恐怖!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真不是魔神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四章 冷漠(2)閲讀
昨夜就已经足以证明他的强大和可怕了。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真正的一言兴邦,一语丧国的大人物!
不知道多少国家的大使馆和高层,都已经为他建立了档案。
而黑衣卫因为和他接触的最多。
所以,对其了解也最多。
可惜,有关他的具体情报,每一个都是绝密!
只有黑衣卫的将军以及内阁首辅和次辅才有资格调阅。
据说,还有些更紧要的情报,甚至需要黑衣卫都督的批准,并得到黑衣卫联席会议的审核,才能调阅!
所以,这位的一切,都被隐藏在迷雾中。
人们对他只有一个认知:强!非常强,强到无法形容,甚至无法理解!
此外……
便是他的慷慨了。
阎罗剑张惠,在羽衣狐之乱中,与那头绝代大妖大战,身受重伤,早已经被判了死刑。
所以,他退居二线,为宫内大臣。
坊间传说,他最多只能再出手三次,便要肉身崩溃。
但现在……
他活蹦乱跳,甚至据说打开了更进一步的门户。
说不得,两三个月后,联邦帝国就要再添一位上将!
而且是神通无敌的上将!
铁面判官司徒贺,不过少将而已。
但却在南周,三招取下黄蜂老祖呼延越的项上人头。
就连那位早已经进无可进的都督,都打破桎梏,再进一步!
这是他家里的老祖说的。
都督,已经踏入人神之分界。
只差一步,便可挣脱人类的桎梏,踏入那传说中的仙神之境!
这是自灵气复苏以来,第一个做到的人类!
而所有这些变化,都与眼前这位,密切相关。
从前,人们听到这些传说,都是诧异、惊疑。
但昨夜,事实无可辩驳!
这位神通之大,能耐之强,再无人有疑问!
于是,各方都开始布置。
而汤安……
勇敢的踏出了第一步!
做了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胆子很大!
甚至可以称为赌了!
赌大能的慷慨,也赌其的宽容。
毕竟,黑衣卫的三位将军,在他这边,拿到了好处。
昨夜,他还亲自出手,为数百人讲法,使之开悟、觉醒。
自然,慷慨这一属性,都被各方标在他身上。
来之前,汤安甚至幻想,自己得其青眼,甚至收录门墙。
如今想来,实在是可笑!
这等人物,又岂是自己可以随意拿捏甚至算计的?
想抱大腿?
可这大腿若是他就可以抱上的,黑衣卫又何必这般辛苦?
想到这里,汤安不由得的苦笑了一声。
“我真的是被猪油蒙了心……”他叹息着。
但事已至此,后悔已经无用。
如今之计,在于如何补救。
“阁下……”汤安看着那在自顾自的吃着面前的食物的大能,他舔了舔自己那因为紧张而干裂的嘴唇,涨红着脸,小心翼翼的答道:“请恕在下冒昧……”
他低下头去,看着那只在这位大能脚边,吃着蟹腿肉,连看都懒得看他的小猫。
黑色的小猫,哪怕是趴着吃蟹腿,姿态也是无比优雅。
仿佛一位尊贵至极的女王,横卧在高高的王座上。
也如一位优雅的公主,在宫廷的花园中,吃着瓜果。
他知道,这猫是这位的宠物。
一头顶尖的灵宠!
而且是有灵智的。
于是,他讨好的笑起来:“您这只猫是什么品种的?”
这就是要曲线救国。
然后再找个机会,趁着大能高兴,得一个走脱的时机。
至于抱大腿?
他已经不敢了!
这等大能的大腿,不是他能抱的。
灵平安笑了一声:“我这猫啊?”
“不知道呀!”
他确实至今不懂自己养的这只猫是什么品种?
只知道反正不是田园猫。
他也懒得去查这小家伙的品种。
养都养了,还关心这些做什么?
有那功夫,不如去打一盘游戏!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四百四十四章 冷漠(2)熱推
说着,他就一招手,地上的小家伙,乖巧的跳到他膝盖上。
喵呜!
小家伙乖乖的叫着,向主人撒娇。
汤安手上的手帕,彻底被汗水打湿。
他背上都开始流汗了。
很快后背的衣服,都已经湿透。
在他心中,低语声延绵不绝,呢喃声无处不在。
无比诡异,让他心悸不已。
他也听得出,这位的意思。
“我这猫啊……”
“不知道呀……”
冷漠之声,拒人千里之外。
所以,惜字如金!
更要命的是……
汤安发现,自己尽管极力的想要收缩毛孔,控制出汗。
但根本无法控制。
汗如雨出!
“一语成谶!”
“一语成谶!”
他心惊不已!
这是神通!
先问你有没有病?
自承有病后,这病就如影随形,按照他自己的说法。
果然是得了这出汗之病。
即使他乃是超凡者,而且还是少校!
也根本无法这诡异至极的出汗。
他很想跪下来,恳求这位大能收了神通。
但……
他不敢!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病’是否足够?
灵平安却是看向自己身旁的人。
看着他的头发,一下子就湿的透透的。
甚至连衣服下,都在出汗了。
“你怎么样?”他问道:“还好吗?要不要叫医生?”
出这么多汗,看来这人病的不轻啊。
作为一个君子,灵平安自然有着乐于助人的美德!
但他的话,落在汤安耳中,却宛如雷鸣一般。
他一个激灵,立刻笑起来,拼命的笑起来,露出一个轻松的神态:“还好!还好……”
“我这是老毛病了……习惯了……不劳您挂记!”
他敢说自己不好吗?
那不是打眼前之人的脸?
甚至,上纲上线一点……
这是给脸不要脸!
挨打不立正!
搁古代,说不得,就是‘心怀怨怼’,会被看做是不知好歹!
灵平安看着面前的人,一边不停流汗,一边还在逞强。
他摇摇头,道:“阁下……有病还是要治的!”
虽然不懂这位到底是什么病因?
但……
灵平安作为一个罕见病患者,深知罹患罕见病的人是很痛苦的。
就如他……
脸盲症!
真的很烦!
每天都要重新认人。
稍不注意,连自己的样子都会遗忘。
但他没有放弃治疗。
依然在坚持着,努力着,记忆每一个生命中重要的人和熟悉的人。
现在,这坚持就有了成果。
譬如,他现在可以始终记住自己的小姨,最近甚至都能记得千叶美智子了。
所以,灵平安勉励着:“不要讳疾忌医啊!”
汤安一边擦着汗,一边小心的问道:“您的意思是我这病还有救?”
这让他简直是喜出望外。
只要这位松松嘴,汤安明白,自己的病就一定有救!
灵平安摇摇头:“我怎么知道?”
“这是医生的事情……”
汤安的心先是跌落谷底,旋即又燃起希望。
“那我去看看医生……”他说道。
“嗯!”灵平安点头:“那你加油!”
汤安咽了咽口水。
加油?
意思是……我这病虽然最后能治好。
但肯定要吃不少苦?
但他能怎么办?
只能是笑着,甚至带着讨好和谄媚的笑容,低着头:“嗯!我会加油的!”
挨打要立正。
大能面前,他只能接受。
不然呢?
真较真起来,恐怕就不是这所谓的‘出汗症’的事情了。
直到如今,汤安才想起了,自己从扶桑大使馆那边得到的一些传说。
传说,这位有着古代圣贤一样的心胸。
传说,他的修养,就和圣人一样崇高。
据说,这些传说,来自扶桑王国一个与他有过接触的人。
起初,汤安不以为然。
这世上,真正的大能,哪里会是那些书呆子所形容的圣贤?
大能需要什么修养吗?
不需要!
但现在,他恍然大悟。
果然是圣贤!
果然是圣人!
就这一手,惩前毖后,便是十足的圣人手段!
打了你,还要你念好。
于无声中惩戒,三言两语之间,便叫他明白了规矩和礼仪。
这不是圣贤?谁是圣贤?
这不是圣人,谁是圣人?
孔孟也不过如此!
或者说……
若孔孟生于超凡时代……
那么,他们就会是这个样子!
一言以为天下法,匹夫而为万世师!
于是,汤安规规矩矩的再拜稽首:“那……在下先告退……”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转身。
心中徘徊的低语和呢喃声,悄然消失。
浑身上下的压力,一下子就散去。
只有额头和背后的汗水,在不断流下来。
汤安松了一口气。
他明白,这位大能,终究还是抬了他一手。
不然……
只是……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这出汗症,恐怕就不是那么好治!
他想着,抬起头,看到了那个还在门口傻傻的看着的家伙。
那个给他通风报信的人。
那个收了他七百万的人。
心中隐隐升起杀意,有些迁怒于此人。
于是,汤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将对方的模样,牢牢的记了下来。
…………………………
秦明正在徘徊、紧张之时,猛地撞到了一个眼神。
一个可怕的、充满了怒意的眼神。
只是看着,他心底就一片冰冷。
“果然……”秦明哀叹着:“这钱烫手啊!”
七百万!
哪怕是在帝都,也可以买一个二十平的卧室了吧?
相当于中产几十年的积蓄!
但,那人却随便的给了他,而且只要他办两件小事。
小到举手之劳的事情。
如今仔细回想,秦明越想越怕。
自古以来,有一个颠破不变的铁律——利益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
所以……
对方砸七百万,肯定是想要至少十倍于此的利益!
没办法!
秦明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他哭丧着脸,对着那从自己身边走过,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在流汗的男人说道:“你的钱退给你好不好……”
“呵呵……”汤安笑了起来。
这人倒不算蠢!
可惜……
拿了他的钱,帮他做了事情。
现在,他得了这出汗症。
算是付出了代价。
那么……
这人呢?
他又将为那七百万横财,付出怎样的代价?
窥伺大能……
岂能无咎?!
想到这里,汤安的怒意就散了大半。
他呵呵笑着,没有回答,从这人身旁走过去。
秦明见着,哪里还不懂情况的危急程度?
他大叫起来:“我还给你啊!朋友,我还给你好不好嘛!”
他不想死……
他还没成家,还要传宗接代!
于是,秦明追了上去,拉住了汤安的袖子,哀求起来:“我还给你好不好!”
但……
他看到的只有一双冷漠无情的眸子。
“我也帮不了你!”
是的!
即使他想帮,也帮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