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超腦太監 蕭舒-第1062章 退卻(二更)熱推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唉……,那就抹去吧。”袁紫烟叹一口气。
叶秋道:“他们杀人能做到秘而不宣,神不知鬼不觉,所以肆无忌惮,会继续杀下去。”
冷露道:“如果不灭了他们,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死去,甚至天外天高手。”
袁紫烟看向独孤弦:“弦儿,你觉得呢?”
“他们为何要如何?”独孤弦皱眉:“到底是为了什么,总不能为杀人而杀人吧?”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超腦太監 起點-第1062章 退卻(二更)讀書
“是想长生不老呗。”袁紫烟哼一声:“不想着好好修炼,提升修为而延长寿元,却想这些歪头邪道,要靠着毒药来延寿,简直就是缘木求鱼!”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超腦太監 愛下-第1062章 退卻(二更)展示
“你们知道什么!”闷声闷气的话从倒卧的温乘龙嘴里发出。
独孤弦看向他。
温乘龙即使脸朝地,听到他们这么说,仍忍不住反驳,冷笑道:“丹药原本便是长生之道,上古时期便是一大分支,后来因为太艰难,人们便放弃了,我常青谷正是继承了这一长生之脉!”
“你们不是丹药,而是毒药!”
“灵药与毒药原本便是一线之隔,便如爱与恨一样。”温乘龙冷冷道:“不懂这个,还妄谈什么正道邪道,可笑之极!”
“哟,你胆子倒不小哇。”袁紫烟哼道:“就不怕我下狠手?”
她摇头:“也不折磨你,直接宰了你,想必你也是为了长生而苦心修炼,费尽心思吧?结果却要殒落于此,是不是很不甘心?”
“要杀便杀,何须废话!”
“你真不怕死?”
袁紫烟没上前,只遥按一掌,轻柔而随意。
顿时“砰”一声闷响,温乘龙弹一下,好像重重摔到地上反弹一般。
“哇。”温乘龙又吐一口血。
袁紫烟道:“嘴硬是没用的,我最不怕嘴硬的。”
“我们常青谷追求的道与你们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多说无益,要杀便杀罢。”
“哟,还觉得你们杀人是对的?”
“有生便有死,弱肉强食,这是天地之法则,有何不对?”
“袁姐姐,他们经过长久的熏陶与自我纯化,信念是坚不可摧的,没必要多说。”
“也是。”袁紫烟叹口气:“撼山易,撼人心难呐,赵妹妹,见笑了。”
赵茹摇头:“我是头一次听说这常青谷,没想到还有如此可怕的宗门,这世间也太危险。”
自己先前没遇到常青谷高手,这是幸运,否则,恐怕没机会见到独孤弦了。
她想到这里看一眼独孤弦。
独孤弦也看向她,露出温柔笑容。
确实要感谢苍天,她没在遇到自己之前遇到常青谷的高手。
想到这里,他杀意更浓:“袁姑姑,叶姑姑冷姑姑,这常青谷确实该除掉。”
“嗯,那我们便去吧。”袁紫烟一抬手。
温乘龙顿时缓缓升起。
好像有四个人架起他来,四肢大张,凌空而立,直挺挺一动不能动。
双眼平静的看着众人,丝毫没有怨毒之色,好像一位冷眼旁观之人,受制且受辱的不是自己。
“有趣。”袁紫烟看他如此,冲叶秋笑道:“这是什么心法,能如此治心?”
叶秋道:“天神观法。”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 蕭舒-第1062章 退卻(二更)相伴
“所谓天神观法,”冷露徐徐说道:“视自己为天神,神为天神,身躯却未能超脱,肉身凡胎犹在世间浮沉,受磨砺受挫磨也是难免,不须荧挂于心。”
“唔……”袁紫烟若有所思:“其实就是自欺之法?”
“这天神观法有一套细密的心法步骤,一步一步扎实提升,从而稳固不退境,化虚为实,真实不虚。”
“这么说,这套心法还挺玄妙?”
“这心法蕴着玄奥之理,值得深研。”
“那就呈给老爷看看,看对他有没有益处。”
“正是。”冷露叶秋点头。
赵茹看她们谈笑自若,对常青谷毫无忌惮,先前狂傲的温乘龙只能任由她们摆布,对南王府的实力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她知道南王府强大,可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并没有清晰的认知,就像所有人都知道大海宽广,但没去过海上的人很难体会大海到底有多宽广。
“走吧。”袁紫烟道。
温乘龙飘在前头引路,凌空三尺飘掠如有人托着,情形颇为诡异。
叶秋冷露与袁紫烟并肩。
独孤弦与赵茹则走在最后头,距离数丈远,以便于低声说悄悄话。
走出山谷之后,独孤弦便道:“袁姑姑,你们去吧,我跟赵姑娘便不去了。”
“弦儿,你难道不想见识一下常青谷的模样?”袁紫烟笑眯眯的道:“你不是最好奇的嘛。”
她清亮眼波看向赵茹,笑容古怪。
陷入情网的人就是不一样,是怕赵茹看到杀人不舒服,真是个温柔体贴好郎君呐!
赵茹被她看得不好意思,忙道:“我也想见识一下常青谷到底是何模样。”
独孤弦道:“没什么可见识的,再神乎其神的地方,其实也很寻常的,就一座山谷罢了。”
冷露道:“常青谷可不是一座山谷,而是一座山脉,共有三座山谷,狡兔三窟!”
“便是三十座山谷也没什么可看的。”独孤弦摇头:“赵姑娘,我们还是去别处转转。”
“……好罢。”赵茹看他神色坚定,想了一下,最终决定还是顺从他。
“用心良苦,行吧。”袁紫烟笑道:“你们现在正是好时候,好好珍惜吧,走啦。”
她摆摆玉手,加快速度,眨眼功夫消失在远处。
“为何不去看看?”赵茹不解。
独孤弦道:“常青谷很危险,没必要拖累她们。”
赵茹顿时白他一眼:“真的?”
“我去了只会让袁姑姑她们分心,不能放开手脚也不能专注行事。”
“也对。”赵茹笑道:“不过我知道,是不想我看到她们的厉害吧?”
“……瞒不过你,你看到袁姑姑她们杀人,再跟她们相处就会不自在。”
袁姑姑徐姑姑她们美貌绝伦,让人心荡神摇,说话时也是巧笑倩兮,温柔可亲。
但他是见过袁紫烟徐智艺她们杀人的,当真杀人如麻,如切瓜割草,如罗刹如鬼神。
刚开始时,看过她们杀人之后,再看她们的笑容,他不但不觉美,反而后背发凉。
他也是慢慢习惯,渐渐接受。
赵茹原本就对南王府有敬畏有顾忌,如果再见到几位姑姑杀人如麻的样子,即使没被吓到,也会受到震动,相处起来也会尴尬。
这正是他极力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