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天地當鋪-第863章 財帛無用,我意已決看書

我有一座天地當鋪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天地當鋪我有一座天地当铺
而张凡对此,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
这件事闹得越大,他收获的信念力量也就越多,所以他完全放任事件发展。
况且,他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毕竟之前他可是上交了五件文物,每一件都是国宝级别的!
这在近十年以来是十分罕见的事情!
如果这都不能吸引这些人的注意,那这些人恐怕多半都是居于神仙才能住在云层上,不食人间烟火了。
同样,这些大佬们为了争夺这千窟山的佛头,显然会各施手段。
但真正的决定权,却掌握在他的手里。
如果她不愿意的话,这俩人哪怕打破了头,也没有任何用处。
直播间的观众们也同样发现了!
“张凡先生这是在坐山观虎斗啊?只要张凡先生不松口这些人哪怕争的面红耳赤,奇招损招层出不穷,也没什么用处。”
“就是,这些家伙可都是身份十分厉害的人物,但目前看起来,脸皮也足够厚啊。”
“上次林院士,为了观台定秦剑的事情,就曾经展示过自己霸道的一面,估计这次比上次的戏还要好看。”
“两位博物馆工作人员,为了这没有真假确定的佛头,竟然现在就争辩起来了!难道说这个天窟山佛头是真的?这么说起来,这是件国宝!”
“张凡先生,你再一次让我们体会来到人间,真的只是游玩一下而已”
看着弹幕上飘过各种各样的言论,张凡平和的笑了笑。
这时候,那位刘姓的年轻人,直言说道!
“院长先生,尽管您的职位要比我高,我也不可能和您争的过,但你要知道,这颗佛头是属于张凡先生的!究竟张凡先生捐献给谁,不是咱们能决定的。
所以,我愿意出三个亿的现金,以及一辆专车,一辆别墅的代价,来让张凡先生提升对于我们博物馆的好感!
同时,也希望张凡先生能考虑,将这颗千窟山佛头,交给我们博物馆的工作人员。”
这话一出口,周围人一片哗然!
这颗千窟山佛头,光上交之后得到的收益,就能够达到将近三亿一千万了!
按照博物馆的行事准则,估计这别墅应该是内部建的,用来对于有功之士的封赏!
所以向外售卖的价格应该不高,但想要买得到恐怕就不可能了。
所以,价格应该不会超过一千万!
至于专车,最高规格也应该超不过一百万!
这样说起来,那现金奖励反而是更加吸引人了!
而院长听到了这位刘姓年轻人的话,顿时脸色一变:“我说刘先生,你怎么能把张凡先生看成那么俗的人了?张凡先生可不是看重金钱的人。
要知道我们帝都博物馆的考察研究等等项目,都会倾注全部精力,不计代价的追溯背景!
张凡先生如果能将这颗佛头交给我们,我们完全可以扫描佛头的轮廓线条,从而复刻出更多千窟山佛头的样子!
这才会让整个千窟山大放异彩,弥补所有人的遗憾!
所以张凡先生,您的选择十分重要,还请您决定一下。”
这位来自南都博物馆的办事人员,以及院长两人,各自拿出了自己的手段。
可以说是各有各的道理!
而且一方是钱财诱惑,一方是责任!
可以说对于任何人来讲,选择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张凡则是微微点头!
十分温和的微笑着,并没有直接开口。
这使得院长内心如同猫抓一样,十分的难受。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如果这颗千窟山佛头能够留在帝都博物馆,很有可能会让他在上层人物眼中,提升一大截的价值。
更是会让他的政绩,填上浓重的一笔!
再加上,这一颗千窟山佛头,会汇聚大批的书法,古画,雕刻艺术家,汇聚在京都附近来考察。
光是这种号召力,那就不是寻常的宝物能相提并论!
因此,这种事情一旦确定下来,他就将会成为上风大人物眼中的功劳之臣!
到时候,想要保住几年之后竞选博物馆选票,岂不是轻而易举?
所以,他也下了重注!
“张凡先生,如果你愿意留在帝都,我可以让你立刻进入博物馆,只要您适应了周围的环境,我可以让您获得院长提名!
也就是说,您如果打算留在帝都,很可能在未来几年之后,我现在的位置就是你的。”
好家伙!
不愧是对于文玩这个行业的真爱,院长都拿出自己的职位来诱惑张凡了!
他似乎没想过,自己退下去之后张凡上位,他又该去干什么!
这也能看出,这位院长的魄力,堪称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火熱都市言情 我有一座天地當鋪-第863章 財帛無用,我意已決讀書
然而,一旁的工作人员刘姓青年,则是脸色一黑,直接不顾及职位差距了。
“院长,你这可是当着我的面抢人啊?张凡先生祖籍就在南都,土生土长的南都人!您怎么能让张凡先生背井离乡呢?
即便是为了争这颗佛头,你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啊!”
院长则是瞟了他一眼:“年轻人,你懂什么?南都虽然好,我们帝都就差了?张凡先生看来很适应这里的气候,有什么不行的!
况且男子汉志在四方,如今的交通又这么发达,想去哪里不就是耽误片刻的功夫,你少来这一套来蛊惑张凡先生!”
院长这一番话可谓是将众人都逗笑了!
这话听起来直接是偷换了概念!
明明,这位刘姓年轻人说的是故乡,院长则是直接联系到了气候,还拿出交通发达这样的铁证,来稳定自己的论点。
这完全就是欺负年轻人阅历不足,口才还没有向老家伙那样天衣无缝啊!
看到刘姓青年都傻了这样子,欲哭无泪的盯着自己,张凡十分感觉喜感,挥了挥手说。
“你们不要争了,我有我的打算!
这件文物我是打算捐献给南都博物馆,不用再争了”
“张凡先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着急!我们也愿意出钱购买,你开个价,咱们先聊一聊价格怎么样?”书法协会的会长,突然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