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2gj好看的都市小說 天唐錦繡 愛下-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言辭交鋒分享-s5yjs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长孙温倒也光棍儿,正如马周所言,今日之事目击者太多,根本不可能信口胡诌,否则人家稍作排查即刻一清二楚,撒谎完全没意义。
再者说来,他今日之举措实则另有目的,事情越大,越是闹得不可收拾,效果就越好,故而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极力推卸。
当即颔首道:“今日之错在我,尽皆认罪,听候处罚。只不过掳掠武娘子实乃误会,吾只是想请武娘子去府上给越国公书信一封,恳求越国公网开一面宽恕家兄,但由此引起武娘子误会,受了惊扰,吾在此致歉。”
对于自己的一干罪行,供认不讳。
堂上一瞬间有些安静……
如梦繁华,悄然若逝
马周身为京兆尹,大案要案审过不少,即便是偷鸡摸狗的小案子也审过,却从未遇到这般配合审讯的嫌犯。
这位长孙家的五郎难道不知一旦认下这些罪行,即将面临京兆府的严惩?还是他有恃无恐,根本不在乎,认为京兆府根本拿长孙家没办法?
马周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捉摸不透,因为这很是违背人性,谁犯了错不都得狡辩推卸一番,待到罪证确凿之时才会认罪?然而待看见长孙温一脸无所谓,甚至有些得意的时候,心底忽然一动,觉得自己可能摸准了长孙温的心思。
旋即忍不住叹息一声,都说财帛动人心,这权势富贵更是一杯要命的毒药,即便是手足兄弟,亦难免反目成仇,欲置对方于死地。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看了李治一眼。
何其相似啊……
李治虽然缺乏历练,在官场之上面对那些官油子的时候屡屡吃瘪,屡屡吃瘪,但是于权谋之术却是天赋极佳,只是略微想了想,便明白长孙温并非是昏了头愚蠢至此,而是别有所图。
至于到底图谋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心里还在琢磨着长孙家内部之斗争到底将会谁得利、谁损失,忽然见到马周瞥了自己一眼,立马明白了马周这一眼所蕴含的意思。
李治:“……”
娘咧!
wokao co
马宾王你那是什么眼神?本王虽然争储,也是跟自己的兄长抢东西,但是咱一向光明磊落绝无半分这等龌蹉之手段好吧?
此等事,本王不屑为之!
偏又不能明言解释,心中郁闷至极。
武媚娘明媚的眼眸眨了眨,显然也看透了长孙温的图谋,眼眸转而看向李治,问道:“只是不知殿下为何那般凑巧的出现在码头,且距离事发之地仅有数步之遥?”
马周坐在书案之后,视如不见。
按理来说,公堂审案,他这个主审官才有发问之资格,岂容的一个当事人发问?
不过他见到李治并无反对之意,干脆装聋作哑,一声不吭……
李治抿了一下嘴唇,心想这问题当真要命,总不能直言自己就是前往码头,意欲欣赏武娘子你的美色吧?
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而且堂堂亲王觊觎臣子之妾室,这已经不是是否丢脸的问题了,简直昏聩无道,这等人岂能让他当太子、做皇帝?
可若是不直言,又没法解释清楚自己为何那般凑巧的出现在的码头,很容易就被认为是长孙温一伙……
网游之天罚修罗 绪文
他这边沉吟未语,高阳公主秀眸微微眯起,盯着李治,缓缓问道:“这长孙温之禽兽行径,该不会是晋王殿下指使吧?”
李治忙道:“断无此事,本王当真只是凑巧路过……”
魔道 小說
高阳公主冷哼一声,丝毫不给这个父皇最为疼爱的嫡子面子,撇撇嘴,词锋如刀:“是啊,当真凑巧得很,凑巧遇上这等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女子之事,若非码头上的脚夫苦力们念着房家的恩情厚待挺身而出,殿下怕是还能上演一处英雄救美的戏码……啧啧,这得是何等天赐良缘,方能这般凑巧?”
武媚娘垂下头去,心想高阳公主平素懒懒散散任事儿不管,却原来这心思也剔透着呢……
长孙家固然可恨,可是事已至此,纵然长孙无忌此刻回京,亦是回天乏术,长孙家必定要推出一人来承担所有之罪责,给朝廷、给房俊、给天下人一个交待。
长孙家儿子多,死一个两个并无大碍,但是由此给长孙家的声望带来的打击却足以致命——因为那坐实了长孙家通敌叛国之罪名,一个于国不忠之门阀,说一句声名狼藉绝不为过,三五十年之内怕是无法逆转。
与长孙家相比,晋王才是隐藏着的最大危险。
吾道何求
一旦晋王成功夺嫡,就意味着身为太子死忠的房家最好的结果便是投闲置散,若是李治的心胸稍微狭窄那么一丝半点,房俊绝对难得善终。
将李治彻底打下去,那才是眼下头等大事,即便赔上自己的清誉,往后将会遭受天下口舌讥讽,却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李治正想着矢口否认,话未出口,却忽然明白了高阳公主此言之用意,登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话恐怕不是自己否认就能否认得掉的,几乎可以相见,等到自己离开这京兆府大堂之后,立即便会有“堂堂亲王觊觎臣子妾室之美色,前往密会”这等流言蜚语传出……
是真是假根本不重要,人们最是感兴趣这等绯闻,必将大肆传播。
积毁销骨,众口铄金,等到传扬开来,怕是任谁都会相信这就是事实,虽然这的确是事实。
到那个时候,他这位晋王殿下的风评将会一落千丈,之前积攒的好口碑亦会毁于一旦,将会有无数人反对他登上储位——除去商纣隋炀那等昏聩之主,天下何曾有过觊觎臣子妻妾美色之帝王?
这等德行有愧之人,如何坐得了这大唐帝国之皇帝?
酒是新愁 书香冷玉
太狠了……
李治坐直身子,目光炯炯的与高阳公主对视,缓缓道:“本王身为父皇之子,至此父皇远征辽东之际,自然身负护卫社稷、监督吏治之责。最近长安不靖,太子各个束手无策,本王便微服私访,走访民间可有冤狱待昭,故而出城巡视,却恰巧碰上这一桩事情……高阳姐姐若是无事生非,非得诬陷本王与长孙温同流合污,那咱们少不得去宗正寺走一遭,请宗正卿秉公直断,辩明是非。”
“呵,”
高阳公主脸上的严肃瞬间软化,秀眉的脸庞满是笑容,嗔怪道:“雉奴何必这般恼火?姐姐也不过是觉得太过凑巧而已,你说不是那就不是咯,还说什么无事生非栽赃诬陷的,真是小气。”
坐在她身边的武媚娘一直垂着头,这会儿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手掌,无言的表达赞赏:干得漂亮……
李治:“……”
欲恋总裁销魂妻
他都无语了,先前你还咄咄逼人的意欲将一个“觊觎臣子妻妾美色”之罪名按在我的头上,结果一转眼就矢口否认,嬉笑怒骂转变得居然这般自然流畅,还要不要点脸了?
可他也确实无法,一个女子受了极大委屈之下说了一些出格的话语甚至做出一些出格的事,谁又能上纲上线的揪住不放?
他摇摇头,再不说话。
说多错多,以往只是以为高阳性格嚣张、胡搅蛮缠,却头一回感受到这种凌厉杀伐之气质,让他心中有些忌惮,万一说错话被揪住,再被其胡搅蛮缠一番,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马周冷眼旁观,见到素来以娇蛮示人的高阳公主差点给晋王挖了个坑推进去,心中暗暗佩服,这房家上上下下全都不一般,不说房玄龄父子智谋百出、能力卓越,即便是这些个妻妾那也都不是好惹的。
见到双方的交锋暂时告一段落,马周遗憾于晋王反应太快未能入彀,否则太子的储位将会再稳三分,敲了敲惊堂木,对长孙温道:“既然已经认罪伏法,可还有何话说?”
长孙温很是光棍儿,摇头道:“只望京兆尹秉公直断,在下任凭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