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正派 愛下-第八百六十七章 至強者的隕落(求訂閱求月票)看書

我真的是正派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正派我真的是正派
试一下!
戮神刀内心已是做出了决定。
他很清楚。
自己能够走到今时今日的地步,是因为跟随在秦书剑的身边,得到了这位转世道果的福泽。
若非如此。
不要说七劫祖兵,就算是第五次劫难能否渡过,都是一个问题。
直白点说,秦书剑就是传闻当中的大气运之人。
不。
应该是比大气运之人,都要来得强横。
能够跟随在对方身边,就能得到以往不敢想象的机缘,尽管机缘到来的同时,也伴随着一定的风险。
但是——
戮神刀仍然是想要赌一把。
以往没有突破到七劫祖兵,他没有想那么多,但现在既然已经突破了,那么日后有机会企及八劫、九劫,也是不想放弃。
实际上。
能够成为祖兵的,向来都没有贪生怕死之辈。
因为祖兵是一族信仰的结合,是庇护一族的无上至宝。
如果连这等至宝,都会贪生怕死的话,又有什么资格庇护一族。
因此。
戮神刀的心中,也没有什么惊惧。
他没有渡劫的原因,只是因为没有把握,十死无生的事情贸然去做,没有什么意义。
陨落在天劫当中。
倒不如等待魔渊到来,杀几个邪魔以后,再陨落于天劫之下。
那样一来。
也算是死得其所。
可是现在,戮神刀不这么想了。
他能够突破到七劫祖兵,那就证明日后有机会突破八劫、九劫。
突破的层面越高。
能够对人族发挥的作用就是越大。
同样的。
跟随在秦书剑这样的强者身边,有对方的福泽庇护,自身可以渡劫的成功率,至少要提高许多。
虽然福泽一说,没有什么确切的证实。
但没有证实,却不代表不存在。
把自己渡劫的成功率,比作是一成的话,那么跟在秦书剑身边,成功率至少也能提升到二三成。
如何抉择。
戮神刀自然是是明白的。
得到他的答案,秦书剑也是满意的点了下头:“好,你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剩下的一块兽皇残躯,你也将其中力量汲取了吧。
八劫祖兵的突破,需要的能量比七劫祖兵的时候,要大上许多。
半步道果的残躯蕴含能量不低,少说也能抵几个上三重真仙。”
一尊半步道果的强者,肉身中蕴含的能量,堪称浩瀚无穷。
也就是兽皇前面被周天星斗大阵,消磨了许多力量,所以才削弱了不少。
纵然如此。
兽皇残躯的能量,也比上三重真仙强大的多。
就那样的一块残躯,其中蕴含的能量,就不弱于一尊完整的九重仙。
换算成七八重现的话,至少可以媲美几个。
七劫到八劫的过渡,自然不是一尊九重仙的能量,就能够填补的。
但只要汲取了其中的能量,后面渡劫的需要,就会少上一些。
闻言。
戮神刀也没有拒绝,直接向着剩下的那一块兽皇残躯飞去。
此时兽皇残躯,正在被周天星辰图镇压。
在祖兵开始汲取残躯力量的时候,秦书剑就把阵图给收了起来。
七劫祖兵。
已经是堪比九重仙的存在。
没有了周天星辰图的镇压,兽皇残躯本打算趁此机会衍生,但又立刻被戮神刀给镇压了下来。
澎湃的力量。
一点点的被抽取出来。
兽皇残躯剧烈颤动,有不甘的怒吼从中传出,使得虚空崩裂。
但是任凭其如何爆发威能,都始终没有办法摆脱眼下的绝境。
随着力量的流逝。
兽皇残躯身上的气息,也是逐步衰落下来。
三天过去。
残躯上最后一缕力量,已经被戮神刀汲取干净。
等到力量被汲取干净以后,兽皇残躯上的意念,也终于完全消逝。
这一缕意念消逝。
就代表着兽皇的彻底陨落。
刹那间。
域外虚空发出悲鸣,枯寂没有任何颜色的虚空中,忽然就有血雨瓢泊下来,似乎为了兽皇的消逝而哀悼。
“半步道果陨落,已经是能够触发寰宇异象了!”
秦书剑看着飘落的血雨,神色保持平静。
对于寰宇来说,就算是九重仙的强者陨落,都不会有任何触动。
可半步道果不同。
这种层面的存在,在任何一个纪元,都是顶尖的强者,每一个纪元能够诞生的道果稀少,半步道果同样也是数量不多。
所以到了这个级别以后,一旦意外陨落,就算是寰宇也会为其哀悼。
血雨的飘洒。
在秦书剑眼中看来,既是对兽皇的哀悼,也是对他的警醒。
强如这等级别的存在,也会被人斩杀,也会因此而陨落。
自身现在的实力,还不到不死不灭的地步。
这一点。
秦书剑心中清楚的很。
他不是真的从底层爬起来的人物,乃是拥有转世道果的身份,自然是明白没有什么永恒不灭。
所以。
秦书剑对于自身,也是有强大的要求。
“九重仙是一个开始,半步道果乃至于道果,也同样是一个开始,没有办法打破前世的樊笼,那么就永远摆脱不了陨落的命运。
想要长生久视,就得做出突破——”
——
域外虚空中,血雨瓢泊。
不单单是秦书剑眼前的虚空有血雨落下,而是整个域外虚空,都是有血雨瓢泊。
除却域外虚空以外。
就连大千世界中,都是有血雨落下。
整个寰宇。
此时都是陷入了哀鸣当中。
“血雨!”
死亡海域深处,阳从沉睡中清醒过来,看着天穹落下的血雨,就连海域的规则都没有办法阻拦。
一种哀伤的情绪,自他心头涌起。
“有至强者陨落了!”
阳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眼神中的淡漠已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多了一分惆怅。
他作为天地规则的化身,其实也是跟寰宇规则相通。
现在寰宇都为之哀悼,阳也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实话。
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个层面的存在陨落。
上一次陨落的至强者,还是百万年前的天帝秦苍,那时候亦是血雨瓢泊,规则悲鸣,众生哀悼。
只是时间久远。
阳一直都处于沉睡当中,对于这些事情,也忘却的差不多了。
直到再出现这一幕。
他才将尘封的记忆,重新解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