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從斗羅開始的浪人 ptt-第四百六十四章:一路向北熱推

從斗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斗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怎么会?
曾易瞪大了眼眸,脸上一副不可置信之色。
眼前这个充斥着疯狂,暴戾,嗜血之意,宛如恶魔一样的人,竟然是自己?
“到底发生了什么?”
望着眼前这另一个自己,曾易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些陌生的记忆。
记忆里,自己就是眼前这副宛如地狱恶魔般的形象,疯狂,暴戾,只知道杀戮,破坏,就像是一只失去理智的野兽,不仅如此,还有着强大得可怕的力量!
那些记忆片段里,即使是八个魂环的魂斗罗高手,也轻易被疯狂的自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被虐杀。
即使是代表着魂师最高境界的封号斗罗,也是被自己给斩杀,殒命于自己手中。
当初,那强大得令自己无法反抗的封号斗罗,代表着魂师界最高战力的封号斗罗,被自己斩杀了?
自己不断变强的理由,变强的最终目标,不就是这样的吗?
如果自己要是有封号斗罗的实力,如果自己要是有着能够威胁到封号斗罗生命的实力,那这个天下,不是任自己行走?
怎么会被别人给左右命运?
可是,如今有了这种实力,但却感到是多么的空虚。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力量啊!
而且,得到这股力量的代价,就连自己都变得不是自己了。
在那血色的记忆中,曾易不仅仅看到自己杀了那几个邪魂师,更是遇见了五年没有碰过面的朱竹清和宁荣荣。
自己重伤了朱竹清,甚至连宁荣荣都想要杀掉。
“怎么会?”
曾易痛苦的呐喊,双手紧抱着快要胀痛的脑袋,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那一刻,暴戾,嗜血,疯狂,绝望,憎恶,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精神都快要崩溃。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该死的家伙,为什么出现不顺便帮我解决一下问题啊!狗系统你tm是来看戏的吗!
快要崩溃的前一刻,曾易不由想起了那个无良系统,心中怒骂。
他将变得不在是原本的自己,会被黑暗所吞没,成为一个无情的杀戮机器。
……
恐怖的剑气风暴散去,一切都烟消云散,只留下了一片狼藉,破败不堪的场地。
这时,风停了,雪也不下了,空间中弥漫着的,只有无尽的悲伤和痛苦。
宁荣荣跪坐在地面上,双手抱着昏迷的朱竹清,神情呆滞,朦胧的泪眼傻傻的望着前方,那宛如天堑般的裂痕。像是峡谷一般,向着前方延伸,一直到尽头。
她就一直跪坐在原地,抱着朱竹清,眸光痴傻的望着前方,久久没有动弹。
她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知过了多久。
良久,宁荣荣怀中昏迷的朱竹清动了一下。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倒在宁荣荣的怀里,还有那虚弱的身体,腹部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感,让她面颊都因为疼痛而有些扭曲。
对了,曾易!
想要这个,朱竹清的痛感都像是被麻痹了,挣扎着从宁荣荣的怀中,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
“他呢?”
宁荣荣并没有回应,只是神情呆滞的瘫坐在原地,流干了眼泪。
朱竹清见她这样,心中感到了不妙。
曾易出事了!
不然,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她们两人就要被曾易给杀死,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到底发生了什么?”朱竹清忍受着身体的不适,双手紧紧的抓住宁荣荣肩膀,焦急的询问。
宁荣荣很是呆滞的抬起了眼,空洞无神的眼眸望着朱竹清这张苍白的脸,顿时,泪痕又变得湿润起来,晶莹的泪珠止不住的溢出。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宁荣荣突然情绪失控,伸手紧紧抱住朱竹清,泪水浸湿了她的衣裳,嘴里不断的在重复着这一句话。
见宁荣荣这反应,朱竹清懵了,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曾易他……
“怎么可能!”
她不能接受这个结局,他这么强,就连封号斗罗都能杀死,怎么会有人能够杀得死他?
在场的只有自己,宁荣荣,曾易三人。
除了昏迷的自己,难道荣荣有这个能力杀掉曾易?
别开玩笑了!
朱竹清挣脱了宁荣荣的拥抱,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哭成泪人的她,不断的摇着头,不敢相信。
她转过身,站在这道看起来极为恐怖的裂痕边上,大地上这道宛如峡谷般的裂痕,其中散发着恐怖的剑意,锋锐之意让人心身发寒。
从这就可以看出,之前的这道攻击,是多么的恐怖。
这一道恐怖的剑气,足以将一座城池分成两半!
朱竹清抬起了目光,远视着这道裂痕的尽头。
她一咬牙,强忍着强烈的虚弱感,迈动了步伐,向着这裂痕的尽头冲去。
宁荣荣也站了起来,跟着跑了过去。
很快,两人就一起来到了这边。
她们只见,那破碎的大地上,一个躺倒在血泊之上的人影。
那是曾易。
“曾易!!!”
朱竹清焦急的喊着他的名字,很快就闪到了他的身边,把他抱起。
看着曾易这副凄惨的模样,她心中止不住的心痛,悲伤露出。
这副破败不堪的躯体,她几乎感觉不到一丝的气息,仿佛生机都要磨灭了。
“荣荣,快救救他……”朱竹清抬起眸光看向一旁的宁荣荣,几乎是绝望的哀求着。
她不是一个辅助魂师,没有办法救心爱的人,但是宁荣荣作为辅助魂师,一定会有办法的!
作为朋友的朱竹清,这副急切的状态下,似乎都忘了,宁荣荣并没有治疗的魂技。
“救救他,求你了……”
面对朱竹清的哀求,宁荣荣没有回应,只是失去了色彩的眸光,无神的望着这般凄惨模样的曾易。
这一切,都是自己选择的。
自己要怎么救?即使拿出恢复秘药,也难以恢复曾易现在的伤势。
即使救活了他,又能怎样?然后在被他杀死自己和竹清吗?
宁荣荣失神的一步一步走来,最后跪在了曾易的身边,低下了脑袋。
“抱歉……我救不了他……”她无比绝望的说出了这句话。
“对不起……”
“怎么会……”听闻了宁荣荣的回答,朱竹清也眼中也露出了绝望。
她转过视线,放在曾易的身上,可是,却发现了不对劲。
她看见,曾易那裂开的皮肤,血肉模糊的伤害,正在不断的恢复,以着极快的自愈速度恢复。
那消逝的生机开始苏醒。
“曾易他还活着!”
朱竹清激动的喊了出来,就连宁荣荣也猛然抬头,看着昏迷的曾易。
欣喜在心中涌现,但是,她们却忘了,苏醒后的曾易,还是他自己吗?
骤然间,曾易睁开了双眼,那一双眼眸,染的却是血红的颜色。
“啊啊啊——”
那强横的魂力震出,没有防备的两女被这股力量掀起倒飞出去。
落地那一刻,抬眼看去,只见眼前闪烁着两点猩红之火。
是曾易!他还是疯魔的状态。
他狞笑着,带着嗜血之意,伸出了手爪,两只手,分别紧紧的抓住了两女那纤细娇嫩的玉颈。
“咳咳……”
这力道,这恐怖的的窒息感,让朱竹清和宁荣荣话都说不出口,仿佛自己的脖子下一刻就要断掉。
她们双手紧紧抓住曾易的手腕,眼中流着泪水,悲伤,怜悯的看着疯狂的他,即使要死,也没有一丝的惧意。
望着两女的眼睛,一时间,曾易的神情变得茫然。
我在干什么啊!
他记起了自己是谁,眼眸中闪过一抹清明,立刻松开了双手,然后向后退去。
“咳咳咳……”
窒息感消失,两女剧烈的咳嗽几声,然后疯狂的呼吸着空气。
她们站了起来,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欣喜之色。
曾易没有杀自己!这不就代表着他认出了自己,神识开始恢复过来?
“曾易!你怎么样了!”
两女看去,见曾易站在那边,双手痛苦的紧抓着脑袋,仰天痛苦的嘶喊着。
疯狂,暴戾,嗜血,各种负面情绪充裕着大脑,近乎令他崩溃!
那眼眸中,时而混沌,时而清明,他想要夺回自己的思维,不能沦为欲望支配的野兽。
“你们别过来!!!
给我滚!!!
滚得远远的!!!”
曾易见朱竹清和宁荣荣两女想要过来,立刻大吼道。
因为负面情绪的影响,就连他的脾气都变得暴躁起来。
恐怖的能量风暴掀起,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强悍的劲风,把她们都击退很远的距离。
曾易知道,自己清醒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这股邪恶所吞没。
那样的话,失去理智的自己,会杀掉朱竹清和宁荣荣两人的!不仅仅如此,只要是有生命在自己眼前活动,就会压抑不住嗜血的情绪,去破坏一切。
要是在人聚集的地方,在城市里,他无法想象,那是一场什么样的灾难!
到时候,即使自己清醒恢复过来,自己也回不到从前了。
在理智仅存的时间里,曾易涌起了魂力,冲天而起。
破败的大地上,只留下了朱竹清和宁荣荣两人,她们抬头望着天上那漆黑的魔风,向着北方的深处涌去,与自己,越来越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