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世獨尊 起點-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夢中悟道展示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祭坛上。
当优昙婆罗花退变回去后,它与白青雨的融合也随之被打断,神色显得格外惊讶。
“紫鸢剑圣!”
林云回头看了眼,立刻认出了来人,眼中顿时闪过抹诸多惊诧之色。
他怎么在这?
难道真和小冰凤曾经说的一样,紫鸢剑圣并没有死。
“紫鸢,本帝真身被你关在什么地方了,把本帝真身还给我!”
与林云疑惑惊诧不同,小冰凤怒不可遏,冲过去就朝着紫鸢剑圣出手了。
紫鸢剑圣面无表情,单手抵挡着小冰凤的攻势,四五招之后就将她轻飘飘推走。
而后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道:“看来这小家伙对你不错,竟然帮你重塑了肉身。”
“哼!”
小冰凤没有领情,怒道:“你少说废话,本帝真身在哪,当年你到底为何封禁我十万年!”
紫鸢剑圣正色道:“当年是你让主动让我封禁的。”
“什么?”
小冰凤睁大眼睛,道:“不可能,本帝疯了,才让你封禁十万年。”
“看来你真的忘了许多事。”紫鸢剑圣面露古怪之色,道:“这样也好。”
小冰凤闻言微怔,脸色变幻不定。
“你真身在哪,你仔细想想就能知道,没必要问我。”紫鸢剑圣继续道:“你若是想,我现在可以帮你解除封禁。”
严格来讲,小冰凤的封禁还在,她相当于是紫鸢剑匣的器灵。
其境界修为,都受限于剑匣主人林云。
林云也是愣住了,小冰凤要走吗?
小冰凤撇了撇嘴道:“我才不要呢,你这老头子坏的很,你以前肯定坑过我。”
林云闻言,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小友,我们又见面了。能走到这一步,看来你确实没有辜负我当初的期待。”
紫鸢剑圣看向林云笑道。
林云讪讪道:“我以为前辈已经死了。”
“你其实也可以理解,当初你见到的我确实已经死了。”紫鸢剑圣道。
林云若有所思,大概和小冰凤说的一样,当初所见只是一个分身。
眼前……恐怕也是一个分身,或者一缕残魂。
“我朋友没事了吧?”林云看了眼白青雨道。
“无碍,她也算得到了些机缘吧。”紫鸢剑圣道。
小冰凤道:“老头,这地方的神纹大阵是你布置的吗?”
“不是。”紫鸢剑圣道。
小冰凤哼了一下道:“我猜也是,你还没这么大本事。”
紫鸢剑圣笑了笑,没有反驳。
“告诉你也无妨,这是那位大人留下的。”紫鸢剑圣道:“我这一缕残魂,帮他照看一番。”
林云面色微怔,既然用那位大人称呼,肯定就是那位神祖大人了。
“果然是他!”
小冰凤道:“此阵何等费力,这阵法既不像封禁,也不像守护什么,图什么呀?”
紫鸢剑圣轻叹一声,道:“此阵为轮回往生阵,那位大人有愧于这些坟墓里的主人,想以此阵逆天改命,看能否为其中某些人,求得一线机缘。”
小冰凤露出震惊之色,颤抖道:“这不大可能吧,世间岂有两朵一模一样的花,即便真的爬出来了,那还会是原来之人吗?”
紫鸢剑圣摇了摇头,他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自己就掌握轮回之道,很明白起死回生有多难,何况从活一世。
“可总得做些什么,只要一人得到机缘,那位大人都会相当欣慰吧。”紫鸢剑圣沉吟道。
“对了,小家伙你来这做什么?”紫鸢剑圣道。
林云心中一动,立刻道:“我来碰碰运气,看能否掌握轮回之道。”
紫鸢剑圣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好高骛远要不得,即便是圣道之巅,也难以参悟轮回之道。何况……”
他说到之处,顿了顿,看向林云道:“你虽说是我传人,可也未必适合轮回。”
林云闻言,不由有些失落。
紫鸢剑圣见状,笑道:“我在紫鸢秘境留下过一道轮回印记,想来应该还在,你若是境界到了,可以试着参悟一番,但不用强求。我能看出来,你已经走出自己的道了,很微弱……但确实是属于自己的道。”
“轮回之剑可以做到的事,你的剑一样可以做到。”
林云稍显诧异,旋即心潮澎湃,这可是来自紫鸢剑圣的夸赞。
即便是他,也忍不住有些飘飘然。
小冰凤哼了一声道:“少在这忽悠,本帝不吃这一套,不愿教轮回,那就教其他的。我徒弟都得到了机缘,你休想三言两语就打发这小子!”
林云回过神来,不由的感激的看了眼小冰凤,这才是好兄弟。
紫鸢剑圣无奈一笑,看向小冰凤道:“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大没小,我仅仅只是一缕残魂,可没有多大能耐。”
“还请前辈赐教!”
林云被小冰凤点醒,当下也不在矜持。
残魂也好分身也罢,只要是前辈,那就是用来薅羊毛的。
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之前种种都表明,这紫鸢剑圣并不大愿意现身。
“好吧。”
紫鸢剑圣叹了口气道:“你的道还是太微弱了些,我以轮回助你悟道,能掌握多少,就看你造化了。”
“哼,这还差不多。”小冰凤道。
紫鸢剑圣笑道:“我这残魂本就坚持不了多久……”
“少卖惨,你就一缕残魂罢了,本体不是还活着吗?话说你本体到底跑哪去了,到底死没死?”小冰凤不客气的道。
“他能知道我的存在,我无法感知他。”紫鸢剑圣笑道:“我这一缕残魂,许多事未必有你知道的多。”
小冰凤愤愤道:“你这糟老头连自己都坑。”
紫鸢剑圣笑了笑,看向林云道:“先睡一觉吧,小家伙。”
话音落下,一阵困意袭来,林云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意识逐渐模糊,一点一点睡了过去。
梦中,他隐约听到一个声音。
“天地万物皆有轮回,阴阳互补、日月变化、四季交替……”
“前辈?”
林云睁开双眼,努力睁开双目,就见远处,一个模糊的老者正在演练剑法。
一边演练,一边吟诵经文。
林云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真正看清老者的容貌,但隐约能猜到这是紫鸢剑圣。
他所处的这片空间,也极为玄奥,介于真实和梦幻之间。
紫鸢剑圣的身影,时而恢弘浩荡,比天地还要宽广,时而消散开来,连声音都断断续续。
林云看的云遮雾绕,既无法看清动作,也很难明白对方在讲什么。
他不断观察,也不知道过去了一天,还是一年,总算隐约明白了一些。
紫鸢在用他的方式,讲述天地之间的大道,讲述大道起源。
有时间,有空间,也有轮回。
空间和时间,都是从无到有,而轮回则一直存在。
紫鸢剑圣演练的剑法,每个动作都充满玄机,每一剑似乎都有天地在诞生,给人博大精深,无边无际的感觉。
“这是轮回之剑,想要修炼轮回,就得掌握轮回印记,万事万物皆有刻度,轮回印记无处不在……”
紫鸢剑圣一边轻声自语,一边踩着玄妙的步伐,手中剑光不断绽放。
林云瞪大眼睛,也无法看明白,只能瞧出一些端倪。
这剑法恐怖到人毛骨悚然,甚至连天道规则都包含在了里面,林云感觉魂魄都要炸开了,可又什么都说不清。
难怪他当初笑了,轮回面前,我连个婴儿都不算。
说到底我还是太弱了!
既然如此,我还是先走自己的道,就以此为契机,将刹那初始之剑继续完善。
林云心念微动,手中多出一柄剑来。
他身体动了起来,不自觉的模仿紫鸢剑圣的步伐,而后一边施展刹那初始之剑。
他跟在紫鸢剑圣身后,也不知道练习了多少遍,不知不觉在这梦境中一月就过去了。
轮回之道的许多精髓,在无形中灌注到了刹那初始之剑,刹那初始之剑被不断完善。
与此同时,林云感觉自己的剑道造诣,也提升了许许多多。
不过这刹那初始之剑,却始终没有轮回之剑那种意境,林云总感觉差了些什么。
他一剑斩出去,可还是有迹可循,没有紫鸢剑圣那种玄之又玄的意境。
“奇怪,我咋感觉,这刹那初始之剑威力反而太弱了。”
林云停了下来,梦境中变得相当迷茫起来。
“这是你的梦,不是我的梦,你该尝试忘掉我了。忘记轮回,忘记时间,忘记空间……你只需要记住一个刹那就好。”就在此时,紫鸢剑圣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刹那之间。”
林云轻声自语,忽然,眼前大亮。
没错,轮回虽强,可终究是紫鸢剑圣留下的。我只需要记住一个刹那就好,但这一刹那可以发生许多,甚至天地轮回,都可以在一个刹那之间。
“我懂了,我的道就在刹那二字上,既如此……我无需想太多。刹那初始之剑,一刹那的辉煌,一刹那的光芒,一刹那的轮回,甚至一刹那的时间,都可以为剑。”
林云神色欣喜,他终于将原本模糊的刹那初始之剑,总结出了稍微完整的脉络。
有较为模糊的一剑,朝着一整套完整意境的剑法迈去。
“第一剑,就叫他刹那之光。”
“第二剑,就叫他刹那辉煌。”
“第三剑,刹那无痕?”
“不过这顺序,还可以再变变,在想想……”
林云眼中光芒愈发明亮,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剑道中,梦境中紫鸢的身影和声音还在,可林云根本就没有注意,不知不觉就忽略忘记了对方的存在。
……
外界。
林云躺在地上沉沉的睡着,他双眼紧闭,可表情却丰富无比。
一会欣喜若狂,一会眉头紧皱。
古树下,小冰凤和紫鸢剑圣并肩而立,她开口道:“本帝的确已经忘记了许多事,可有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即便再过十万年,我也会记得清清楚楚。”
“我记得我们都在等那一个人,那个人答应了我们,他会回来的。可他一直没有出现,昆仑都要没了,天道都要坍塌了,他还是没有出现。”
小冰凤说到此处,看向紫鸢剑圣道:“你是他的传人,你一定知道什么,即便只是一缕残魂,你知道的肯定比我多!”
紫鸢剑圣苦笑道:“我一缕残魂罢了,哪里知道这么多。”
“少来这套。”小冰凤没好气的道:“我又不是这小子当你是什么狗屁前辈,真以为我那么好忽悠?”
紫鸢剑圣道:“其实你知道答案的不是吗?只是不愿去想罢了。”
“我不知道。”小冰凤认真道。
紫鸢剑圣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但我也想得到,既然没来,要么被困住了,要么就是……”
小冰凤脸色微变,她身体微微颤抖,有些不敢想也不愿去想。
“要么就是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