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 起點-第474章 《陰陽師vs人工智能》(二合一章節)展示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看着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大腿挂件,林新一脸都有些黑了。
他挪了挪腿把人踢开。
这小子又哭哭啼啼地黏上来了:
“喂…我都说了。”林新一无奈叹气:“刚刚那只是我吓唬你的气话。”
“我可没有诅咒你啊!”
“这…”诸星秀树微微一愣,抬头畏畏缩缩地看了看自己爷爷。
诸星登志夫神色一凝,正色道:
“臭小子别闹了。”
“林管理官都已经说了:”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神神怪怪的东西。”
“他怎么可能诅咒你呢?!”
诸星副总监放大音量,正气凛然地定了坚持科学治警的调子。
然后转头便压低声音对林新一说道:
“新一啊…”
“这小子今天得罪了你,我回去肯定好好教训他。”
“你大人有大量,也没必要跟小孩子计较。”
林新一:“…….”
合着您还是在担心我诅咒您孙子啊?
靠…这下麻烦大了。
自己的确没给人下咒。
但万一诸星秀树真是个天生的短命鬼。
过几年、几个月、甚至几天不到,就因为什么意外而一命呜呼了。
那诸星家还不把这笔血账算到他的“诅咒”头上?
林新一虽然不害怕得罪领导。
但他也不想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多一个极难对付的仇人。
于是,林新一思前想后…
最终也只能想出那么一个解决办法:
“哎。”
林新一长长一叹,作世外高人状:
“我之前说你活不长…”
“这的确不是在给你下咒,只是在实话实说而已。”
“啊?!”诸星秀树吓得小脸发青:
合着自己天生就是个短命的?
没多久就要挂了?
这怎么行啊——
投胎是门技术活,自己不知道积了几辈子福分,这辈子才转世婆罗门的。
怎么能没享受几年就挂了呢?
小伙子心中一阵绝望。
连带着诸星副总监都有点心情复杂——他都在想着要不要抓紧时间,给诸星家培养新的家族继承人了。
这时只听林新一轻轻一叹:
“这样吧..”
“看在诸星副总监的面子上,今天的劫我给你顶了。”
“你以后要是再出什么问题,那可就跟我完全没关系了。”
这话就说得巧妙多了。
之前是没出事,林新一也捞不着好;
出了事,他就得背一个“给人下咒”的黑锅。
现在嘛…
没出事,是林大师庇护有功。
出了事,林大师也“尽力”了,根本怪不着他。
林新一原先在公共单位工作,那种反神棍的宣传小册子平时也没少看。
这时逆练《警示宣传手册》,用来忽悠这对中毒已深的糊涂爷孙,那简直是手到擒来。
“好、好!”
诸星登志夫对这个答案比较满意。
他没好气地拍了拍孙子的脑袋:
“还不谢谢林大…林管理官?!”
“谢谢林大师!”
诸星秀树微微诺诺地感激道谢。
心里却还有点紧张:
什么叫“以后再出问题,就跟他没关系了”?
这是说他以后还有可能遭灾吗?
诸星秀树还想再问。
但林大师却已然潇洒地拂袖而去。
只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好自为之吧!”
……………………….
林新一拿着诸星秀树赔的游戏胸章,回到了大家身边。
胸章只有一个,自己去玩也没意思。
更何况游戏里还没有奥特曼。
于是林新一一回来,就带着胸章来到自家小女朋友面前:
“小哀,给你。”
林新一心里清楚:
作为涉猎广泛的天才科学少女,灰原哀对所有领域的前沿科技都天然带有兴趣。
所以这玩家胸章与其自己留着,不如让给女朋友去长长见识。
但林新一没想到的是…
“林,你也拿到胸章了么?”
“看来我们可以一起去体验这个游戏了。”
灰原哀嘴角很克制地微微翘起。
同时又亮出自己手上的一枚玩家胸章。
“你也有?”
林新一有些讶异:
这胸章一共只有50个,在发布会开始前就已经分光了。
怎么现在灰原哀也拿到了。
“不光我拿到了。”
“大家都拿到了:”
灰原哀瞥了一边身边兴高采烈的同伴们:
毛利兰胸前戴着玩家胸章,是闺蜜园子让给他的。
柯南也拿到了胸章,是他作为游戏开发者之一的老爹,私下里偷偷给他留的。
就连步美、光彦和元太也拿到了胸章。
甚至灰原哀的胸章,也是她这三个小学同学帮忙弄来的。
而他们弄到胸章的方法是…
“用4张限量珍藏版假面超人黄金卡,跟其他小玩家换的?”
林新一有些错愕:
“这换得也太亏了吧?”
“是啊。”灰原哀有些好笑地附和起男友:
“我也没想到,真有人肯用胸章换这种小孩子玩的…”
她这话还没说完…
只听林新一痛心疾首地说道:
“怎么能拿这么贵重的假面超人黄金卡…”
“去换这种没用的东西呢?!”
灰原哀:“……”
……………………….
另一边。
发布会还在继续。
这发布会本来就是半个社交酒会。
达官贵人们借此相聚谈笑,觥筹交错之间,场面好不热闹。
而诸星秀树一直乖乖地守在爷爷身边,像个没脾气的乖宝宝。
经过先前那么一折腾,连忽悠带吓的,他可算是老实多了。
有客人过来就甜甜地打招呼,对比自己“种姓”低的人也不敢忘了礼貌。
看这唯唯诺诺、恭恭敬敬的模样,这小子俨然是从嚣张跋扈的反派富二代,变成了扮猪吃虎的隐世大少。
诸星登志夫对此非常满意。
他不再急着去教育自家孙子,也没多大心思去应酬社交。
只是默默地看着远处的林新一,神情复杂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这时,目暮警部悄悄进入会场,来到他身旁报告:
“诸星总监。”
“辛多拉董事长已经被秘密带回警视厅了。”
“好。”诸星登志夫点头表示了解。
而目暮警部并没就此离开。
他还有些纠结地站在那。
“还有事吗,目…嗯…”
双方位置实在差得太远。
诸星登志夫一时间竟然都没想起来,这个刚刚才跟自己合作过的部下叫啥。
“目暮,搜查一课的目暮十三。”
“哦,想起来了——”
“你就是之前搜查一课,那个一直跟‘工藤新一’一起上报纸的目暮警部对吧?”
目暮警部:“…..”
这是他们整个警视厅的黑历史。
您还不如不想起来呢。
“咳咳,总之…”
目暮警部有些尴尬地强行进入正题:
“诸星总监…”
“今天这行动报告,细节上该怎么写啊?”
辛多拉董事长不是凡人,他犯下的罪行肯定会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浪。
而这个案子中的种种细节,自然也会被法官、律师、新闻媒体、社会大众,拿着放大镜仔细审查,反复推敲。
那么就有一个问题…
人家辛多拉董事长都还没犯罪,警视厅就“未卜先知”地守在这了。
看着就像在不怀好意地设陷阱,蓄意构陷别人一样。
再加上设计诬陷别国企业家、非法扣留敌对公司高管,本来就是某些国家的传统艺能….
比如说前些年日米贸易战的时候:
FBI就曾经用钓鱼执法的手段,假扮IBM的员工,故意将IBM公司的27卷绝密设计资料中的10卷发给了日立公司的高级工程师。
鱼一上钩,FBI这边反手就把证据公之于众。
一套制裁、处罚加入驻监督的“法治”组合拳下来,整得曰本半导体行业到现在都半死不活。
现在辛多拉集团作为米国最先进科技企业的代表,在东京也遭遇“钓鱼执法”。
这事要是不解释清楚,估计外人还会以为是曰本的雄心壮志死灰复燃,想要发扬下克上的优良传统,再跟米国爸爸掰掰手腕呢。
小小东京警视厅,都敢模仿FBI了。
这还得了?
“嗯…这的确是个问题。”
“弄不好都可能会引起外交纷争啊。”
诸星登志夫十分认真地想了一想:
“这样吧,我们跟坚村先生好好沟通一下。”
“让他配合我们说明情况:”
“就说他提前请侦探查出了辛多拉对他的谋杀计划,所以才提前联系我们警视厅,对辛多拉董事长设下埋伏的。”
这理由编得有理有据:
因为坚村忠彬本来就请了侦探去调查辛多拉董事长。
请的还是大名鼎鼎的工藤优作。
工藤优作这些年一直活动在米国,在米国那边名声非常响亮。
有工藤优作的名号做招牌,东京警视厅这“未卜先知”的疑点,就算是能勉强解释得通了。
“好。我现在就去办。”
目暮警部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得到领导指示,转身就准备回警视厅主持收尾工作。
而诸星登志夫却是若有所思地叫住了他:
“等等,目暮。”
“诸星总监,还有什么吩咐吗?”
“嗯…”
诸星登志夫想了一想。
他纠结片刻,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地问道:
“目暮,你平时跟林管理官熟吗?”
“熟。”目暮警部可是老背景板了。
有柯南在的地方,哪次案子少得了他?
“那你对警视厅里,关于‘林管理官’的流言…”
“是怎么看的?”
副总监不亏是副总监,到底是没那么容易被忽悠的。
虽然亲眼见到“林大师人前显圣”,让他激动了好一会儿。
但事后冷静下来想想:
大师显圣的次数还是太少了,还不够证明其“能力”具有可重复性。
尤其是林新一那最后一句“今天的劫我给你顶了”。
这话仔细想想,完全就是那些神棍标配的话术。
消灾的效果只管一天。
只要今天没发生坏事,就是大师发功发得好。
这简直就是对大师而言几乎没有风险的不对等“对赌协议”嘛!
所以诸星登志夫想着想着,又不禁对林新一的“法力”怀疑起来。
此时他更是出言向目暮警部试探,想要从这些平时就熟悉林新一的警官口中,问出他们对“林大师”的看法。
而目暮警部的回答是:
“那些流言都是无稽之谈啦!”
“林先生破案都是靠着科学和推理,从来没用过什么奇奇怪怪的能力。”
目暮警部虽然很相信“厄运女神小兰”的传说。
甚至这传说就是从他这里传出来的。
但他却不相信林法医是林法师。
因为他跟林新一实在太熟悉了。
在一起办的那么多案子里,林新一哪次不是用科学知识开道,抽丝破茧地找出真相的。
耳濡目染之下,目暮警部的科学素养都高了不少。
说林新一是法师,他第一个不信。
“这样啊…”
诸星登志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林新一的老同事都这么说。
难道自己之前真的是误会了?
林新一真的像他自己解释得那样,是靠着所谓科学推理提前发现蹊跷的?
至于之后那句“今天的劫我给你顶了”,也只是林新一在不堪他们爷孙纠缠之下,随口扯下的谎话?
想到这,诸星副总监都有点脸红了。
因为迷信而去傻傻地巴结一个下属,这事可太丢人了。
而如果事实真是如此:
林法医神乎其技,甚至能把科学用得堪比魔法,那肯定是要大力重用的。
但再怎么重用,也不至于像对待“林大师”一样,那样屈尊纡贵地去巴结笼络。
“嗯…”诸星登志夫越想越纠结。
而就在这时:
会场里的灯光暗了下来。
今天发布会的主题,世界第一款虚拟现实游戏的试玩活动,终于正式开始。
50个被选中的玩家登上舞台,一一进入那造型科幻的蛋型游戏舱内。
游戏舱封闭,游戏启动,再然后…
异变突生!
只见那舞台上的大屏幕哗哗一闪。
跳出一堆乱码。
还有一个机械合成的童声:
“大家好,我是人工智能‘诺亚方舟’。”
“我今天想跟在座的各位玩一个游戏——”
“你们的孩子,进入游戏的50名玩家,现在都已经在我的控制之下。”
“他们将作为挑战者挑战游戏内的五种关卡。”
“如果最后无一人能成功通关的话,那么….”
“这50名玩家就会像他们在游戏里的下场一样,在现实里迎来永久的死亡。”
“哈?!”现场宾客一阵愕然。
大家愣了好久,才从这突然降临的科幻剧情里反应过来:
人工智能造反了?
孩子都被困在游戏世界里了?
还要他们玩游戏,游戏通不了关就集体死亡?
“开什么玩笑啊!!”
已然有家长群情激奋。
几个人带头冲上舞台,想要用物理的方式去掰开游戏舱的舱盖,把自己的孩子从人工智能的束缚里解放出来。
但他们的手才刚触碰到那游戏舱…
游戏舱的金属外壳上就骤然迸发出一股电流,电得这些想用暴力解救孩子的家长人仰马翻。
很显然,这个名为“诺亚方舟”的人工智能并不是在开玩笑。
它真的有能力困住这50名玩家。
甚至给他们带去死亡。
“这、这…”
底下的目暮警部已经看傻了。
他从警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绑架案件。
这特么也太科幻了!
作为警察他本能地想做些什么,但想来想去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于是,目暮警部只能下意识向身边的大领导投去求助的目光:
“诸、诸星总监…”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诸星副总监没有反应。
一旁他的孙子,诸星秀树也是如此。
他们爷孙俩就这样傻傻地愣在那儿,看着台上已经被人工智能控制的游戏舱。
尤其是,林新一沉睡着的那个游戏舱。
这个游戏舱原本是该属于诸星秀树的。
但林新一拿走了他的游戏胸章。
把他的位置给顶下来了。
结果现在被人工智能控制住的就不是他诸星秀树,而是林新一林大师了。
“‘今天的劫我给你顶了’…”
“原、原来是这个意思?!”
诸星秀树感动得热泪盈眶。
他这么一个人嫌狗厌的纨绔子弟,竟然被林大师如此不计前嫌地舍命相救。
亲爹对他恐怕都没这么好:
“大——师——!”
目暮警部:“????”
现在不是在演科幻吗?
你这咋还玄幻起来了?
“别慌!”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还是诸星副总监有大将风度。
剧变当前,面对茫然无措的部下、情绪失控的孙子,只有他仍旧保持着沉稳的气场:
“人工智能算什么?”
“林大师既然敢替你去应劫,他就肯定有破解的办法!”
目暮警部:“…….”
副总监你怎么也…
我们是东京警视厅,不是东京大理‘寺’啊!
还有这大师…
咱们这东瀛阴阳师,能对付得了米国人工智能吗?
两边设定都不一样吧?
这怎么能分出胜负啊!
“放心吧,目暮!”
目暮警部还傻愣在那儿。
只听诸星登志夫信心十足地说道:
“等着看好了——”
“等会战胜这个人工智能的人,肯定是林大师没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