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 起點-第一千零六十章 勸說(求月票)看書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有此神通,不再受命数影响……”
玄妙先生越说越是激动,“窥探大道,便不再是虚无飘渺的事了。”
他说到这里,见妙笔先生的神色不为所动,不由急了:
“小弟……”
玄妙的话令得太康氏的人听到,脸上都露出不快之色。
苏五的魂体刚散不久,太康五人正是愤怒的时候。
可剑气未散,玄妙先生就已经开始打上灭神术的主意,这不免令太康氏的人心中生出一股愤怒至极的感觉。
太康武的面色阴沉,杀机逸出。
他还未真正入圣,但心境已经入阶,迈入圣境只是早晚的事罢了。
再加上太康氏的修行法门原本就格外凌厉霸道,这会儿太康武一怒之下,玄妙先生好似觉得有一道无形的剑光往自己斩落。
大惊失色之间,他下意识的正要躲闪,之前一直没有理睬他的妙笔宽阔的儒袖无风自动。
一股柔和的浩然之力包裹了玄妙全身,那种危机四伏的感觉瞬时消散了。
妙笔先生低下了头,整了整自己的衣袖。
他那袖袍之上,此时已经裂开了一条巴掌长的小口,像是被某种利刃斩破。
“你……”
玄妙见此情景,便知他替自己挡了一击。
否则先前这一下,自己恐怕已经出事了。
能击破入圣阶的防御,自然唯有入圣境才做得到的。
善因大师是方外之人,梵音世又与东秦家关系亲近,他与妙笔同为入圣境多年,彼此了解,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动手。
“你竟敢动手……”
他话音未落,妙笔已经转过了头。
两兄弟年纪原本相差数岁,可这些岁数,在修行之人漫长的岁月之中,便根本算不上什么差距了。
妙笔径直望他,一言不发,直看得玄妙先生头皮发麻。
兄弟二人一母同胞,幼年至年长之时,样貌是十分相像的。
但随着时光的流逝,那长相却越发迥异,至今看上去竟然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相似之处。
一个眉眼温润,气度、势态令人如沐春风。
而另一个虽说总是面含笑意,却始终给人以一种笑里藏刀的感觉。
“你,你看我干什么?”妙笔被他看得浑身不大自在,隐隐感到了压迫,不由自主的开口。
“二哥,该收心了。”
妙笔轻描淡写的弹了一下自己被剑气撕裂的衣袖,仿佛那并不是凶险至极的一击,而只是衣袖上浮一层灰似的。
他的语气温和,带着语重心长劝导的感觉:
“东西虽好,可始终那是别人的。”
“可……”玄妙先生没有料到他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似是有些不服,还想开口,却见妙笔先生神态温和,那目光幽深如古井,直通他内心深处。
“东秦世家的东西很多,没必要看着别人家的。”
他的语气不疾不徐,却因为修为境界与身份地位,根本没有人敢在这时插口。
“灭神术虽好,可要想入道,凭借的是机缘、天时、地利与人和,缺一不可。”
这是他的兄长,妙笔先生耐心教导: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长久永存的,否则灭神术是如何传到这位姑娘手中的?”
就连当年苏五拥有灭神术后,也没有永生不死,不也道死魂消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六十章 勸說(求月票)閲讀
可见这些所谓的传承,也不过是使得窥探大道的机率比别人深一些罢了。
“书中自有黄金屋,东秦世家的藏书阁,二哥你多久没看了?”
自家的东西还没有吃透,又何必贪图别人家的事物?
妙笔先生的语气并不重,可这会儿却令玄妙先生心中一跳。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他含笑望着兄长,劝说道: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討論-第一千零六十章 勸說(求月票)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 線上看-第一千零六十章 勸說(求月票)展示
“富贵于我如浮云,莫等闲,只余空悲切。”
当年兄弟二人都是东秦氏中天赋出众之辈,最终不负长辈期盼,迈入虚空境中。
直到加入武道研究院,进入议会核心之后,玄妙展现出对于权势的热衷追求,而妙笔则仍沉浸于修行之中,视权势如粪土。
所以百年之前,妙笔顺利破开心境的枷锁,顺利入圣。
而妙笔先生,则沉浸于权势之中,再难解脱。
“二哥,你该清醒了。”
这一声叹息,如暮鼓晨钟,重重的震在了玄妙先生的心头。
难堪、怅然、后悔等种种情绪齐齐涌上心中,他对上妙笔先生的眼神,有片刻的怅然,仿佛也曾为了自己这些年荒废修行而没有寸进而感到羞愧。
可仅仅一会儿功夫,权势、名利又勾起他心底的贪婪,令他无法完全幡然醒悟,心中多少还有些不服。
“就算不要灭神术,可我东秦世家的至宝,总不能流落于外吧?”
他愤愤不平的望着宋青小:
“她将无我身上的太昊天书夺走了。”
听到他这样一说,妙笔先生倒并没有再反驳,而是转头看了那坐在莲蓬之下的善因大师一眼:
“大师,您说呢?”
“阿弥陀佛。”善因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
“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妙笔先生的修为,较之当年才入圣时,又更精进了许多。
他的一番话不止是撼动了玄妙先生的心,同时儒家的力量影响之下,哪怕之前对东秦氏多有不满的天一道门等,此时都心服口服。
善因大师温声道:
“苏五已死,当年屠灭长离一氏的恩怨,自然就一笔勾销了。”
他说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已经死伤无数,若能和平解决,便再好不过。”
老和尚顿了顿,接着眼皮一动,抬起了头,望向宋青小的方向。
他看起来年纪很大了,可那一双眼睛却是格外的清澈,仿佛不含天地众生、万物,早就已经超脱。
“只是宋施主,请归还我梵音家的七彩圣舍利与净世莲子!”
善因大师的前一句话还令众人以为这一场干戈即将平息,数名侥幸从先前大战之中捡回一条性命的世族中人、神武士等还来不及松一口气,紧接着又被他后一句话震住。
“什么?”
“宋青小什么时候竟然还抢夺了梵音世家的七彩圣舍利和净世莲子?”
“连抢两大世族至宝……还是挑仅有两位入圣境强者坐镇的世族抢……”
……
众人以神识交流,时秋吾甚至以一种同病相怜的心态,望着先前还打个不停的印空长老,熟悉的问道:
“你们也被抢东西了?”
“……”印空长老一脸茫然,听到‘七彩圣舍利’以及净世莲子的刹那,他心中狠狠一跳,压根儿没有注意到时秋吾话中的‘也’字有何诡异之处,只老实道:
“贫僧并不清楚。”
“唉……”时秋吾叹息了一声——他还以为自己当日被夺走混沌珠已经算是丢脸至极的事了,如今看来,有东秦、梵音二世垫底,好像混沌珠的丢失也不算什么不可提及的黑历史了。
太康武也有些不敢置信,转头看了宋青小一眼:“假的吧?”
修道有成的高僧在坐化之后,其身以异火化之,便会留下舍利结晶。
此结晶包含了高僧一生修为佛法之功,有绝妙功用。
这些舍利会根据僧人修为佛法的深浅,自然作用也就不同,虽说珍贵,不过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之物。
至少对梵音世家的人来说,和尚太多,多年传承下来,普通舍利是一抓一把的。
但传言之中的七彩圣舍利,乃是夺天地造化之物,万万年都未必能出一颗。
这种逆天之物如何才能形成,众人都不清楚。
可是梵音世家的记载之中,七彩圣舍利的存在,是不亚于混沌初期的时代所孕育出的先天灵宝品阶的东西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六十章 勸說(求月票)推薦
混沌时代早就已经过去,近万年来,随着混沌灵气的减弱,不要说先天级的灵宝,就连后天级的灵宝也没有。
时至如今,更是连玄天级的宝物也再难被人为的锻造、复制出。
而生于混沌时代的宝物,流落至今的,件件都是稀世之宝。
其中宋青小的混沌青灯就属于其中之一,哪怕受创严重,早不复当年盛况,可仅凭一缕残火,也格外凶猛。
再就是梵音世家的净世天池,便是洪荒混沌时代所遗留,里面仅存的混沌灵力,万年时间内孕育出如此一个强大的、生生不息的家族,便可见混沌灵力的强大之处。
在太康武看来,七彩圣舍利这样的神物,若梵音世家真的有,早当作宝贝一样供起来了,又怎么会被宋青小夺走?
“假的……”他原本觉得善因大师是满口胡言,可他看到宋青小手提长剑,一脸平静的模样,不知为何,心中一跳:“……吧?”
只是很快的,太康武将这一丝惊诧收了起来:
“青小,你要没拿,就和善因大师说。他是老实人,不会为难你的。”
说到这里,他将手里的长剑紧握,浑身气机紧绷:
“说清楚了,我们就走了。”
“不交出太昊天书,不能走!”
虽说妙先生有言在先,令玄妙不要再争名夺利,可是天外天损失如此惨重,如今他已经退让了,不过是想要拿回家族之物,没想到太康氏的人却如此无耻,像是根本不想交还太昊天书。
“什么太昊天书,没看到过!”
太康武对于议会印象糟透了,玄妙话音一落,他毫不客气就道:
“谁看到青小拿了你们家的太昊天书?一清道长看到了吗?”
一清道长还没有说话,两撇胡青袍道士从他身侧探出半个脑袋,大声的吼:
“没有,我们没看到!”
一清道长有些头疼,瞪了自己的师弟一眼,却仍点头:
“贫道没有看到。”
“她在神狱之中,从无我手上抢走的!”
玄妙先生一生仗权欺人,却没料到此时会被太康武与天一道门的人如此颠倒是非,顿时气得胸口的伤都裂开了,血直往外涌:
“她敢发誓说太昊天书不在她的手上吗?”
太康武早看他不顺眼,闻言就翻了个白眼:
“先不说她到底有没有太昊天书,青小破境,我们亲眼所见的,她在试炼中时,不过合道境罢了。”
他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东秦无我那小子好歹也是虚空境的,两人境界相差如此之大,青小怎么抢得走?说不定是你们东秦家那小子昏了头,非要送她呢?”
太康武这一番无耻的话令得玄妙先生都震惊了,嘴唇颤抖,半晌有话说不出。
好一会儿后,他缓过了神来,激动的大吼:
“你胡说!”伤口崩得更开了,剑气刺入肺腑,令得他灵息都不稳了,却恨不得此时提剑砍死太康武这个武夫:
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 ptt-第一千零六十章 勸說(求月票)閲讀
“如果不是她抢,家族至宝,怎么会轻易送人的?”
太康武就冷笑:
“我怎么知道他会轻易送人?万一他失心疯了呢?”
“我家的北极七星剑,不也送人了?”两撇胡道士虽说被一清道长警告过,却仍站在师兄身后,幽幽的开口。
这两人一唱一和,直将玄妙先生气得血脉翻涌。
双方吵得不可开交之时——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阿弥陀佛。”
一记佛号声传入众人耳中,梵音之力下,将众人心中的烦躁像是瞬间抚平了。
善因大师自然听得出来太康武话中对于宋青小的维护之意,却面色不变:
“宋施主手里的长剑之上,老僧已经感应到七彩圣舍利的气息了。”
他这话音一落,所有人都静了片刻。
就在这时,一个老头儿的声音传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兵藏世家里,还被捆着四肢吊起来的春长老喜得身体直晃悠:
“以七彩圣舍利为材料,所以哪怕是不懂半分铸器之术的新手,也有机会铸出玄天级的宝物!”
兵藏世家不是战士世族,并没有参与先前的战斗,晚辈们抬着被捆得结实的他早就已经打开禁制躲得很远,所以并没有被先前的大战波及。
春长老一生醉心于炼器,对于铸器早就痴迷了,这会儿仿佛感应不到这几方剑拨弩张的氛围般,恨不得抓耳挠腮:
“好,好,好!可惜师傅没有早些收我,不然这把武器,可能就不是玄天级了——”
“你闭嘴!”
冬长老面沉如水,见自己这个兄长不知死活,不由万分头痛。
……
“还请宋施主归还七彩圣舍利,以及净世莲子,老僧拿到物品,立即便领宗门子弟退出。”
善因并没有将春长老的胡言乱语放在心里,又将被春长老带歪的话题拉回正轨之中。
与此同时,妙笔先生也道:
“还请宋姑娘归还本族圣物。”
因为苏五的现世,太康武晋阶,好不容易松懈一些的气氛,因为这两位入圣境强者同时的开口,再度陷入紧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