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起點-第1534章 叛變的徒弟?(2-3)看書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待魔天阁一行人离开之后。
羽皇从空中落了下去。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但他是羽皇,必须得保持镇定。
稳住紊乱的元气,羽皇的气色渐渐恢复。
若不是及时将天魂珠祭出,被毁掉的心脏,只怕是也难以修复。羽族一半是人,一半是凶兽。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和抗打击能力。撇开天魂珠不说,心脏也都是多数的,以他的修为,超出极限的伤害,并不能让他形神俱灭。
“羽皇陛下,他……他真的是魔……魔神?”一旁的臣子说道。
羽皇陛下的身子虚化了。
出现在宫殿之中。
那臣子会意,也跟着回到了殿中。
羽皇淡淡道:
“他并非是魔神。”
臣子疑惑地道:“陛下您早知道了?”
羽皇说道:“大渊献是太虚的最后防线,冥心最看重的便是大渊献天启。冥心才留下一块感应晶石,此晶石可感应魔神。来见他的时候,晶石并未亮起。”
“好家伙,居然冒充魔神!!难怪冥心大帝让人宣布魔神的死讯。”臣子恍然大悟,但很快又疑惑地道,“那陛下您为什么要给他镇天杵?”
羽皇露出笑容:“此物本来就不是本皇的。其次,太虚极其看中大渊献,不希望大渊献出事,他想要这烫手的山芋,给他就是。”
祸水东引?
那臣子暗呼高明,当即山呼道:“陛下英明!”
羽皇又叹息道:“不过,本皇没想到此人竟然得到了魔神的东西,手段颇高……”
“难道他有大帝的修为?”
“本皇并未全力以赴,他的修为顶多初入至尊。”羽皇说到这里的时候,话锋一转,“但他出手的时候,有些诡异,颇有大帝的潜质。这也是本皇送他镇天杵的原因。”
“那他为什么要冒充魔神?”
太虚高手如云,太虚十殿,圣殿高手,联合起来对付魔神并不难,谁敢这么大的胆子,与太虚作对?
羽皇说道:“魔神当年的名头太大,也许有些人想要享受一下魔神的地位。至于真正原因,不得而知。”
那臣子又道:“那今日之事,需要禀告太虚吗?”
听到禀告二字。
羽皇的脸色拉了下来。
他非常不喜欢这两个字。
太虚在上,大渊献在下。
永远被踩在脚下,永远仰视太虚,这真的是羽族想要的未来吗?
臣子立马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
与此同时。
离开太虚的魔天阁众人,依旧没缓过劲来。
一直到他们飞抵丛林区域的时候,一个声音将他们的思绪拉了回来。
“喂。”
众人循声望去。
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站在树下。
“何人?”潘重沉声道。
“我要跟你家阁主说话,其他人少管闲事。”那带面具之人说道。
陆州示意众人原地等候,独自飞了过去,来到那面具男身前,说道:“解晋安,你有何事?”
解晋安一惊,说道:“不是吧,这也能认得出来?”
“你就是化成灰,老夫也认得。”
他靠的闻嗅神通,而不是记住一个人的相貌。
再说了,在大渊献中,靠近魔天阁的人,就只有解晋安。
解晋安帮助过陆州,这时候出现,也属正常。
解晋安尴尬挠头说道:“亏我还找了个面具。”
“说吧,什么事?”陆州说道。
解晋安看了一眼天空中魔天阁众人,说道:“没想到你还活着,我以为你跟屠维大帝同归于尽了,害得我几天没睡好。”
“你为何帮老夫?”陆州问道。
解晋安审视着陆州,说道:“你修为提升的够快,可惜时机还不够成熟。不过……我能告诉你的是,我不是你的敌人。”
陆州目不转睛地盯着解晋安。
这一点还用说?
解晋安说道:“不过,你这次实在太高调了。羽皇明显是在让着你,想要祸水东引,你得小心点。”
“老夫拿回自己的东西也有错?”陆州反问道。
“没错。”
解晋安补充了一句,“你的东西,我早就暗中还给你了。”
陆州皱眉:“大弥天袋和勾陈之心?”
“是啊。”
“镇天杵不是老夫的东西?”
陆州虽然得到了魔神的记忆,也对许多事情有了印象,但并没有掌握这些细节上的事。
解晋安拍大腿道:“羽皇真把镇天杵给你了?”
陆州回身。
朝着天际伸出掌心。
潘重抱着的镇天杵锦盒飞了下来。
咔。
将其打开,镇天杵出现在眼前。
看到镇天杵的那一刻,解晋安眼睛瞪得老大,说道:“你连羽皇的镇天杵都敢敲诈……你……咳咳,咳咳……”
他有点恨铁不成钢地嘀咕道:
“太高调,太嚣张了……你就不怕重蹈覆辙?!”
陆州也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有些高调。
但许多事情,必须得这么做,才能达到目的。
陆州淡然道:“世上缺少魔神,老夫来做,有何不可?”
“呃……”
你本来就是魔神。
解晋安又十分无奈地道:“你这次回归,一定会引起太虚的注意,短期内不要对上太虚十殿和圣殿。”
“你瞧不起老夫?”陆州道。
解晋安吓了一跳,说道:“没有没有……别这么敏感。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小瞧冥心。”
陆州的脑海中浮现当年魔神惨败的场面。
一时沉默。
太虚折损了四大至尊,才将魔神摁住。
由此可见,冥心的确不简单。
况且,太虚中,不只是冥心,还有太虚十殿,还有各处失落之地的大帝。
若他们形成联合之势,就麻烦了。倒不是说陆州惧怕他们,而是会牵连魔天阁和徒弟们。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帮徒弟早些被抓走,未尝不好。
“还有别的事?”陆州见解晋安猥琐得像是个贼似的,便开口问道。
“没了。”解晋安干笑了下。
“若有机会,老夫会再临大渊献。”
陆州踏地而起,率领魔天阁众人,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飞去。
解晋安就这么在原地目送众人离开,直至他们消失在天际尽头,才长叹一声:“真是一点都没变,哎,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当年背叛的人,可不少。你可不要又死了。”
“咦,我怎么用了个‘又’,呸呸呸。”
解晋安回身。
朝着丛林外走去。
正当他感慨的时候。
耳边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解晋安。”
那声音不怒自威。
仿佛来自地狱一般,吓了解晋安一跳。
解晋安回身一转,双目睁大说道:“谁?!”
一道虚影出现在不远处,光晕散开,那双洁白的翅膀,带着浓郁的神圣光辉。
解晋安惊讶地道:“羽皇陛下?”
羽皇的目光平静,看着解晋安。
解晋安心虚地道:“我就是到处走走,羽皇陛下为何会来到这里?”
羽皇还是看着他的,不说话。
解晋安挠挠头,摘下面具道:“我这就回去。”
“你曾经追随魔神,本皇不与你计较。”羽皇忽然开口。
解晋安停下脚步,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羽皇继续道:
“本皇向来敬畏强者,但不代表喜欢背叛者。”
解晋安心中一紧,皱眉道:“我对大渊献一向忠心耿耿,从未做过背叛大渊献的事。”
“是吗?”
“我对天起誓。”
“你假传白帝命令,以为本皇不知?”羽皇淡淡道。
“……”
羽皇又道:“你以为白帝,真的会站在魔神那边吗?”
解晋安:“……”
解晋安道:“我真不明白羽皇陛下在说什么。”
羽皇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说道:“你会明白的。”
他挥了下手臂。
在羽皇的背后,出现了四位气势不凡的羽族高手。
他们的身上同样萦绕着淡淡的光晕。
羽皇口吻漠然道:“将解晋安押入大渊献地牢,封住他的修为,听候发落。”
“是。”
……
一日后。
鸡鸣天启。
那高耸入云的冰锥屹立不倒。
陆州骑乘白泽,率众出现在附近。
“你们原地等候。”
“是。”
陆州孤身一人,掠过鸡鸣天启。
他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天启之柱,已然没了当初的新鲜感。
来到了环形湖之上,陆州打量着冰锥,露出疑惑之色。
陆州开门见山:“帝女桑何在?”
没有回应。
陆州推掌,贴住冰锥。
淡淡的热量将要融化冰锥似的。
嗖——
那一身长裙的影子从冰锥上方掠来,向下进攻。
陆州抬头,以掌相迎。
砰砰砰,砰砰砰……
水漫天空,成水箭四射。
陆州闲庭信步,沉着应对,化解了帝女桑的进攻。
数百招过后,帝女桑停手,惊讶地看着陆州,说道:“是你?”
陆州淡然而立说道:“百年时间过去,你竟躲在冰锥里。”
“百年时间过去,你修为精进这么多?”
“人,总是会进步的。”陆州说道。
“是你破坏了天启,我必须得防着。”帝女桑说道。
“防止天塌了?”陆州抬头看了一眼这壮观的冰锥。
天塌了,以冰锥的形式,扎穿太虚?
不知道这方法管不管用,但这奇思妙想,可真够让人无语的。
“要你管。”帝女桑说道,“你又来干什么?”
陆州问道:“赤帝在哪?”
提到赤帝,帝女桑眉头一皱,气恼地道:“别跟我提他。”
“他在哪?”陆州又问。
“别跟我提他!!”帝女桑更加生气了。
“你很讨厌他?!”
“我恨他!”
“如此甚好,老夫正想找他的麻烦。”陆州说道。
闻言,帝女桑眉头一展,露出疑惑之色:“你要找他麻烦?”
陆州点点头。
帝女桑想了一下,像是小女孩似的,说道:“那你赶紧去找他,他在南方炎水域。”
“南方,炎水域?”
“青帝爷爷说,再过几天,他可能会去太虚……你要尽快!”帝女桑说道。
“青帝?他要去太虚?”陆州趁机又问,“青帝在何处?”
“青帝爷爷,在东方啊,跟白帝爷爷离得不远。”帝女桑刚说完,立马道,“你不会是也要找青帝爷爷的麻烦吧?他是好人!”
“好人?”
陆州皱眉。
掳走老夫徒弟的,会有好人?
陆州没有表现出敌意,而是继续问道:“赤帝去太虚所为何事?”
如果去了太虚,事情就会麻烦了。
眼下去太虚的时机还不够成熟。
帝女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你修为进步这么快,应该可以进太虚的啊?”帝女桑奇怪地道。
可能是长时间不见人类,很孤独寂寞,帝女桑非常喜欢和人类交流。
有的时候,也会产生畸形心理,把人类留在环形湖中。受不了折磨的人,自然会死去。
陆州想了一下,说道:“如何进入太虚?”
帝女桑打量了一眼陆州说道:“以你的本事,进太虚绰绰有余。我听青帝爷爷说,太虚折损了很多人手,到处从九莲招揽人才。你可以去啊……”说到这里,她又嘟囔着小嘴道,“不过太虚真的好无聊,不如你留下来陪我啊?!”
“老夫还有要事要办,不能留下。”陆州说道。
此言一出,帝女桑失落地道:“你们人类真奇怪,为什么一定要进太虚呢?”
“你明明活着……为什么否定自己是人类?”陆州说道。
“我是活着……”帝女桑语气一顿,“可我的心,早就死了。”
陆州微微感知。
果不其然……帝女桑,没有心跳!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
哀莫大于心死。
她口中的“心”,大概是一语双关吧。
赤帝是她的父亲,竟能忍心让她待在这里。
“炎水域在哪?”陆州问道。
“南方无尽之海,很远很远的地方……很不好找的。”帝女桑说道。
陆州的目的是要找到徒弟。
确认他们的安全,将他们接回身边。目前来看,似乎并不着急。百年时间已经过去,该发生的早已发生。
现在要是去炎水域寻找赤帝,似乎有些不太现实。
想到这里,陆州喃喃自语:“那便登天吧。”
……
与此同时。
无尽之海以南。
一座山峰的峰顶上。
明世因欣赏着无尽之海的风景,不住地摇头。
一道身影出现在附近,躬身道:“日先生,赤帝有令,您得加紧修炼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一直都在修炼。”
“赤帝说了,您的修为还需要再进一步,这样才能在接下来的殿首之争拔得头筹。”那身影又道,“我会时刻监督您。”
“嘿……你这人听不懂人话,我一直都在修炼。”明世因无语极了。
“……”
“赤帝陛下还说,您已经是炎水域的人了,若无必要,金莲的师父,今后就不要再联系了。”那身影说道。
明世因眉头一皱:“什么师父?我没师父。”
那身影点头道:“那我便不打扰日先生了。”
虚影一闪,消失了。
明世因白了一眼虚空,看着前方,说道:“我哪有什么师父。”
PS:今天接近八千,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