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隋第三世-第955章:李淵作妖展示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李唐帝都成都城鹤唳风声,弥漫在整个成都城的紧张肃杀气氛,产生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各种不利消息的流传,引发全城恐慌,家家关门闭户,所有店铺也都停止了营业,大街之上更是冷冷清清。
城中百姓若非万不得己,都不敢出门,而城中青壮生怕被抓上战场,去打必败之仗,早早就到乡下避难,这使足以容纳百万人口的西南大都会,宛如一座空城、死城,即便偶尔有一两人出现在大街之上,也是如大难临头一般,匆匆的出门、忙忙的回家。
城北的辅兴坊和太极宫只隔一宫墙、一街、一坊墙,坊内一座大宅侧门前,一名青衣老仆正从街上飞奔而来,砰砰砰的敲门,一名管家打扮的精壮男子打开一条门缝,看清来人面目,便连忙把门打开,让青衣老仆迎进宅里。
关上侧门,两人一起走向内宅,管家边走边低声询问:“杨公,外面有什么消息没有?”
“上面发来了一道命令……”青衣老仆顿了一下,又轻声问道:“韩家主在吗?”
“在的、在的。”管家连声作答。
简短对话过后,两人便默不作声向后宅而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宅子的主人其实就是韩志。
玄武门之变当天,韩志侥幸逃过一劫,但李世民为了安抚人心,事后把不得人心、人人痛恨的韩志列为必诛之贼,只不过隋军猛然来袭,上到李世民,下到文武百官,都以隋唐之战为重,哪有心思在想韩志这样一个小人物啊?所以他有恃无恐的生活在太极宫旁边。
武川司虽然解散了,一些人也成了李世民刀下亡魂,可是李元吉为了夺嫡,听从韩志建议,早早入蜀布局,其势力当然不只是武川司那么简单,而韩志又是李元吉的谋主,当李元吉死后,这些势力尽皆为他掌握,再加上黑冰台也和他暗中联系,这得韩志足不出户便尽知天下事,而且不用像以前那样奔走忙碌,短短不到几月,都长了不少肉。
“家主,杨公来了。”这时,管家在书房门外禀报,管家名叫姜振,也是黑冰台战士,被韩志推荐给了李元吉后,武川司之外的势力,就是由他负责。
“杨公请进。”韩志连忙起身相迎,这名青衣“老仆”可是卫昭王杨爽的儿子杨集、杨侗的近亲叔公,他可不敢摆谱怠慢。
杨集也不废话,直接把一封译好的指令递给了韩志:“上面让我们开始行动。”
“不愧是圣上啊,这等手段一旦执行,李渊和李世民恐怕哭死的心都有了吧。”看完指令,韩志对远在雒县的杨侗抱以了无限景仰。他看向杨集,眼中闪烁兴奋光芒:“杨公,我们什么时候启动计划?”
“自然是越早越好,”杨集抚须微笑道:“圣上能想他人之不敢想,以商道为神器的想法可谓是天马行空,不过若能成事,要定蜀中人心,不费吹灰之力。只不过商业之道,你们比我在行,便由你们来全权操作好了!”
火熱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955章:李淵作妖
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955章:李淵作妖分享
“喏!”韩志兴奋的应了一声。
早在一年之前,杨侗见到李渊开始均分田地、军功奖励田地,以收拢民心、军心,有些担心蜀中百姓向唐之心坚定,对大隋统治不认可,给日后的治理造成巨大隐患,便开始在益州暗中布局,指使和李唐进行自由贸易的商部商队抬高蜀锦的收购价。
蜀锦乃是是成都平原的特产,在很长的时间内,还被当成货币使用,最辉煌之时,远销到西域诸国和更远的波斯,前些年虽因战乱,对外销售降了不少,但蜀锦制成的衣服依然是贵人象征,隋朝“商人”突然提高蜀锦购价,立即引起嗅觉敏锐的蜀中商人的注意,丝绸之路在这时候也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根本不用隋朝刻意在做什么,蜀锦价格就自发的抬高,出现了供不应求现象。
只是蜀锦虽然有名,却是产量不高的奢侈品,此刻蜀中商人纷纷大肆收购,然后通过倒卖给隋朝商人赚取差价,使存货很快见底。
见蜀锦有高利可图,且涌入蜀中的隋粮价格低、口感好,百姓都无心侍田了,纷纷脱离田地,办起了专门产生蜀锦的作坊和“个体户”,更疯狂的是,蜀锦价格还在不断上涨,然则百姓一边疯狂生产蜀锦,一边却不愿出售,只等蜀锦价格更高了才出手。就在这时,杨侗又启动了第二波攻势,即是以天价收购产自益州的红稠木、楠木、柚木、柏木、榆木、樟木等等造船良材,这又使很多人专门入山寻找百年老树。
与此同时,又让人在民间以高价收购百姓家中余粮,百姓眼见集市粮价低微,无缺粮忧,自也乐意卖粮赚取中间的差价。
而在这蜀锦木材价格居高不下、田地减产、百姓没有余粮的最疯狂之时,大隋突然一下子断了与唐朝的一切商贸往来,粮食不卖了、木材和蜀锦也不买了,而在内部,又把攒了许许多多的蜀锦投入市场,除了一开始的疯狂购买风波之后,很多后知后觉的蜀中商人发现不对,才开始抛售,使蜀锦价格一跌再跌。
但失去了隋朝的粮食,因为疯狂的蜀锦、疯狂的木头而产出严重不足的蜀中大地,粮价节节攀升,当一些头脑灵活的人意识不妙的时候,开始疯狂收粮,从而引暴抢粮风潮,。一些人开始去民间收粮,然而结果却发现,百姓也没有余粮。
益州七八成粮食都出自成都平原,大半个益州靠着成都平原粮草来养活,可是生活在成都平原的百姓都去产生蜀锦、都入大山找树,无心侍奉农田,既然你都不用心去对待农田,农田自然也不会以丰厚的产能来反哺于你。
这也导致粮价在短短两天时间内,从最开始的二十多钱一斗,暴涨到一贯一斗,而且涨势不仅下跌,反而越演越烈。
这便是杨侗和李建成签署休战协定时,同意战时也通商的深意所在。
焦头烂额的李世民听说此事,便知道这是隋朝的阴谋,因为这种亏,唐朝吃得太多了,但悲哀的是,严重依赖隋朝物资的唐朝根本无从化解,要是他们和隋朝中断商贸,结果会更惨,所以不得不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去与虎谋皮。
这个“自由贸易”的恶果,在大唐王朝面临着最为严峻的形势之际,终是集中暴发了。
为了进一步了解行情,李世民乔装打扮,带着一群侍卫去了成都西市。
—行人到了西市,直奔米行而已,人山人海的壮观景象着实把李世民吓了—大跳,每人都拿着空空的米袋和鼓鼓的钱袋,他们都没有排队,有的只是拥挤和吵嚷,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焦虑和惶恐之色,声势浩大的喧哗声、谩骂声惊天动地,好像能够把城墙给掀翻了似的
尽管李世民也会想到粮价上涨之后,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混乱,但眼前的情形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惊得目瞪口呆的李世民,半晌都出不出—句话来。
护卫在李世民身边的顺政郡王李道素看到—名已经买到一小袋米,艰难挤出人群的男子,便对李世民低声道:“殿下,我把那人叫来问话如何?”
“好!”脸色阴沉如水的李世民,微微点头。
“你不用害怕。”李道素将那男子领了过来,说道:“这位上官要问你—些话,你只管照实说。”
“小民参见使君!”李世民的阵势令这名百姓心中十分害怕。
李世民问道:“你买米用了多长时间?现在已经是什么价格了?”
“回禀使君,小民昨天下午就来了,等到现在才买到一斗米,粮价现在已经涨到斗米一贯八,也就是一千百八钱。而且还未必买得到。”看了李世民一眼,这个百姓又战战兢兢的低声说道:“这钱,还是隋朝的炎黄通宝,或是等值纸钞。”
“如果用我们大唐的开元通宝买,又是多少一斗?”李世民继续询问。
“这……”这名百姓讷讷不敢言。
李世民皱眉道:“你尽管直说,我不怪你。”
“回禀使君,已经没有人愿意收‘开元通宝’了。”这人的声音更低了。
“连帝都之内都不收本国的钱,这些该死的奸商,”听了这话,李世民心中的怒火再也掩饰不住了,恨恨的骂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冷声道:“我们回去!”
李道素连忙带着士兵催马跟了上去。
回到东宫后苑宜秋宫,李世民只觉得看什么都不爽,走了几圈,怒吼道:“速召诸相前来西池院商议要事!”
“喏。”李道素又匆匆忙忙安排人手。
过了约有一刻左右,在皇城办事的窦轨、陈叔达、萧瑀、豆卢宽、赵慈景、殷开山和宇文士及先后赶到宜秋宫西池院见“驾”。
窦轨是兵部尚书、陈叔达是门下省纳言、萧瑀是民部尚书、豆卢宽是吏部尚书。赵慈景现任刑部尚书,兼掌御史台、大理寺,统筹三法之要务,取代惨遭罢免的李神通入相;殷开山现任尚书省仆射,替代已被李渊处死的刘文静入相;宇文士及现任中书令,他昨天刚刚入相,替代已被李世民处死的裴寂。
七相见到破碎瓷片杂着一些湿漉漉的茶叶四散在地,坐在主位上的李世民脸色铁青、双眼愤火,显是怒到了极致。
不待众人行礼,李世民一挥手,愠怒道:“你们告诉我,开元通宝为何在我大唐帝都都无人使用,其价值甚至连隋朝的一张纸钞都不如,这是为何?”
面面相觑的七名相国当然不能国之将亡,百姓、商人害怕开元通宝一文不值,更不敢说自家早已将九成钱财兑换成了炎黄通宝和纸钞。
萧瑀是民部尚书,这问题归他回答,模棱两可的说道:“殿下,炎黄通宝自面市以来,便在我大唐境内出现;随着隋朝商业兴盛发达,我朝一直处于买方,但他们不允许一枚开元通宝流通,是以我大唐商人只能拿开元通宝折价去兑换成炎黄通宝,商人吃了亏,慢慢也就不用、不收开元通宝了,朝廷之前也效仿隋朝,杀了不少私自熔钱的人,但屡禁不止。”
“那是你们以前杀得太少、杀得不够狠!”李世民咬牙切齿的说道:“从现在起,凡是胆敢私自熔钱为铜者,尽皆满门抄斩,不仅是他们,胆敢使用隋钱者,也—律处斩。”
七相尽皆不敢吭声,李世民眼情—瞪,“难道你们不愿意?”
“臣等遵旨!”李世民正在火头上,这七位相国哪敢反对?于是纷纷的应了下来,都想着等到李世民火气过了,再来劝说。
李世民又说道:“京兆尹郑善果平抑粮价无力,就地罢免,任命民部尚书萧瑀兼任京兆尹。”
“臣遵命!”萧瑀了犹豫—下,建议道:“恳请殿下准许臣动用常平仓押下粮价。”
“那可不行,官仓之粮本就缺少,要是军队断粮,我们只有败亡一途了。”李世民断然拒绝。
萧瑀苦苦劝说道:“自古民以食为天,一旦粮价虚高,紧跟着便是乱民暴动。如今粮价之高,使寻常百姓家的一年收入,都换不了一月可食之粮,这粮价要是不压下来,恐生民变呐殿下!”
“萧相国所言极是。百姓没了粮食,民变将会在所难免。”陈叔达也起身行礼道:“其实被恶意收购的粮食并没有离开蜀郡,几乎尽数抓在大商手中,我们现在可以先动用官粮平抑粮价,同时找到那些大商,迫使他们降价售粮给朝廷即可。”
李世民冷冷的说道:“既然粮价暴涨乃是奸商所为,可勒令奸商们降下粮价,不从者立地处斩。官粮却是万万不能动的。”
萧瑀叹息道:“殿下,要是大开杀戒,只怕乱上加乱啊。”
李世民淡淡的说道:“萧相国,你认为杀奸商会引起天下大乱?”
萧瑀一时间,不知从何答起,过了半晌,方是说道:“殿下,杀戮只会令事态更加严峻,民心可畏啊!”
李世民冷笑道:“自古以来,乱民何人能成就大事?陈胜和吴广成事了吗?张角成事了吗?王薄、张金称、高士达、窦建德、翟让、李密成事了吗?通通都没有。所以秦亡、汉灭、隋乱通通都与民众无关,所谓的民心根本就是—盘散沙,民乱不足为虑、贵族之乱才会致命,杨广时期的隋朝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萧瑀大声道:“殿下……”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 起點-第955章:李淵作妖
“够了!此事无需再议,就这么定了。”李世民已经没有耐心听下去了,一挥袖打断了萧瑀,不耐烦的说道:“尔等与其在这里啰里啰嗦,浪费宝贵时间,倒不如去想办法平抑粮价。”
萧瑀失神的看着李世民,跟李渊、李建成比起来,他感觉李世民更加暴戾、专横、独断,这让他仿佛看到了往昔不听劝说的杨广。但是杨广拥有的是一个完整的大隋天下,而李世民,连几个不完整的郡都快失守了,又有什么资格专横独裁?
都说患难见真情,这里“真情”其实也可说是“真性情”;难道,李世民眼前的表现才是本真、本我?
这一刻,萧瑀对李世民不仅失望,还绝望。
一时众所俱寂,心思各异。
忽然,远处传来袅袅丝竹管弦之声,靡靡之音飘摇入耳,间杂阵阵女人媚惑荡冶娇笑,七相神色一下子变得十分怪异起来。
这是皇宫?
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青楼。
一会儿又听到一个男人声情并茂正唱的得趣:“对垒龙床起战戈,男女欢乐推又磨;狂蜂戏蝶吮花蕊,恋蜜狂蜂隐蜜窠。香汁泉中干又湿,去鬓枕上起犹作;此间此乐世无双,飞泉流瀑第一波……”
“……”众人听到这里,脸全都黑了。
这淫曲儿可起青楼女子还下流。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这声音竟是属于大唐皇帝陛下李渊的。
七相不好作出异状,心中却已是万分尴尬。李渊却是好像很高兴似的,旁若无人的一气唱了三首曲子,然后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
一会儿又传来叮叮当当、噼里啪啦的琵琶声,模拟女声的李渊,以一种神似被杀的猪的声音唱道:“俏情郎真下流,噙奴樱桃一两颗,双手上下胡乱摸。乱摸罢了又揉搓,两枚葡萄尖又翘,害得奴家直尿尿…”
李世民霍地站了起来,转身冲出两步,可又止住了身子,胸膛起伏的呼呼直喘,一双眼睛怒视着高大的宫墙。
他这里是东宫宜秋宫西池院,与这里只有一墙之隔的是宫城御苑山水池阁,那边一唱,声音理所当然的传到了这边来。
好半晌才平息了怒火,回头瞧见七相探头探脑在向自已看来,忍不住又怒道:“都不用做事了吗?”
“臣等告退。”这时,又传来李渊如若濒临死亡的猪一样的歌声,间杂着男女/合欢的极乐之声。七相强忍住了差点喷涌出来的笑声,涨红着脸狼狈不堪的立即闪了人了。
李世民没有再去理会七相,也没有因为那妖魅的男女之声尴尬,一双眼睛精光毕露的死盯着高大红墙。但是他脸上神色,却充满疑惑、思索、探究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