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1030章 功高莫過於擁立閲讀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东都洛阳。
这座隋朝杨广派杨素全力营建,又毁于隋末战火,然后在贞观年间由秦琅全面重建的都城,豪华大气。
自重建以来,无数公卿贵族在洛阳开馆列第,多达千余家。
而且与长安公卿贵族豪宅不同的是,洛阳的权贵豪宅大多有或大或小的园林,不过由于洛阳城中里坊限制,城内园林的规模有限,大多修的小而精。权贵们另在郊区的山林名胜之地修建山庄、别业。
秦琅做为天子佳婿,圣人宠臣,在东都也有赐第,宅子面积很大,占地百余亩,秦琅便也将其修成了一座园林。与长安平康坊的卫国公府有很大不同,最大特色就是注重园和林,使之居之可乐。
他的这座洛阳园林,称为樱桃岛,闻名而知义,秦琅把自家百亩大宅建成了一座有湖有岛的乐园,绿水环绕,宅园遍布樱桃树和太湖石。
而秦琅还买下了洛阳龙门西南伊川涧谷中的一处别业地块,修建了自己城外的庄园,因此处平地上有山泉涌出,于是命名平泉山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在平泉山庄所在的沟涧中,周边还分布着秦琼、程咬金、马周、牛进达、苏定方、李绩、李靖、许敬宗、贾务本、李大亮等诸多高官勋贵们的别墅。
不过秦琅的樱桃岛和平泉山庄都修的非常好,但秦琅却没什么机会居住赏玩,这次回洛阳也是临时受召回来,妾侍儿女们都还在广州。
他一人居住在一个偌大的樱桃岛上,其实倒是觉得有些空虚无聊了,所以大多数时间,秦琅其实住在位于洛阳履道坊的另一处别院里。
这个宅子更小一些,宅子面积仅十亩,其中五亩建了园林景观,还有一汪荷塘池水,栽了一千竿竹子,故此号称竹园。
虽然只有十亩地,可有堂有亭,有桥有船,有书有酒,有歌有弦,池中有紫菱、白莲,园中有太湖石,有竹,一个人住着倒是更舒适些。
这次回洛阳,他便是住在履道坊的竹园,隔壁就是马周家,就隔着一堵墙,两人有时晚上还能在月下小酌两杯。
李泰为表示诚意,特意选了魏王府参军事杜温去给秦琅送贴。
魏王府参军事只是个正八品下的官职,而且王府官一般是比朝廷官职要虚些的。但是杜温来头不小,他爹是魏王府长史,同时还是朝廷新任的工部尚书杜楚客,他的伯父便是已逝宰相杜如晦,叔祖杜淹也是已逝的贞观宰相。
而杜温的姐夫也是宰相,那便是马周,他姐姐杜淑当初正是在秦琅的做媒下,嫁给马周为续弦。
所以虽然杜温年纪不大,也没有跟堂兄杜荷一样成为皇帝女婿,也不如另一个从兄杜构那般能够直接起家尚舍奉御,袭爵莱国公爵位,然后贞观五年去莱州镀金围剿海贼时,结果还被针梁鱼嘴把左脚筋给戳断了,成了京师笑柄,可人家出身好,爹是已逝开国功勋宰相,自己是嫡长子,就算围剿海贼结果被鱼嘴弄断了脚筋,皇帝不但没怪罪,还升他做了慈州刺史以做补偿。
但杜温毕竟也是名门子弟,他爹杜楚客这几年仕途也顺畅,先是蒲州刺史,做了两任政绩突出,接着被皇帝选为魏王府长史,然后现在又升任工部尚书。
爹是魏王党,儿子自然也入魏王府,参军事职虽小,但杜温却也是魏王的心腹。
他亲自来送贴,也是因为杜家跟秦家关系较好。
杜温拿着请帖骑着大马一路来到上林坊,上林本是汉魏时洛阳宫苑名,在汉魏洛阳城西,在隋唐洛阳城东。
位于洛阳城的东北部,南临洛河,临河还有一片沙滩,名为金沙滩,而对岸还有两片沙滩,通利坊边有玉沙滩,慈惠坊边有银沙滩。
西北边隔着一坊街便是洛阳三市的北市。
上林坊中还有皇家园林,这里本就是汉魏的上林苑旧地,故此在这坊里居住的基本上都是宰相王公。
杜温骑着马出了位于洛阳皇城东南的魏王府,先沿洛水南岸大街东行,在慈惠坊边的沙滩过洛水浮桥到对岸,再往上林坊而来。
进了上林坊,这里遍是王公宰相府第,飞阁重檐,十分森严气派,他主动的下了马,牵马而行。
在这里已经骑不了马了,因为几乎家家门前都施行马。
大唐五品以上官称通贵,三品以上称亲贵。
三品以上官可门内列戟,门前施行马。
这行马,有些类似是个拒马一样的东西,摆在府门前街上两侧,提醒行人下马缓行。
当然,若是有高功大勋的重臣,甚至门两侧还有专门敕建的石牌楼。
杜温一路过来,家家大宅的乌头门前都立着行马,谁家也不敢轻易得罪,便一路牵马而来。
等到了秦琅的卫国公府前,更有连续几道牌楼立于路边,两面各有三道石牌楼。
牌楼下还立着涮朱膝的行马。
甚至还有秦家的家丁着青衣持棒立在牌楼下。
杜温很客气的说明来意,家丁帮他搬开行马放行。
经过三道牌楼,六道行马,才来到了洛阳卫国公府前,乌头大宅门,宅门深深,门内列着两排戟。
两边各八支门戟,一共十六支。
这是人臣最高规格的门戟数量,只有一品官才能门列十六支门戟。
没有一品官职,就算是亲王、嗣王、郡王、上柱国等也不能列十六戟,他们若是能带职事二品,才能与各大都督府大都督、大都护、京兆、河南府牧,以及光禄大夫以上、镇军大将军以上阶者一样门列十四戟。
大唐很重官职,许多待遇规格都是跟着官职走的,光有勋、爵都不行,必须带有相应的职事才行。
门戟的最高规格是二十戟,宫殿门、庙社门各二十戟,东宫门列十八戟。
秦琅府第门列十六戟,不是因为他是国公,国公还不够格列十六戟,而是因为秦琅本品为从一品的开府仪同三司,职事中最高的也是一品的司空。
如果没这两个一品阶职,就算以他双料大都督职,加宣抚经略使职,再加上检校中书令相职,其实也只能门列十四戟。
杜温家便只有十戟,他爹虽是工部尚书可也仅是职事三品,并没有上柱国、柱国之勋,也不是上护军带职事二品。他爹能列十戟,还是有一个上护军的勋,否则若仅是三品尚书,都没资格列戟。
一个门戟,能把满朝的国公们又分出个三五九等来,同样是国公,可有的是世封国公,有的只是实封国公,有的仅是虚封国公,更又有带一品职事者,带二品职事者,带三品职事者,还有加上柱国的,加柱国的,加上护军的。
反正看下各家门内列的戟数量就知道他们的档次了。
秦琅府第外有牌楼、有行马,门内有十六门戟,乌头门上的匾额都是御笔亲题的卫国公府,这可必须得是实封国公且带三品以上职事者方能加府字的,一般国公家只能写某某宅某某第,府字是没资格写的。
优美小說 貞觀俗人笔趣-第1030章 功高莫過於擁立展示
杜温站在大门前看了会秦琅这府第的气派,很是羡慕,然后握着请柬绕到一侧边门去投信了。
如卫国公府这种顶级勋贵家的大门,除非是皇帝驾到,或是圣旨降临,否则是不会开大门迎接的。
杜温在边门把请帖拿出来,门丁甚至都没让他直接进去,而是让他在那里稍等,他拿着请帖进去报告管事。
坐在待客的门房茶室里喝着味道很不错的茶,杜温暗暗羡慕,想杜家那也是开国勋戚,甚至一门两宰相,杜家更是关陇六大姓之一,号称京城韦杜去天五尺的顶级世家,可居然还比不上秦琅的气派。
想想历城秦家以前只是个小士族如何能跟杜家比?可人家秦家就是风头无俩,不管是山东五姓七家,还是关陇六姓,那都是被他压下一头的。
秦家以军功获勋,父子皆出将入相,说来其实军功固然很重要,但更关键的还是当年秦琼爷俩站的队好,跟着圣人立下从龙靖乱之功,这才有了今天。
而他杜家虽然也有从龙之功,还出了两个宰相,但两宰相都死的早,这对杜家是很不利的,现在杜家也只他父亲一个工部尚书,加上杜家女婿马周这个专典机密的中书侍郎。
杜温暗暗的想道,杜家要想再起崛起,重新成为朝中一流的权势贵族,光靠着前人留下的功绩是不够的,必须还得再立新功,一般的新功也不行。
必须得是从龙之功,拥立之功。
父亲看中魏王泰,觉得魏王聪慧,必能取代承乾为太子,这是杜家在赌博,也是杜家想重回顶级贵族之列的唯一途径了。
当年秦琅父子与他们一起拥立秦王做上皇位,如今不知道秦琅是否愿意与杜家再次一起拥立魏王,再重复一次当年之事呢?
看着这气派森严的卫国公府,杜温突然有些没底气。
“杜公子,抱歉,我们阿郎今日不在樱桃岛。”
“请问卫公在何处?”杜温起身。
管事犹豫了一下,最后看了看那封魏王李泰亲笔写的名贴,魏王的字真是极好,一笔草书那是造诣极高,“我家阿郎最近都没在上林坊的樱桃岛这边居住,温公子可以去履道坊的竹园看看,或许在那边。”
杜温没料到碰了个空,但还是面带微笑,“谢了,我自去竹园拜访!”
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討論-第1030章 功高莫過於擁立熱推
他拿回请帖出门牵了马而去。
管事看着他走远,招来一个家丁,“去竹园禀报阿郎,就说杜尚书家的公子要去拜访,拿了魏王的名贴。”
“何必告诉他阿郎在竹园?”
“这温公子毕竟是马相公的妻弟嘛。”管事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