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我能看到準確率 起點-1084章 遠古神器閲讀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我能看到准确率
感应自己的精血情况,终极之血消耗了有两百多滴。
‘也是我大意了,倘若我在战斗之后立马就查看体内的情况,那么这两百多滴终极之血也就不会被这样浪费了。’
这种隐藏的暗伤只要及时查看,将之祛除掉,基本是没有问题的。并且如果是在你有防备的情况下,它也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它的可怕之处就是会在你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突然爆发,这才是最为致命的。
‘好在这个血,是可以再生的,只是又要多花一点时间了。’
终极之血,并不是提炼而成的血。其实血脉等阶它本身就是一个境界,到达了这个境界之后,燃烧了多少精血,之后只要修养得当,那些被燃烧掉的精血还是可以再生出来的。
这终极之血也是如此,他体内有一半的血液变成了终极之血,这个规模是不会变的。哪怕燃烧完了,只要给够时间,它又会重新生长出来。
‘我最好还是再查看一次身体情况。’
他也无暇去安慰姬承慧,就地坐了下来,将自己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身躯之内。经过检查,竟果然还发现有一部分锐利的气息隐藏在血肉的深处,隐隐待发。
只是这些量比起之前爆炸的,已经少了很多了。
之前爆炸的,约占据了90%,现在剩下的只有最后10%。
前后大约耗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陈靖将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仔细检查了一遍,将所有隐在的伤害都清除掉。
等他再睁开眼时,发现前方5米外,已经堆起了一个坟包。
在这个坟包之前,姬承慧静静地站立着。
她没有再哭了,只是一动不动那么站着,宛若雕塑。
陈靖站起来,也没说什么安慰的话,转过身,就打算与她就这样分别。
姬承安的死,是无法挽回的,连拥有终极之血的他都差点暴毙了,更何况血脉等阶才六阶的姬承安呢?
“保重吧。”他转身挥手。
“请带我一起走。”姬承慧赶紧追上来。请求道。
“七王一脉已经败落了,你们姐弟如果不想着振兴,其实也可以好好生活下去。如今,七王一脉只剩下你一个了,你好好生活吧。”陈靖说道。
“承安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还怎么好好生活?我要复仇,你帮我,我请求你帮我。”姬承慧跑到他面前,重重地跪下去。
“你也看到了,刚才我也遭到了重创,九王,我还打不过他。”陈靖叹道。
“可以的,你可以与他交手而不败,而且你还逼走了他,你一定可以杀死他的。”
“你要知道,刚才是在这里交手,是在没人插手的情况下。而现在,他已经走了,回尼比鲁了,若要杀他,那就得回尼比鲁星去,到了那边,他可不是孤身一人,要动他,谈何容易?”
“你真的是二王后裔吗?”姬承慧问。
之前,她说过不管陈靖是什么身份,这会儿却想是想确认。
“这一点,不假。”陈靖颔首。
二王死后,吞天皿流落到了地球上。也是从那之后,地球上就出现了人类。客观来说,地球上的人类都跟二王的血统有关。
而准确的来说,人类的身上还有王族的血、蛇人族的血。三种基因的混合体。
“你既然真的是二王的后裔,那么,你为何不回去争夺木帝之位?”姬承慧问道。
“争夺木帝之位?”
“对,老木帝一死,新木帝还没有诞生,无论是谁都有争夺的权力。你既然可以跟九王动手而不败,那就证明你也有争夺的实力。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争夺木帝之位?只要你能拿下木帝之位,到时候,便是想杀谁就能杀谁。”
成为木帝之后,能够拥有生杀大权,这一点陈靖并不怀疑。
只是,想成木帝,那就得跟一王和十一王相斗,哪有那么容易?
“你觉得我斗得过一王和十一王?他们可是要远胜九王吧?我现在可是连圣光都不具备。”
“我们可以去木帝古坟,取远古神器,我帮你取。你若能拿到远古神器,就未必没有胜算。”姬承慧语气坚定道。
“木帝古坟?那是什么地方?”
“是历来所有木帝的葬身之处。”
“历来所有的木帝,临死前不是被圣树给吞噬了么?”
“是,但也不是,圣树之下,是一片地下陵墓,每一个被圣树吞噬的木帝,尸体都会被存放其中。圣树吞噬他们,只不过是把他们的能量全部回收了而已。他们的尸体,其实,都存放在地下陵墓当中。”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地下陵墓里面有远古神器?”
“是,有我们木帝一脉的至高神器——甕雷锤!只要拿到此锤,你未必没有与他们一争之力。”
“既然你知道这个事,那一王他们也定然知道,甕雷锤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拿得到的吧?”
“是,地下陵墓不是谁都能去的,必须要嫡系才有资格进入,甕雷锤也不是谁都能拿得出来的。此锤在当年帝族与王族大战当中立下过奇功。可随着上一代的木帝死了之后,再也无人能取出此锤。
木帝先祖有遗训,子孙后代有缘者方可得此锤。无缘冒入者,则会身祭圣树,会变成跟历代老木帝尸体一样的干尸。”
“地下陵墓凶险万分?进入者,可以说九死无生?”
“对。”
“你明知道如此,还要去帮我取?”
“对。”
“取不出来,你可就得把命丢在里面了,你就不怕?”
“我若死了,你可以走。我若运气好没死,且取出了甕雷锤,还请你完成承诺,帮我击杀九王、一王、十一王。”姬承慧目光坚决。
她只是个女人,按照帝族的女人的定位,女人其实一直都是跟男人的附属。且带专一性的那种附属。
男人没了,她也就成了无根之浮萍。尤其她还是嫡系,七王脉嫡女,身上标签太重。
一王、十一王、九王害得她家破人亡,她心中的恨意让她诞生了这个无畏的决心,其实陈靖也能理解。
‘木帝一脉居然还有一把远古神器?这甕雷锤,真的厉害么?’
不得不说,陈靖听了这话之后,也有几分心动了。
姬承慧自愿去冒险,不用他出半点本钱,拿得到甕雷锤,就完成承诺;拿不到甕雷锤,他半点损失也没。
“请你帮我这一次,行吗?”姬承慧恳求地看着他。
陈靖犹豫了良久,比划了一个手势:“八天,给我八天时间。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