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偷香竊玉 線上看-第870章:我想,我找到了相伴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他把吴总长的所有联通外界的工具都没收了。
他这是软禁吴总长。
一个人要实现他的野心,能有多恐怖?能有多大胆?能有多穷凶极恶。
张北辰让我看到了。
说他是枭雄,都有点瞧不起他了。
看到我发愣的样子,张北辰就笑着说:“阿峰,你在等什么呢?”
我听到张北辰的话,就不由得后退了两步,他那张冷酷霸道的脸上,露出来的表情,让我不寒而栗。
我深吸一口气,我在等什么?
张北辰真的恐怖,他知道,我在等。
我低下头,我再一次感觉到了张北辰的恐怖。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笔趣-第870章:我想,我找到了閲讀
张北辰哈哈笑着说:“你以为,我真的在乎吴总长吗?哼,不过是棋子罢了,他把我当棋子,用了十几年,他又何尝不是我的棋子呢?你想利用他来对付我?有点太天真了,今时今日,你所能想到的每一步棋,我都能猜的到,你啊,挣扎的样子,真的太狼狈了。”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张北辰鄙视我的样子,我就笑了笑。
张北辰说:“不过,这样才有意思。”
张北辰的模样,就像是猫在玩老鼠一样,让我感觉到了巨大的羞辱。
张北辰说:“明天,我希望你能召开新闻发布会,解决一下冷家遗产的问题。”
张北辰的话,像是铁钉一样,钉在了我的胸口,他现在吃定我了,他在一步步的蚕食我,一步步的把他想要的东西从我手里夺走。
我点了点头,我说:“好……”
张北辰笑了笑,他说:“余小姐就在这里,希望你安排好,该那个女人继承的,一定要他继承……”
张北辰说完就走,很快,厕所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觉得很恐怖。
我现在就像是一只老鼠一样,在张北辰的手里,没有反手之力。
精彩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 愛下-第870章:我想,我找到了鑒賞
我必须的尽快的找到我的孩子跟陈雅媛,要不然,过不了多久,我真的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只要他获得冷家的遗产,到时候,我们就只剩下绝路可以走了,我只能跟他同归于尽了。
我不想这样,我还想赢,我还想我的孩子,我的女人活着。
我一瘸一拐的走出去,到了外面,我看着冷俊峰坐在客厅里,手里拿着香槟,怀里搂着女人,潇洒快活。
看到我来了,冷俊峰就得意的走过来,笑着跟我说:“林老板,怎么了?看你的表情,很不爽啊?”
我一把抓住冷俊峰,我不爽地说:“知道我不爽,就别来惹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冷俊峰不屑地说:“草,现在跟死狗一样了,你还嚣张?你知不知道马上云泰祥就要变天了?哈哈,你马上就会输的彻头彻尾了,张北辰答应我,只要他拿走云泰祥,就会认命我做云泰祥的董事长,你这个小子,就可以滚蛋了,哈哈,到时候,我一定把之前那些羞辱我的工人都给赶走,还有你……”
我上去就是一拳,直接把冷俊峰打的趴在地上,我拿着拐杖狠狠地砸到他的脑袋上。
打的冷俊峰鬼吼鬼叫的。
我愤怒地骂道:“你这个畜生,你这个废物,你这个蠢货,你他妈的,我之前告诉过你,给我老实听话,否则,我就打死你……”
冷俊峰被我打的头破血流,他慌张的爬起来,狼狈地逃走。
他跑到门口,不爽地说:“林峰,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你总有一天会求我的……”
我立马要追上去,冷俊峰吓的赶紧就跑。
我狠狠地呸了一口。
这个废物,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张北辰会任命你做总经理?你怎么不去死?你想什么好事呢?
等你把手里的股份给他,让他获得绝对控股权之后,他一定会杀了你的。
哼,现在的快活,只是你临死前的送行饭而已。
我深呼吸,压制我地怒火,我赶紧朝着我们的休息室去,张北辰没有限制我的自由,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当然了,他不限制我的自由,一方面是他的自大,想看着我挣扎,另一方面,他也要通过我的举动,来观察我。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偷香竊玉-第870章:我想,我找到了讀書
回到房间之后,我看着余安顺跟马妍都跑过来了。
马妍担心地问我:“刚才我听到了枪声,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张北辰软禁了吴总长。”
余安顺震惊地说:“这,这也太疯狂了,吴总长的身份,他不清楚吗?这是政变级别的犯罪。”
我立马说:“他已经不顾什么了,哼,以张北辰的手段,他会让吴总长死的悄无声息的,所以,我必须的尽快的找到我的女人跟孩子,我必须要无所顾忌的把吴总长送出去,只有吴总长出去,我们才能从根本上铲除张北辰。”
余安顺说:“对,你说的对,只有让吴总长安全的出去,我们才能连根铲除张北辰,但是,现在的问题是……”
我知道问题是什么,我立马拿着手机给张辉打电话。
很快电话就通了,张辉冷声说:“兄弟,我正在努力,我正在努力,但是我他妈的,找不到,我找不到……啊……”
我听着张辉的怒吼声,我立马说:“冷静,愤怒,只会让你降低智慧,冷静,你听我说,张北辰今天见过我的孩子,我可以确定,他就把我的孩子,藏在了不远处,一定就在小勐拉,你想想,今天张北辰去过什么地方,你想想……”
听到我的话,张辉立马冷静下来,我听到他嘟囔着什么。
突然,张辉跟我说:“他……他去过越秀……之前,我还问他去越秀干什么,他说,去办事,但是,我们在越秀没有业务……”
我听到越秀这两个字,我整个人都震惊了,我想, 我应该找到了我的女人。我应该早就想到的,我应该早就想到的。
我立马问:“张辉,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跟你阿爸要决一死战了,这场血腥的战斗,不是我死,就是他死,但是,我们可以做个交易,如果,我赢了,我可以放他一条活路……”
张辉咬着牙说:“你说……”
我立马说:“尽全力,帮我把女人跟孩子救出来……”
电话挂断了,张辉没有任何承诺,但是我知道,这是他做事的方式。
我立马站起来,走出去,马妍立马问我:“你去那?”
我说:“别跟来,我去救我的女人,私人恩怨,你们都不准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