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修羅戰婿 無怨-第一百六十九章 弱點即勝利熱推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进入正堂。
屋内的陈列,和之前在院落所观,大体类似。
奢华富丽,堂皇别致。
从陈列再到装潢,虽不能与皇宫媲美,但至少是土豪才拥有的别致景观。
这混沌始祖,这些年来,不知在宗门内,贪污了多少钱财,全都供以自己贪图享乐。
但是。
对外。
他却是号召宗门所有子弟,节衣缩食,简朴持家。
毕竟,作为二流门派,下辖的所有店铺业务,经营不是特别流畅。
油水,也没有想象的多,全宗上下,都过着朴素的生活。
可现在。
见到混沌始祖的奢华生活,这种人,如何不叫人痛恨!
“叶真,我等始祖几人,需要为你师父守阵。”
“并且,需要给他传输功力,确保他的修为晋升,能够加速时间。”
“已经达到天仙道,若能一鼓作气,来到天时境中后期的话,相信,等到隐出来之后,一定能以次作为资本,号令群雄!”
孙五娘开口。
任仲道加上其他几个始祖,不置可否的点头。
这是个机会。
王平安心中笃定。
而本来叶真还有所疑虑,但是在王平安触碰他的时候,他便心领神会。
叶真这人。
虽然性情阴晴不定,而且有自己的小舅舅。
不过,为人很聪明。
和聪明人打交道,有时候,不需要言语交流,就眼神交汇即可。
他心领神会。
火熱言情小說 修羅戰婿 起點-第一百六十九章 弱點即勝利
立刻点头,说道:“行,各位始祖,尽管放心。”
“你们为师父守阵。”
“我为你们镇守。”
“等到师父晋升,时间一到,咱们再去议事大厅,和玉芙蓉汇合,争取马到成功!”
商定。
孙五娘等人,纷纷前往内厅。
由一副挂帘隔开,混沌始祖就在卧榻上,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几个始祖,分成东南西北中,方位把持好之后,就开始给混沌输送。
而红萃,比较机警,她站在那里,一直都对王平安特别有兴趣。
左看右看,越看越像,最后,盯着王平安,狐疑道:“我是不是曾经见过你?”
“呜呜,呜呜……”
王平安对外,是哑巴著称。
面对红萃的询问,他支支吾吾。
一旁的叶真则是赶紧说道:“不可能,他是我从十里山带回来的。当时,如果不是他帮我……”
“我知道。”
“他救过你。”
“可是,他是不是哑巴,跟我见没见过他,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
红萃比较清冷,除了对孙五娘毕恭毕敬之外,她从不会给人好脸色。
哪怕叶真是混沌始祖的亲传弟子,她也无动于衷。
“回答我,我俩是不是认识。”
“如果是,你就点下头。”
“如果不是,那你就掀起头套来,让我亲自看一眼,否则,我晚上睡不着。”
这话说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修羅戰婿笔趣-第一百六十九章 弱點即勝利
还晚上睡不着。
自己有那么重要么?
王平安心底汗颜。
很显然。
她看自己眼熟,尽管蒙着面。
但是可能眼神太深邃了吧,让人过目不忘。
不过。
不能让她知道。
否则,功亏一篑。
不仅仅无法帮若清影扫清障碍,甚至有可能影响整个计划。
他忽然有些后怕,面对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尤其是。
他现在是个哑巴,不能说,不能跳。
而这叶真,看起来也比较虚对方,不知道他……
“红萃,你别给脸不要脸!”
就在王平安沉吟,脑子在飞速运转,琢磨着应该如何应对对方的时候——
叶真,忽然开口。
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
声音凌厉。
态度威慑。
抬起头来,昂首挺胸,看着对方,呵斥道:“我的人,你在质疑什么?”
“别拿什么见过他为幌子,不就是平时看我不顺眼,想要故意找茬儿么?”
“我警告你,现在我师父在闭关修炼,而你师父也在帮忙守阵,你若在这里胡搅蛮缠,你信不信我大声嚷嚷?”
叶真杀出杀手锏。
但是,红萃不为所动,冷哼一声,撇嘴道:“你要大叫,影响的,可不是我师父,而是混沌始祖,他在修炼的紧要关头,你……”
“师父!”
“红萃故意找我茬!”
“您别修炼了,还是赶紧出来管管她吧……”
反其道而行之。
叶真很清楚。
王平安一旦泄露,自己难辞其咎,受到的牵连,难以想象。
而这红萃, 不到黄河心不死,要对付她,只有孙五娘。
唯对方马首是瞻。
说好听点,是忠诚。
而难听的话,就是愚忠。
所以。
只要孙五娘一声令下,她必定生死相随。
“别叫。”
“你别叫!”
红萃的确吓尿了。
见到叶真来真的。
她赶紧阻止,同时点头道:“好,我不问了,我不问了总行了吧?”
“哼。”
“我都说了,你这种人,给脸不要脸。”
“滚出去,这里有我在,不需要你!”
叶真态度强硬。
而红萃则是气得吐血。
她是聪明人,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猫腻肯定有。
不过,回头看了一眼阵法内的孙五娘,她生息了口气,低声说道:“这个人,我肯定认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知道他的身份。而你叶真,也不是省油的灯,我不管你背地里有何图谋,只要不伤害我师父,你随意。可若是敢动我师父一根汗毛,要你狗命……”
“赶紧滚吧。”
“真是啰嗦。”
“跟个老太婆似的,烦不烦?”
“哼!”
迫于压力。
红萃冷哼退下。
前往门口镇守。
而王平安则是深吸了口气,心中如释重负,特地扭头,看了一眼,红萃并未偷听,而是站在老远的位置戒备。她知道,这叶真肯定有图谋,而且会防范自己,还是那句话,只要不伤害孙五娘,其他的事情,她都可以装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就能一命还一命。
只有这样做,她心里才能安心。
事实上。
对于她和混沌始祖的所作所为,她作为一个旁人,也看不过去。
可无奈,自己欠她的。
“刚刚真险。”
“我还真怕你应付不过来,若是让红萃知道我的身份……”
“这一点,我比你更害怕。”
叶真打断,唏嘘道:“你暴露,我也没办法隐藏,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娘们儿,我知道,她最在乎的,就是孙五娘。”
“只要孙五娘没事,她不会多管闲事。”
“这么多年来,我比你会更看人,宗门内的大小弟子,什么秉性、脾气,我都门儿清,这一点,以后你就跟着我学吧……”
“行了你。”
王平安无语,打断道:“你就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趁着他们还在闭关,咱们言归正传。”
“好,你说。”
叶真微微点头,道:“我就好奇,你为何要来这里。而且,刚刚口中所说,要找我师父,弄点别的事情。不瞒你说,把红萃知道,我也想和你单独谈谈……”
“就是这几个始祖。”
王平安的计划,不用遮掩。
这是既成事实,而且,他还需要叶真的帮助。
若不实情相告。
要让他在这里胡思乱想,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哦?他们……”
“嗯。”
王平安深吸了口气,点头道:“玉芙蓉若死,混沌被擒,那宗主之位,便是我师姐的。可是,坐上位置容易,要稳当和牢固,就得需要抓手,所以,我师姐她……”
“我明白了。”
一点就透。
叶真点头,唏嘘道:“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等心思。”
“几个始祖,虽然平时管理宗门事务不多,可是爪牙众多,声望和地位,都非常之高。”
“那你要帮你师姐,就得搞定这几个始祖,跟着我来,是因为知道我师父闭关修炼,其他几个始祖必定会过来,帮忙镇守。”
“不过……”
“想要让他们在混沌被擒拿之后,拥戴你师姐,除非他们死了,否则……”
“哈哈哈。”
王平安低笑,淡定道:“世事无绝对,是人,就一定有弱点,只要抓住弱点,我就不怕他们不会臣服。更何况,只是初登大位,需要他们的支持。等到时间久了,势力扶植起来,他们没有多大作用之后,再杀了也没事嘛。”
“什么?!”
叶真差点惊呼出声。
看着王平安,眉头紧蹙。
谈笑之间,运筹帷幄。
这废物,似乎跟自己认知中的形象,有所不同。
低看他了?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观察,寻找,切入,再配合我。”
王平安几个字词,听得叶真云里雾里,但是在经过深入剖析之后,又醍醐灌顶,试探性询问道:“我来猜猜。现在,他们在守阵。那我就可以观察,他们的修为途径,作为记录之后,再根据他们平时的言行举止,找到致命弱点,就如同红萃那样,将弱点融会贯通之后,再和他们摊牌,至于最后的定夺,就交给你来操作,是这意思吗?”
“哈哈。”
“知我者,叶真也。”
王平安不置可否。
叶真稍微沉吟。
看着王平安。
忽然觉得,这废物,有时候厉害得令人可怕。
从实力的突飞猛进。
再到城府的压抑极深。
这种人,首鼠两端,变幻莫测。
跟他为敌,那就是自寻死路!
看来。
在拿下混沌之后,自己得拿到秘籍,逃之夭夭。
本身,他就有其他投靠去处,等到日后,自己修为有成。
或许,这废物,以后会成为和自己争霸的竞争对手!
“行,我帮你。”
“但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说过,你会帮我拿到秘籍,等到事情结束之后,你会交给我。”
“我也不怕跟你明说,拿到秘籍,我就会离开宗门,投靠他处。”
“你……”
“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
“也许,日后你会是我的对手,但是今天,我信守承诺。”
“一言为定!”
“天地为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