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起點-第三十九章 上古神器收集ing鑒賞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既然你们要建立修仙门派,我随便搭了些房舍,你们看着够用没有?”炼妖壶和昊天塔是虚空之阵的组件,与失却之阵无关,莱尔早早回应逍遥子和晓梦的请求,于天地元气丰盈的蜀山布置下【锁妖塔】。
锁妖塔的‘镇压’、‘封印’、‘炼化’功能都略有欠缺,强大的妖族大概可以在里面活蹦乱跳个几百年,天赋异禀者甚至有可能趁着锁妖塔开启之际脱逃。但以人类目前的战斗力很难把强大的妖族关进锁妖塔,就此意义上锁妖塔的功能是完美的。
“有劳东皇钟大人相助。”比起那些没什么特色的房舍,逍遥子和晓梦更在意别的东西,“只是,这些漂浮在空中的小山是……?”
明明留在地面挺好的,愣是将它们飘起来,中间扎上只有百米巨人才拔得出来的巨剑、巨剑与巨剑之间以粗大的铁链相连,完全的意义不明。
莱尔笑道:“反重力岛屿很酷炫吧~?这是鬼界的风格,如果你们追求长生失败,下去了也不会感到陌生哦~”
熱門連載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第三十九章 上古神器收集ing鑒賞
“…………”逍遥子和晓梦完全不想提前适应鬼界。
不过,莱尔的恶趣味他们认下了,反正那些铁链粗得就像小径,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摇晃,只要练过点轻功都不会摔死,只有新入门的弟子会受到影响。
“我这边的诺言就到此为止了。”莱尔仍然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竖起两根手指,“离开前要说两件事,勿谓言之不预也。”
“大人请说。”两人可不会掉以轻心。
“其一,锁妖塔的性质是监狱和尸骸元气回收装置,对人族与妖族间的厮杀不起直接作用,千万不要误会了我的立场。你们若是敢喊‘杀尽天下妖族’的口号,四处狩猎妖族炼丹,我扭头就给你们一发黑洞炮。”自然是开玩笑的,灭掉未来的蜀山仙剑派根本不需要用到黑洞炮。
不知道黑洞炮是什么的逍遥子作揖道:“大人请放心,我们无此意愿。”
莱尔接着道:“其二,劳烦你们给徒子徒孙留言时写得清晰明了一些,如果昊天塔和炼妖壶化形,我会前来带走他们,如果届时有人跳出来喊‘锁妖塔是我们蜀山祖师爷留下之物,岂容你窃取’这种蠢话,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们会注意的。”逍遥子面上神色不变,内心却给自己提了个醒。
明明是蠢得要死的场景,可低头看了眼腰上的道家掌门专属武器-雪霁,联想起天宗人宗这些年来智障得要死的内部纠纷,莫名觉得若不加以防范,此事真有可能发生。
“那么,布置失却之阵之时再见吧~”言罢,莱尔施展幻影移形离开。
逍遥子捋着胡子道:“……看样子,我们的意向被看透了。”
玄幻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機戰蛋-第三十九章 上古神器收集ing讀書
上古神器争夺战仍没有结束,但无论是人宗还是天宗,都已选择退出争夺。
“是否被看透,一点都不重要。”晓梦以和光同尘移动至逍遥子正前方十数米处,拔出佩剑-秋骊,遥指逍遥子,“如今重要的是,道家的未来。”
逍遥子拔出雪霁,长剑竖直置于胸前,手指贴在剑身上:“不管最终胜负如何,我希望这是道家最后一次内斗。”
蜀山仙剑派的创派理念,究竟是以【修仙长生】为主,还是以【斩妖救世】为主,将由此战决出。
》》》》》》
“……不需要监督我吗?”云无月接过已注入灵力的昆仑镜,疑惑道。
“以你的力量,足够使用一次昆仑镜了。如果你打算逃往我所不能触碰的过去,根本不需要把它送到我这里,因此我打算尊重你的隐私。”莱尔想了想,补充一句,“假如事后你需要闭关恢复力量,可以前往蓬莱岛。”
云无月自然不乐意自己与缙云的往事有第三者旁观,可她仍有顾虑:“我无意改变历史,却也无法保证自己的行为不会影响到未来。”
‘蝴蝶效应’一词不属于本世界,反正就是那个意思。
“好问题,这就涉及到了对【时间】的猜想了!”莱尔抚掌大笑,以法术绘出几份关于时间穿梭的简图。
“……?”云无月移动到少司命身后,从正确的角度观看图表。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第一种猜想,时间穿越者本人为‘由未受改变的过去衍生之人’,由此得到的结果是,他回到过去后只要略微改变历史,位于未来的‘时间穿越’这件事会受到影响,他因而不会出现在过去,保持原样的过去又引发出‘时间穿越’这件事,陷入死循环。”
云无月盯着图表上发亮的闭环图案,沉声道:“……最终,世界正常前进,只有他独自毫无自觉地困在循环中?”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连大妖都会恐慌的结果。
“第二种猜想,时间穿越者本人为‘由已改变的过去衍生之人’,这很容易理解,无论他做任何事都不会引发任何恶果,因为过去本来就是这样的。要注意的是认知存在狭隘性,以他要杀掉婴儿时期的仇敌为例,他确信已经杀死对方后拍拍屁股离开过去,但后来发生了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例如我刚好路过见义勇为,活过来的婴儿长大后变成他的仇人。”
“……命运。”少司命只想到这个词来形容此现象。
“第三种猜想,时间穿越者本人进入了‘似是而非的平行世界’,他根本没有改变自己所出生的世界的现实,只是舍弃了故乡、在一个跟故乡的过去一模一样的世界中开辟出更美好的未来。”
大司命疑惑道:“主人,真的会有这样的世界吗?”
“谁知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认知存在狭隘性,就算那种世界是存在的,我也不知道啊。”莱尔不负责任地笑了起来,“但有一点请放心,昆仑镜曾经被人使用过,目前看来应该是第二种猜想。”
“……所以才一点也不担心吗?”云无月接受了这个说法。
莱尔歪了歪脑袋,惫懒地说道:“其实,我个人是很期望你改变历史的……因为我想知道自己能否抵抗‘世界线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