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夢迴大明春 txt-698【史詩級村鬥】閲讀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梦回大明春
王骥所在的公国全称,应该叫“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施泰因公国”。
虽然属于丹麦国土,但通用语言是高地德语。
就连在丹麦首都,贵族语言都是高地德语,只有底层平民才说丹麦语。
王骥指着地图:“中间要经过两个贵族的领地,我们就这样大摇大摆走过去?”
德意志指挥官说:“都是些小贵族,只要不在他们的领地劫掠,这些人不会有任何动作。毕竟,我们打着大公的旗帜,甚至有权召集他们参与作战。”
王骥又问:“这个伦茨堡伯爵很强大吗?”
德意志指挥官说:“是很强大,他的常备军中有二十个骑士。”
王骥撇撇嘴,居然无法反驳。
欧洲的骑士,属于最低级的贵族,是要接受正式册封的,有些甚至可以拥有一块领地(类似小地主)。一般而言,高级领主要打仗时,就会召集自己辖内的骑士作战,骑士又带着扈从和农民过去。
这位伦茨堡伯爵,能养二十个骑士作为常备军,在丹麦确实可称得上军力强大——都是些落魄骑士,类似日本的底层武士,空有贵族头衔却连肚子都填不饱。
正如德意志指挥官所说,王骥带着六百大军,从两个贵族的领地通过,居然没有爆发任何冲突,当地贵族只是警戒而已。
两天后,伦茨堡出现在王骥面前。
走得不快,甚至可以说奇慢无比,因为从石勒苏益格到伦茨堡只有60多里地。拿着粪叉的农民军,严重拖慢行军速度,王骥在让他们做运粮辅兵。
王骥放下千里镜说:“呵,一个小小的伯爵,城堡竟然不比丹麦国王差。”
德意志指挥官说:“伦茨堡伯爵祖上阔气过,曾经买下大片丹麦国土,这座城堡也是当时扩建的。”
王骥问道:“教堂不会在城堡里吧?”
德意志指挥官说:“没有,教堂在附近的小镇上。”
“那还等什么?我可不会强攻城堡。”王骥立即挥师,带着六百大军杀向小镇。
中途,几个骑士策马奔来,喝问道:“你们要通过伦茨堡伯爵的领地,为什么不派人到城堡说明情况?”
“放铳!”
王骥懒得饶舌。
一阵排枪打过去,有个倒霉蛋落马而亡,其他骑士吓得慌忙逃走,边跑边喊:“敌袭,敌袭!”
小镇距离城堡不远,镇上居民也就几百号而已,其规模更像是大明的村落。镇上有一教堂,同样小得可怜,甚至是用木头随意搭建的。
镇上居民叫喊着逃跑,日本浪人提着武士刀冲上去,粪叉农民军也跟着冲上去。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这些农民瞬间从可怜人化身强盗。
抢着抢着,日本浪人停下来,实在是本地百姓太穷,他们已经失去抢劫的欲望。
粪叉农民军则士气高昂,甚至从尸体上扒烂靴子穿,无论王骥如何喝止都压不住。
“这他娘的……”王骥心累无比。
“当当当当!”
城堡方向传来钟声,却是伦茨堡伯爵,正在敲钟召集自己的军队。
王骥带着汉人火枪手,快速将教堂包围,抓来一个教士问道:“公主呢?”
教士说:“公主在城堡里,去年就搬进城堡了。”
“砍了!”王骥说。
教士听不懂汉话,但见周翡抽刀,顿时痛哭求饶。
砍死一个教士,又问另一个教士:“公主呢?”
“在城堡里。”
“砍了!”
德意志指挥官说道:“阁下,这座教堂好像只有两个教士。”
王骥撇撇嘴:“那就当是在城堡里吧。”
王骥并非嗜杀之徒,只是想确认信息而已。当然他也不仁慈,见识了殷洲的一堆烂事,王骥怎么可能仁慈得起来?死在他命令之下的土著,就有上百个之多,只因那些土著不愿和平交流。
好不容易收拢住农民军,王骥又折身杀向城堡。
伦茨堡伯爵坚守不出,因为其军队还未集结完成,正在从领地的四面八方赶来。
王骥让丹麦向导喊话:“伯爵阁下,请交出公主,否则把你的领地夷为废墟!”
伦茨堡伯爵站在城楼上,呵斥道:“叛逆之徒,公主不可能交给你们!”
王骥对向导说:“告诉此人,如果他拒绝交出公主,就把他领地里的农民全部杀光。另外,我来自大明,只想把公主带离丹麦,不会害了公主的性命。”
丹麦向导再次传达信息。
伦茨堡伯爵默然。
公主是十年前逃来的,当时还是个小女孩,由忠心的骑士一路护送。
伦茨堡伯爵属于德意志贵族,其实不想插手丹麦王室斗争。但丹麦国王要搞什么宗教改革,这就让伦茨堡伯爵很不爽了,扣着公主至少能让国王心生忌惮,不敢在石勒苏益格地区改革宗教。
因为宗教改革,欧洲现在乱成一锅粥。
就拿隔壁的梅克伦堡公国来说,本来由兄弟俩联合统治,兄友弟恭相处得非常融洽。结果呢,哥哥要搞宗教改革,弟弟死活不愿意,兄弟俩直接将公国一分为二。由于他们都要做大公,导致分家难以成功,同时并存两位梅克伦堡大公,时不时就要召集骑士和农民打仗。
“伯爵阁下,”玛格丽特公主说道,“这十年来,一直打扰阁下了,不能再给您添麻烦。”
伯爵还未作答,旁边一个中年骑士就阻止道:“公主,你不能离开这里,那些都是混蛋国王派来的!”
玛格丽特给骑士行礼说:“克里斯丁,我最忠诚的骑士,感谢你这些年的照顾。但是,我真的不想再惹麻烦,也不想让你们为此丧命。”
“哒哒哒!”
又是数名骑士,带着他们的扈从赶来,看到王骥的军队便远远绕道。
王骥不理那些前来集结的骑士,下令道:“去几个人,把那片麦地烧了!”
麦子已快到收获的季节,就这样被侵略者点燃,看得伦茨堡伯爵一阵肝疼。他祖上虽然阔气过,但现在穷得很啊,就指望着收租子度日。而且,土豆等高产作物,如今还没传过来,北方的贵族和农民都严重缺粮。
丹麦向导再次喊话:“要么交出公主,要么出城作战,要么烧光农田。伯爵阁下,你自己选择!”
伦茨堡伯爵犹豫不定,三个选择都不是他想要的。
王骥等待片刻,再次下令:“继续烧!”
粪叉农民军们,又跑去烧麦田。这些家伙穷疯了,在烧麦子的时候,还有人把青麦穗放进嘴里咀嚼。
双方就这样对峙一整天。
翌日,上午。
王骥已经烧了好几块麦田,伦茨堡伯爵终于出城作战,因为他的军队已经集结得差不多。
骑士连带扈从共有百多人,另有数百农民军,还有二十个长枪侍卫。
没有火炮,也没有火枪。
就连大名鼎鼎的德意志雇佣兵,也是二十年前才开始配备火枪,并运用火枪干翻瑞士雇佣兵。
当时,西班牙和法国打仗,作战地点在意大利,双方主力则是德意志雇佣兵和瑞士雇佣兵。1200名德意志火枪手,在300名西班牙长枪手掩护下,击败了5000名瑞士戟兵,瑞士雇佣兵就此走向衰落。
德意志雇佣兵,使用的还是火绳枪,而王骥的麾下则是燧发线膛枪。
城堡建在一个小山丘上,传说山上住着恶龙,有兄弟俩击败恶龙,用恶龙的财宝修建城堡——这就是伦茨堡的传说。
双方列阵于小山丘下,周遭是大片被烧毁的麦田。
伦茨堡伯爵指挥骑士,从两翼包抄敌军,自领长枪侍卫和农民军,于正面向王骥缓步走去。说白了,欺负王骥没有骑兵,农民被骑士一冲就溃。
或者说,还没冲就要溃了。
王骥带来的粪叉农民,看到骑士从两翼包抄而来,全都吓得两股颤颤想要逃跑。
王骥对德意志指挥官说:“你的一百长枪兵,负责防止对方的正面进攻,不要管两翼和后方的战斗。至于农民,有多远滚多远,别把我阵型冲溃了。”
德意志指挥官立即照做,因为他知道火枪手的厉害,不认为这一仗会输掉。
粪叉农民们如蒙大赦,朝着后方疯狂逃窜。
伦茨堡伯爵大喜,以为敌人已经崩溃,立即下令道:“全军冲锋!”
王骥以前只打过土著,他今天犯了大错,只知道倚仗火器之威,却忘记士气才是第一位。
粪叉农民离开战场,对方瞬间气势如虹。而王骥这边,负责正面防御的100长枪手,因为友军的离场、敌军的冲锋,瞬间吓得想要转身逃跑。
德意志指挥官首先感觉不妙,在喊话提振士气的同时,对王骥说:“火枪手调一些到正面!”
王骥立即调去四十个火枪手。
德意志指挥官又说:“瞄准对方的农民射击。”
王骥虽然啥都平庸,但优点是从善如流,从来没有刚愎自用的毛病。德意志指挥官说啥,他就立即照做,四十个火枪手全部对准敌方农民。
“砰砰砰!”
枪声响起,伦茨堡伯爵和德意志指挥官,心中同时冒出疑惑:这么远就开火?
很快,他们的疑惑便解开了。
王骥手下的汉人火枪手,并不擅长列阵齐发,他们喜欢自由射击。在航行途中,他们还会用野兽和飞鸟练手,既训练了枪法又能解闷儿。
四十发远距离自由射击,准确命中十三个农民军,顿时让对方的农民乱作一团。
如此高的命中率,让德意志指挥官惊讶不已,连忙建议说:“全部瞄准伦茨堡伯爵!”
伦茨堡伯爵大惊失色,他害怕农民溃散,立即下令:“全力冲锋,骑士们也一起冲锋!”
司号手吹响号角,两翼骑士立即开始冲刺,敌人还隔得老远,王骥这边的一百长枪手直接崩溃。
王骥大喊:“武士们顶上!”
船长李济为了保护公子,临时在日本招了50个浪人。半路病死一个,还有个拉肚子在船上,如今有48个日本浪人随王骥出战。
这些日本浪人虽然嗜杀,但打起仗来不要命,居然提刀朝数倍于己的敌军冲去。
而且他们也不笨,不去招惹盔甲齐整的20个长枪护卫,分为两队直冲对方的农民军。
两翼战场,100个火枪手,朝着冲锋过来的60多名骑士,慌慌张张进行两排轮换齐射。
这些骑士很有意思,他们名义上是伯爵的属臣,但都只关注于自己的小日子。纯粹的骑士也就罢了,烂命一条而已,但其中还夹杂着几个男爵,这些男爵可都是惜命的。
只射杀了几个骑士,男爵们直接撂挑子不干,绕向后方远远观察战斗,顺便去追杀正在逃跑的粪叉农民。
男爵们做出示范效应,骑士们立即有样学样,冲到一半就选择撤离战场。
而在正面,48个瘦小的日本浪人,冲到欧洲农民阵型中,简直就是虎入羊群。这些农民根本没披甲,被长长的武士刀斩下,有时候内脏都能看见,血腥程度能吓坏小朋友。
瞬间,伦茨堡伯爵麾下的农民,崩溃叫喊着四散而逃。
正面四十个火枪手,瞄准伯爵所在的长枪卫队,近距离射击造成几乎团灭的效果。伯爵本人肩膀中枪,吓得立即骑马逃跑,远处观战的骑士见状,竟然直接逃得不见踪影。
大胜!
王骥这边,一百长枪兵崩溃逃跑,加上跑得更快的粪叉农民,被追去的敌方骑士砍死四十多个。
汉人火枪手,无一伤亡。
日本浪人,被敌方农民的粪叉戳伤两个。
此次战斗,被逃走的贵族骑士们,回去传得甚是离谱。说什么中国火枪,能够在几里地外杀敌;还说什么中国士兵,一个可以弄死十个欧洲士兵;这场战斗的指挥官王骥,更是用兵如神、不可力敌。
玛格丽特公主被送出城堡,双方矛盾就此解开。
王骥还赠送伯爵一件药玉项链,肩膀被擦伤的伯爵回赠一把骑士剑,彼此之间居然变得热情友好起来。
至于死掉的农民和士兵,谁在乎啊?
最后,伯爵甚至邀请王骥到城堡里聚餐,不过只能带二十个士兵进入。
“公子,小心有诈。”周翡提醒说。
王骥哈哈大笑:“我若在里面死了,你就把方圆百里的农民全部杀光,气死这什么伯爵!”
就这样,王骥大摇大摆进入城堡。
席间,伦茨堡伯爵好奇问道:“阁下是中国人,为什么来到欧洲,而且还帮丹麦国王打仗?”
王骥说道:“我是从大明前往新大陆,又从新大陆来到欧洲,想要做一次环球旅行。至于丹麦国王,我跟他做了一次交易,只要我把公主带离欧洲,他就给我一千金币。”
“环球航行?”伦茨堡伯爵肃然起敬,随即又说,“丹麦国王穷得很,恐怕一千金币都拿不出来。”
王骥笑道:“那我就去他的领地抢劫,抢完一千金币就收手。”
伦茨堡伯爵问道:“阁下在中国是什么爵位?”
王骥说道:“大明的贵族都没有实权,我并不是什么贵族。但我的父亲,是大明首相。”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伦茨堡伯爵惊呼:“那位战无不胜的中国首相兼指挥官王渊?”
“正是。”王骥点头。
伦茨堡伯爵说道:“难怪阁下打仗这么厉害!”
此战,就这样传得更加神奇,甚至震动整个德意志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