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第963章 攪事兒的人推薦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原本人家在外头说闲话儿,陈牧在格子里等一会儿,等人走了,出来就完事儿。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居然响了。
“叮铃铃……”
他的手机铃声调了个挺大的声量,突兀中响起,厕所外面的人一下子全都安静了下来。
陈牧无奈的接通电话,是左庆峰打过来的:“杨军他们要走了,我刚才已经向他们表达了不信任他们的想法,他好像还有点想要说服我的意思,不过我没有理他,他沉默了一会儿后,就对我告辞准备离开了。”
“好,我知道了。”
陈牧和左庆峰又聊了几句,这才挂线。
聊完电话,陈牧注意了一下,他刚才听到有开门的声音,外头的人估计已经离开。
刚才他在电话里,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毕竟厕所空间就这么大,就算再压低外头的人也是会听见的,所以他索性光明正大的和左庆峰聊。
这样一来,也不知道外面的人有没有听出他的声音。
不过人都走了,这样避免的彼此的尴尬,其实挺好的。
推门走出自己的小格子,陈牧正要洗手走人,没想到之前那几个人里,还有一个留下来了。
那人好像叫做林深全,之前听马昊的介绍,应该是马家家长某个朋友的孩子,之前还来给陈牧敬过酒,只是陈牧没喝。
现在两个人这么一照面,情况变得不免有些尴尬起来。
陈牧脸皮厚,怔了一怔后若无其事的冲着那人点点头,然后洗手、擦手,准备就这么走人。
可没想到林深全居然走了过来,搭话道:“不好意思啊,刚才大家只是随便说说闲话,没有针对谁的意思,你别介意。”
“没有,我不介意。”
陈牧也随口应了一句,他这话儿也算是实话。
大家彼此间并不认识,随便在后面议论几句,问问来历背景,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陈牧一点也不觉得什么,其实讲真,他或许回头也会向马昊打听打听这几个小子的来历也不一定的。
林深全看见陈牧这么说,笑道:“谢谢。”
“这有什么可谢的。”
陈牧洗完手,指了指厕所的门:“那我就先进去了。”
“好,一起!”
林深全和陈牧一起走了出去。
同行的时候,林深全大大方方的问陈牧:“我其实从刚才昊子介绍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有点眼熟,只是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嗯,你能不能提示下?”
陈牧也不遮掩,笑着说:“我闹出过几次新闻,所以你可能在电视或者网路上见过我。”
微微顿了顿,他又友情提示了一句:“你可以搜一下我的名字,就知道了。”
“哦,原来你还是名人呀……”
林深全拿出手机,自顾自搜索起来。
陈牧没理会林深全,走进房间以后,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他其实对这个林深全的印象还挺不错的,接人待物来说大方得体,给人一种坦荡而且落落大方的感觉。
要知道这样的个性,可不是随便能教养得出来的。
只能说明他所出身的原生家庭,是一个很懂得教养孩子的家庭。
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后,林深全抬起头来看了陈牧一眼,眼底带着一丝讶然。
虽然不知道他看到有关于陈牧的哪一条新闻,不过显然有些惊讶。
陈牧和他对视一眼,只微微一笑,就没再多看,继续和身边的马昊、李少爷边吃边聊。
今天这家饭馆的东西真做得不错,虽然看起来不精致,可是吃起来味道却很好,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反倒有些看起来摆盘很精致的饭馆,吃起来味道也就一般,更会让人觉得名不副实。
几个人正吃着的时候——
突然,房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
原本席面上的众人都以为是饭馆的服务员传菜来了,也没有在太在意,可等到有人看清楚进来的人以后,手和嘴都不禁停了下来。
渐渐的,整个席面的人都停了。
连带李少爷和陈牧他们也因为其他人的异样,而停下手脚。
马昊皱了皱眉,看着那三人:“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
那三个人里,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是一个留着寸头的青年。
那人的相貌其实长得不错,不过整个人的气质却给人一种“很凶”的感觉,算是挂着凶相的,而且特别的冷。
另外的两个人,也一样是寸头青年。
一个嘴角嘬着坏笑,一个神情冷漠,给人的感觉都不太好。
“哪一个是要娶你姐的人?”
那个挂着凶相的青年目光扫了一圈席面以后,目光最终落在李少爷和陈牧身上,来回打量。
因为陈牧和马昊坐在一起,所以对方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陈牧身上。
马昊“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冷声冷气道:“方青玺,你想干什么?来砸场子吗?”
“砸场子?”
那个叫做方青玺的青年轻蔑一笑:“我砸场子你兜得住吗?我就是想过来和你姐未来的男人见一面、聊一聊而已。”
马昊偷偷看了李少爷一眼,然后才道:“我姐要嫁什么人和你没关系,你们给我赶紧滚蛋!”
“昊子,你也太不讲究了,我这不来都来了,你就是这样待客的?掉不掉份儿?”
微微一顿,他又转头看向席面的其他人:“怎么,不准备给我让让位置?”
这时候,那个“小权”站起来了:“青玺哥,今天是昊子哥在请客,你这样不请自来,不太好吧?”
“嗯?”
方青玺的目光立即转到了小权的身上:“不错啊,一段时间不见,连刘权你小子都敢在我面前大声说话了呀,看来还真是揍你揍得少了。”
小权一听,顿时流露出一丝畏怯之色,不过他还是梗着脖子说:“想揍我尽管放马过来,只是你今天这样不地道,枉昱姐从前这么对你,你算个屁的男人……”
“小权!”
马昊突然开口喝止住小权,目光凌厉。
小权也醒悟到了什么,忍不住下意识的看了李少爷一眼,闭上了嘴巴。
马昊看着方青玺,咬牙切齿道:“方青玺,我今天再叫你一声哥,请你尽快离开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你要是继续在这里闹,那我可以很郑重的和你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算结仇了,日后要是不弄死你,我就不姓马。”
这话儿的分量就很重了,所有人都看向马昊,没想到马昊会这么说。
方青玺也看着马昊,想了想后才说:“我今天来,就是想见见准备娶你姐的男人,看看他究竟是怎么样的。”
微微一顿,他把目光放在陈牧身上:“是你吗?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陈牧还没吭声,李少爷就已经站起来了:“我是要和马昱订婚的人,叫做李晨凡。”
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又说:“有什么你要说就在这里说吧,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一来就这么不客气的让我跟你出去……说实在,我不愿意给你这个脸。”
方青玺把目光从陈牧的身上移开,上下打量李少爷:“马昱是我的女人,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方青玺……”
马昊一听这话儿,顿时急了。
可是李少爷直接摆了摆手,示意马昊稍安勿躁,打住他的话儿,然后才转头对方青玺说:“你说马昱是你的女人就是你的女人啊?就算是真的,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马昱是我的女人,你最好离他远一点,这句话由我来说才最合适。”
方青玺目光一沉,没想到李少爷会这么说。
倒是马昊,听见李少爷的话儿后,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李少爷又说:“男人女人这点事儿,值得这样兴师动众的闹吗?大家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分开,这么简单的事儿闹成这样,你不怕丢人,其他人看着都觉得没意思……啧啧,装出这么一副牛逼轰轰的样子来,我看了都想笑,不觉得太幼稚了吗?”
房间里,最想笑的人是陈牧。
他知道李少爷这就是在装逼,要知道这货可比这个什么方青玺幼稚多了。
而且,方青玺这么一闹,马昱和对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少爷肯定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看不见的,所以回头还有事。
眼前这个,属于先处理外敌,把面子圆起来,然后再来处理内部矛盾。
方青玺被李少爷说得脸都黑了,直接指着李少爷说:“你出来,麻皮不揍你一顿,你都不知道东南西北。”
马昊怒道:“方青玺,你别太过分,有本事你冲我来。”
方青玺冷哼:“要不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我今天……”
就在这时——
“你今天要怎么样?”
突然,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了,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进门的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
那中年人长相很威武,穿着一身便服,可给人感觉却一点也不像是穿便服,很违和。
另外那个年轻人比较像是秘书一类的人,拎着个公文包,跟在中年人的身后。
方青玺一看见进门的人,脸色顿时一变,喊了一声“爸”。
那中年人进门后,沉着脸说:“我要不是听你姐说你回来了,都不知道你又想闹幺蛾子,赶紧给我滚回家去,这件事情我待会儿回去和你说。”
“可……我……”
“赶紧走,别再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了。”
中年人的语声变得更加严厉。
方青玺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抬起头来瞪了李少爷一眼,随即转身就走。
等儿子走了以后,中年人才看向马昊:“马昊,今天这件事情,你回去和你姐说一句,对不起。”
马昊点头:“方叔叔,我知道了,谢谢你。”
中年人摆摆手,又看向李少爷:“你是李家的老二,没错吧?”
李少爷不傻,只看对方的做派,就知道是位置不低的人,所以打了个招呼:“你好!”
中年人笑了笑:“今天给你惹麻烦了,不好意思。”
“没事。”
“好,就这样吧,你们继续。”
说完,中年人领着自己的秘书,很快离开。
这顿饭继续吃下去也没什么滋味,差不多以后,其他人很快离开。
马昊开车送李少爷和陈牧回住处。
上车以后,他迫不及待的给李少爷解释:“李哥,你可千万别误会了啊,我姐和方青玺可没什么事儿的,今天他这么来闹……说的那些话,纯粹胡说八道。”
李少爷好整以暇的问道:“那好啊,你和我说说,你姐和那个方青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姐和方青玺就没怎么回事儿,只是他爸是参谋丈,和我们也算是很小就认识了。
方青玺一直喜欢我姐,想追我姐,他家里之前也是支持的,可我姐没搭理他。
我爸开始还挺支持两家联姻的,可这小子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在外头到处混,惹下的麻烦事儿一堆,后来也就不同意了。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可这个方青玺偏偏野惯了,总觉得没人敢和他抢我姐,现在听说我姐要订婚了,所以就闹出了今天这一出。”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啊!”
李少爷不动声色的应了一句,感觉有点深的意思。
陈牧也只是默默听着,这事儿和他无关,他沉默就对了。
反正事情是马昊说的,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
想知道真相,还得找人打听。
陈牧觉得李少爷肯定会处理这事儿,他就算是兄弟,在这种事情上也最好别给意见。
到了别墅以后,陈牧直接钻进房间睡觉去了。
李少爷也回到了他的房间,好像开始打起了电话。
晚上起来的时候,走出房间,陈牧意外的发现来了客人,居然是马昱。
陈牧虽然不知道马昱为什么而来,可原本说好了订婚前三天不见面,现在急急的赶过来,很显然和今天方青玺闹事有关系。
最有可能的,是人家姑娘担心李少爷会有想法,所以着急忙慌的过来处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