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809章 南鄭城下(求月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曹操大军的动向一时间,无法从具体的细作探报得知。
刘备骑着的卢马,大军正在赶赴南郑县的路上:
“士元,你说曹操他会不会隐藏在汉中某处?”
庞统倒是觉得不可能,放弃阳平关的防御,引诱己方进入汉中腹地,双方进行决战,损伤太大。
他认为曹操也遭不住。
况且此次争夺汉中之地,曹操损伤不小.
尽管他收降了张卫麾下大批人马,士卒数量不降反增,但是战斗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主公,曹操必定是退出汉中境界,如此这番行为,只是为了迷惑我们,让我们不敢轻易追击。”
庞统捏着胡须想了想:
“依我之见,走褒斜道的必定会是曹军主力,而上庸郡方向的一定是偏军,作为掩人耳目的。”
刘备侧头道:“士元为何会做出如此判断?”
“栈道一经破坏,我军便无法探查,同时也是绝了那些汉中降卒的后路,他们只能继续跟着大军前行。
而据定国来信言,钟繇他已经率领大军从凉州回来,驻扎在郿县武功一带,迎接曹操出谷。
他猜测曹操极有可能是要绕过长安,从河东郡回到洛阳去。
当然关平也不好判断是真是假,还是钟繇他在故意摆出如此阵势,吸引他的注意力。”
用兵之道,真真假假,就得让敌人猜不透自己真正的意图,那才是最为稳妥的。
不过臣觉得曹操他毁坏了褒斜道的栈道,那就露馅了,曹军主力已经从褒斜道出发回到汉中。
而另一只偏军前往荆州,既可以迷惑我等视线,还可以增强南阳郡的守卫,以此来抗衡云长。
或者勾结江东,袭扰我江东。”
“且写信叮嘱定国,切记不可与曹操交战,他从褒斜道回去。
必然是想要重新夺回长安,否则关西之地也不在是他所有的。”
刘备叮嘱了一句,针对江东的话没有应下,他不认为江东孙权会是这般短视之人。
选择撕毁两方盟约,悍然与曹操联盟,那他江东以后就再无崛起之路了。
刘备又看向另一侧骑马同行的法正,见他也是点头,便知道曹操的谋划十有八九是这样的。
庞统应了一声道:“关小将军也说了,不管曹操如何挑衅。
他都不会迈出长安,直到把整个关西之地彻底与曹军割裂。”
刘备点点头,觉得侄子表现的如此稳妥,那当真是非常不容易。
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发动攻势,什么时候该守城为主。
曹操他越想要交战,那就越不跟他交战。
路途遥远,粮草消耗,士气低落,士卒逃亡,都是曹军如今需要面对的现象。
己方已经取得重大战果,硬拖着,铁定是曹操吃亏。
刘备就希望曹操能够领兵攻打长安城,如此一来,
方能更大的消耗他麾下的士卒,而不是出城与曹军野战。
刘备叮嘱完之后,又开口道:
“那我们就追一追,这支打着曹操旗号的偏军?”
法正补充了一句:“如今我们即将得到汉中的主要地区,但是西城、上庸、房陵三郡,归属荆州。
细作打探到他们皆是已经投降了曹操,此处山岭颇多,交通不便,是汉中侧翼。
战略位置对于我们非常重要,是进一步连接荆益二州的纽带,主公,且派遣一支偏军尾随曹军,前去攻占。
或许我们到了,他们也该投降了!”
这些人以前都是跟着张鲁厮混的,只要解决了张鲁,那上庸三郡也就该平定了。
曹操他们惹不起,如今己方的实力,也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刘备摸着胡须想了想:“云长来信说招降南乡郡太守傅方,但是一直都没有成功。
元直想要借着打南乡郡的由头,攻破宛城,从而把曹军势力彻底赶出荆州。”
庞统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如今也没有擒获曹操的能力。
在曹军的如此布置下,南乡郡反倒成为了一个陷阱。
徐庶没有冲动的表示要全力攻打南乡郡,断曹操的后路,此事让庞统极为赞同。
拼死之下,曹操不一定能够被擒获,况且荆州地理位置颇为微妙,更是要小心应对。
有些地方是打不得的,尤其是己方实力大增,孙权他焉能不会眼红。
在得到益州的时候,孙权就已经对己方占据荆州表达了不满。
甚至一度扬言,荆南四郡是在己方的默认下才得到的。
荆州理应属于江东所有的言论。
但幸得大公子刘琦虽然一直病了,前后有张仲景华佗神医的合力救治,依旧有性命存在。
江东应该具有荆州的言论,根本就站不住脚。
论资排辈,那也得是刘琦排在前头。
如今汉中长安以及雍凉二州,全都会被己方所占有。
这孙刘联盟不知道还能否延续下去。
庞统可没有什么要一直与江东联合起来的心思。
他跟诸葛亮不一样,完全是属于“鹰派”的谋士。
该占的时候就占稳地盘,该消灭盟友的时候就消灭盟友。
从古至今,哪有什么永世不变的盟友关系?
还不是当时大家共同的利益站在了一起!
赤壁之战前,孙刘两家有着共同的利益,那就是保证己方势力不被曹操所吞并。
经历过赤壁之战后,孙刘两家都有了各自的发展。
现在看来,不过是刘备的势力增长的过于迅猛而已。
最根本的缘由是三兄弟社团一直都在攻城略地,壮大自身。
而江东想要攻城略地,却每次都被阻在合肥城下,眼看着淮南富裕的土地流口水,却得不到。
庞统觉得己方的利益与江东的利益已经不同了,他相信曹操会派人去说服孙权联合起来,对付己方。
但主公觉得还是不要轻易撕破脸皮,以免图声事端。
毕竟己方还没完全消化掉新占据的地盘,实力依旧不够强横,无法两面作战。
但庞统在江东效力过,他十分清楚第一人江东大都督周瑜的谋划,故而他对江东的防范是一直都有的。
“我准备派封儿领兵前去收服此三郡,令孟达从秭归攻房陵,劝降太守蒯祺,会和封儿,接受他的统帅,镇守三郡,士元你觉得如何?”
“全凭主公做主。”
庞统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人家要给养子和最先投奔的东州人代表送一些功劳,他能说什么。
这是人家应得的。
如今随着主公实力越发的壮大,麾下将领的派系,也越发的分明了起来,都得照顾一二,保持平衡。
但主要受到重用的还是元从一派,至于荆州派是大量人才储备,而东州派则是提拔了不多的代表。
川蜀一派,虽然也联姻了,但仍旧处于中下层的位置。
南郑县就在眼前。
魏延早就到了,只不过张鲁依旧没有下令打开城门。
如今是曹操这只老虎走了,可刘备这只老虎没走。
这汉中可就不一定姓张了。
“主公。”魏延前来回报:“联系不上傅肜了,我等是否要强攻?”
“万万不可。”
刘备急忙打消麾下将士的这种思想,最好是商谈一下,本来汉中就被曹操给祸祸了一段时间。
他再来祸害一遍,那汉中就废了。
“我自是可以与张鲁谈一谈,我有后手的。”刘备安慰了众人一句。
半仙赵达是他的人,此事仅有几个人知道。
这也是为了“内奸”赵达的人身安全着想,保密性是必要的。
这颗钉子也该到了他起到最大作用的时候了。
刘备骑着的卢马往前走去,高声道:“刘玄德求见镇民中郎将,张公祺。”
杨松瞧着城外的刘备大军,心情激荡,面上却是风轻云淡。
这汉中终究是要易主了。
张鲁扶着城墙垛子,瞧着城外乌压压的大军,刘备倒是没有逼迫。
可是他非常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一脚踏出城外,将要面临是会是什么。
“大兄,我觉得还是让刘备退出汉中,绝不能出城与他相见。”
张卫拱手说了一句,谁都清楚刘备来南郑县的缘由。
杨昂瞥了张卫一眼,要不是你临阵逃脱,岂有往日麻烦。
这汉中是断然不会易主的。
况且大哥杨松已经与自己提前通过起了,暗中投降刘备。
杨昂觉得大哥终于算是作对了一次选择,关贤弟他连长安城都拿下来了。
那刘备以后绝对会领兵挺进中原,匡扶汉室。
再加上益州有天子气,应在了刘备身上,那现在跟着刘备干,将来也有从龙之功了。
最为重要的是杨昂通过与关平的接触,深刻的知道己方绝不是成为士卒的对手。
南郑县要是强攻的话,迟早会被破。
曹操与刘备不是同一个人,面对百姓自然也不会有屠城的心思。
而且城中百姓遭遇生死大战,对于战事早就有了厌恶之情。
半仙赵达又推测出有大英雄会来拯救全城百姓,如今也落在了刘备的头上。
那大家还抵抗个什么劲头呢。
莫不如早降了,还能主动示好,留下好印象。
张鲁摸着胡须摇头道:“我心有不甘。”
“那就抵抗到底。”张卫攥着拳头道:“大兄,我们可是连曹操都奈何不得的存在!”
这话说完之后,杨氏兄弟与张鲁都看着他。
他们不清楚张卫哪里的自信,能够说出这种话来?
脸不疼吗?
后续的战事可都是他惹出来的,要不然曹操早就该退出汉中之地了。
那刘备想要得到汉中,兴许还没有这般容易,甚至张鲁也可以据关而守,都不必理会刘备。
但现在情况逆转,张卫是最不该说出这种话的人。
“张将军的自信,是我这辈子都比不上的。”
杨昂嗤笑了一声,他本以为自己蹭关平诱杀曹军主帅夏侯渊的功劳,就已经够不要脸了。
没想到更不要脸的人,竟然在自己身边!
“你怎么说话呢?”杨松佯装不悦对着杨昂道:“如何定夺,还需师君做主。”
张鲁再次长叹一口气,瞥了一眼旁边的赵达:“你早就预测到了?”
“此事却是不好细说。”
赵达望着城外的刘备大军,顿感轻松。
潜伏数年,终究到了功成这一天。
张鲁又摇了摇头,不确信的问道:“显贵也是刘玄德的人?”
这话一出,杨氏兄弟以及张卫全都齐齐看着赵达。
怎么连半仙都是刘备的人了!
“师君何以如此判断?”
赵达没反驳,也没回应,他不觉得自己哪里会暴露出问题。
“直觉罢了。”
张鲁也没解释,他只是觉得在抵抗曹操大军的时候,事情不对头。
南郑县内百姓和士卒之间的舆论不是他所期望的,很容易就能够让人想到,那个拯救南郑全城百姓的人是刘备。
而这一切的风声,可都是半仙赵达放出来的。
他们对于赵达的测算之术,没有不相信的。
杨松是万万没想到,原来想要暗中投靠刘备的竟然不止他一个。
不对,半仙赵达一开始就是被刘备派入汉中的。
怨不得他与关平相识,也曾经在江东望见天子之气。
如此一想,那就是赵达早就是刘备的人了。
他在汉中数年,竟然没有人想到。
半仙赵达冲着张鲁拱手道:“这些人多谢师君照顾了。”
张鲁知道大势已去,杨家兄弟怕是早就有了易主的心思。
别看杨松嘴上一口一个师君叫的亲,但到了关键时候,就属他卖主最不含糊。
“与你相识,也是我修仙之路的一件快事!”
张鲁说完之后,便坦然的下了城墙,命人打开城门,放下吊桥,慢悠悠的走出城去。
刘备见张鲁如此行径,也是急忙从的卢马下来,往前走了几步,拱手道:
“张师君之名,备早有耳闻,幸得今日一见。”
张鲁倒是没有还礼,只是背着手道:“久闻刘玄德仁义之人,如今率领大军来我南郑,何意啊?”
刘备飒然一笑,直着身子,郑重的道:
“奉天子衣带诏,为匡扶汉室,结束战乱,而积蓄自身的力量,故前来汉中。”
“话说的倒是漂亮。”张鲁盯着刘备道:“若我不降,你该如何?”
“张师君不降就不降。”
“你就不杀我?”
刘备扑哧一乐,摇摇头。
“杀一人以利天下的事情,你都不干,将来如何能够成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