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奮鬥在沙俄笔趣-第七百章 君臣對話讀書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勃兰登堡伯爵立刻就动心了,甚至他已经开始畅想自己成为德意志帝国首相时的风光场景了,于是对于腓特烈.威廉四世的担忧,他是立刻劝解道:
“陛下,我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奥地利陷入动乱自顾不暇,我们正好乘机一统德意志中西部地区,建立全新的德意志帝国。一旦帝国建立您将掀开历史全新的一页,我相信普鲁士将从此走上辉煌!”
伪装下的罪恶 西贝飘雪
相对于勃兰登堡伯爵的兴奋,腓特烈.威廉四世还是比较平静的,倒不是他更加冷静,而是他对什么帝国伟业兴趣不大,现在普鲁士这个摊子就让他心力憔悴了,再搞个德意志帝国出来他真心不知道是不是能应付得来。
当然,如果这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也不会放过就是了,问题是这究竟是不是机会他实在拿不准,所以他很犹豫。
而那边勃**堡伯爵则完全没有注意到腓特烈.威廉四世的表情,这位二杆子首相已经完全被自己想象出来的美好景象所陶醉了。完全沉浸在里面不可自拔,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讲未来有多么美好,未来多么值得期待。
但怎么实现这些美好的未来他却说都不说,不过这正常,因为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个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就像个空想家,只会提出设想,但缺乏实现设想的手段和谋略。
自然地,这些蓝图听得腓特烈.威廉四世直皱眉头,因为他可不止要蓝图,他还得看到怎么实现,毕竟他这个国王其实也只善于提出设想,具体怎么实现得看首相的。
现在的问题是腓特烈.威廉四世这个国王和勃兰登堡这个首相在某种意义上是高度一致,就是都只善于提出设想而不善于去实现。说不好听点就叫眼高手低纸上谈兵。
不过腓特烈.威廉四世有这个问题是值得原谅的,因为他一直以来身体都不好,政务方面都是提出设想为主,主要交给威廉一世去实施,两兄弟配合得还算过得去。
可现在善于实施的威廉一世下台了,勃兰登堡却不善于处理这些细节,这就很要命了!毕竟首相是总理大臣,需要统率全局协调各种关系处理各种麻烦,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
这意味着勃兰登堡伯爵根本处理不来这些事情,或者说处理得不够理想。而现在普鲁士真的最需要精细的操作,像勃兰登堡伯爵这种豪放的手法,真心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所以这君臣俩在这对话也谈不出格什么东西,可以说是空对空,但比较搞笑的是这两人还乐此不疲,哪怕谈不出个什么东西还是在那里一本正经的商讨。
“陛下,您大可不必担忧,据我的估计,至少在今年上半年奥地利是没办法平息国内的暴乱的。我们拥有充足的时间去联系各邦,一方面可以做说服工作,另一方面也能做好武力应对的准备工作!”
甄嬛 小說
勃兰登堡伯爵的前半句话让腓特烈.威廉四世连连点头,虽然他也知道挖奥地利的墙角是有风险的,但暗地里拉拢和联系一些德意志小邦国问题不大,因为几百年来大家都是这么干的,算是公认的潜规则了,奥地利人也常干,所以就算被发现了也无所谓。
但是后面让他做好武力应对的准备工作就让他直皱眉了,他不喜欢打仗,尤其不喜欢跟奥地利打仗,不光是胜算不高,更主要的问题是一旦跟奥地利动武就等于是宣布神圣同盟彻底破裂。
到时候俄国的反应不好说,而没有了神圣同盟背书,普鲁士在国际上的靠山也就没了,今后必须单独面对国际威胁,这对于已经习惯了神圣同盟的腓特烈.威廉四世来说需要莫大的决心。
而现在他显然没有这样的决心,他希望神圣同盟继续存在,哪怕是这个同盟威慑力大不如从前,但有条底裤总比没有强不是么。
腓特烈.威廉四世希望在同盟内部解决问题,就是既要实现小德意志的目标,又不至于跟奥地利完全翻脸,大家斗而不破,继续就这么苟着。
不得不说腓特烈.威廉四世在政治上实在不成熟,或者说天真。对奥地利来说小德意志方案完全不可接受,因为这是摆明了挖他的墙角,削弱他对德意志诸邦国的控制力。这简直就是搞颠覆么!
只要奥地利脑袋没有被驴踢了就绝不可能同意这个方案。也就是说腓特烈.威廉四世想要斗而不破是根本不可能的。要么他就必须跟奥地利翻脸,要么就老老实实的维持现状装孙子,只能二选一而不能兼得。
现在腓特烈.威廉四世是鱼和熊掌都要,又没有豁出去的决心,你说这么犹犹豫豫的能干成什么事?
“武力解决是绝不可取的!”腓特烈.威廉四世一脸沉重地回答道,“和奥地利的战争将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有可能全面破坏我们同奥地利和俄罗斯的关系,这是不能接受的!”
勃兰登堡伯爵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要说不失望那是假的,但他本来也没指望腓特烈.威廉四世立刻就同意他的方案跟奥地利翻脸。他的目标是坐一望二,先争取最基本的目标:就是让腓特烈.威廉四世同意暗地里拉拢各邦以及偷偷摸摸地阴奥地利人。
只要这一点实现了,未来就还有实现小德意志方案的可能性。说不定奥地利接下来还会继续衰落,说不定匈牙利人特别能折腾呢?一旦奥地利持续衰落,那时候有机可乘他就不相信腓特烈.威廉四世会不动心。
所以他立刻点头称是:“是陛下,我将彻底地贯彻您的意志,只不过必要的军事动员和准备也是必要的,我们完全可以以平定暴乱为借口暗中做准备。”
腓特烈.威廉四世虽然依然是直皱眉头,但想了想还是接受了这个建议,毕竟平息暴乱是个充足的理由,而且早点做准备也没有坏处不是。
全職 法師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叮嘱勃兰登堡伯爵:“做准备可以,但一定不能引起不必要的摩擦,尤其是不要刺激奥地利人敏感的神经!”